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历史 -> 三戒大师 -> 长乐歌

第四百四十八章 合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商氏总行,空中花园。

    商珞珈和天女坐在花亭中,一边品茗一边说话。

    “你能肯定崔宁儿就是苏盈袖?”听到商珞珈笃定的语气,天女微微皱眉问道:“我曾亲自上门验证过,那崔宁儿根脚十分肤浅,绝非太平道圣女的水平。”

    “天女亲自验过,肯定不会走眼。”商珞珈轻笑一声道:“但我请问一句,你当时是怎么上门的?是突然袭击,打对方个措手不及,还是报上名号,给了对方准备的时机?”

    “这……”天女有些汗颜道:“是后者。”

    “那就是了。”商珞珈双目闪动着聪慧的光芒道:“如果我是那妖女,知道你找上门来,岂敢以身犯险,大喇喇来见你?肯定要设法把你蒙混过去。”

    “嗯。”天女点点头,示意商珞珈说下去。

    “所以那见你的崔宁儿,八成是真的崔家小姐。而真正的妖女苏盈袖,定当躲在暗中窥伺天女的举动。”商珞珈幽幽说道:“据我所知,苏盈袖进京时,身边除了崔夫人,还有个形影不离的小侍女。”

    “小侍女……”经商珞珈这一提醒,天女猛然想到,那天在崔府时,崔宁儿身边,可不正有个忠心护主的小侍女吗?

    “你的意思是,她可以和真正的崔宁儿,随时互换身份?”天女恍然望向商珞珈道:“我那天看到的小侍女,才是真正的苏盈袖?”

    “很有可能。”商珞珈颔首道:“我查过崔宁儿的底细,她跟着崔盈之离京时,只有六七岁,然后便一直住在扬州城的官衙里,并没有任何异常。”顿一顿,她又幽幽说道:“倒是那崔盈之夫妻俩,着实有些不妥。”

    “此话怎讲?”天女愈发重视起商珞珈来,显然对方已经做足了功课。而且商家的情报能力,也明显在高高在上的天师道之上。

    “崔盈之虽然是崔晏的嫡子,但和父亲早就关系恶劣,在扬州当官十年,从来没回过京城。”商珞珈沉声说道:“而且我调查到,他在担任扬州推官的时候,曾经大肆抓捕过太平道教徒,但我让人去刑部调查扬州法曹的档案,却没有这段记录。显然此事被不了了之,甚至没有上报朝廷。之后的七八年里,他也再没有抓捕过太平道的教徒。甚至在他治下,太平道传教如火如荼,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

    “你的意思是?”天女不由吃一惊道:“崔盈之投靠了太平道?”

    “很有可能。”商珞珈淡淡道:“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何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崔宁儿,为何突然跟苏盈袖那妖女扯上关系。”

    “有道理。”天女点点头,却又忍不住摇头道:“崔盈之堂堂门阀嫡子,怎么会跟专门煽动穷人造反的太平道,搅在一起呢?”

    “自然有他的理由了。”商珞珈轻声说一句,并不打算详细解释。作为商家的子弟,她对太平道非但没什么敌意,反而有些许志同道合的感觉。若非这次苏盈袖把她害的太惨,她才不会将如此重要的情报,透露给天女知道。

    “……”天女默然寻思良久,方抬头定定看着商珞珈道:“你有确凿的证据吗?”

    “可惜没有,不然何苦再劳烦天女?”商珞珈苦笑着摇摇头道:“那妖女警觉的很,这一个多月都未曾出门,”说着她看一眼天女,有些嗔怪道:“当然不是怕我,而是因为天女给她的压力了。”

    “我也一直在盯着她,但就像你所说,她近来不露行踪,我一时也束手无策。”但天女似乎没听出商珞珈的言外之意,或者说,她就是听出来,也不会放在心上。天女自顾自说道:“你这次提供的情报很有价值,看来崔宁儿就算不是苏盈袖,也跟那圣女有莫大干系。我会请师父降下天师符,命其到天师府接受质询的。”

    “万万不可……”商珞珈暗自苦笑,就凭天师道这牛气冲天的做派,怪不得让太平道死灰复燃,甚至都明目张胆的跟门阀做起交易来。“这样打草惊蛇,就算崔盈之一家跑不了,可苏盈袖定然会金蝉脱壳的。”

    “也对。”天女点点头,这也是她迟迟未将此事禀报上去的原因。她只好将希望寄托在商珞珈身上。“商大小姐既然找我来,肯定已经有办法了吧?”

    “眼下天女忧虑的,无非是那妖女再不露头吧?”商珞珈轻声问天女道。

    “是,她若是一直窝在崔府中,我没有确凿的证据,确实拿她没办法。”天女坦率承认道。

    “你若见到她,能将她认出来吗?”商珞珈追问道。

    “当然可以,我修炼有剑心慧眼,只要打过一次交道的人,就不会认错的。”天女说完微微脸红,上次她就没认出小侍女就是苏盈袖来。但那确实是疏忽,而非对方的伪装高超到,能瞒过剑心慧眼的地步。

    “好,这件事交给我了。”商珞珈闻言大喜,对天女伸出手道:“我负责给天女制造机会。”

    “我负责找出并擒下她来。”天女也伸出手,和商珞珈握了一下,算是达成了联盟。

    “那……什么时候动手?”天女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这件事拖得实在太久,她做梦都想赶紧了结掉,好恢复到心无挂碍的心境去。

    “不要急。”商珞珈缓缓摇头,智珠在握道:“最好的时机在来年春。”

    “来年春?”天女略一沉吟,忽然抬头看向商珞珈道:“你说的是,崔宁儿和陆云的婚礼?”

    “天女还真是对崔宁儿关心得紧呢。”商珞珈点点头,目光渐渐锐利起来道:“那妖女极其看重陆云,就算天塌下来,她也会亲自和陆云拜天地的!”

    商珞珈还有一句话藏着没说——也只有在那样的日子,当众让苏盈袖原形毕露,才能泄她心头之恨。

    天女却嘴唇翕动,欲言又止。

    商珞珈玲珑心窍,惯会察言观色,发现天女居然面有不忍之色,不由心下大奇。暗道:‘天师道和太平道势不两立,天女和圣女是天生的冤家,怎么天女会对圣女心生恻隐?那根本不可能嘛。’转念一想,她就明白了。

    ‘莫非天女和陆云,还有什么瓜葛不成?’商珞珈心里一刺,话没出口,但天女已经从她脸上,看出了商珞珈的心思。

    “我是有些于心不忍,因为陆云曾救过我一命。”天女胸怀坦荡,事无不可对人言,但也不至于将来龙去脉都讲给商珞珈听。给个大概的说法,她便轻叹一声道:“搅了人家的婚姻大事,这样岂不是恩将仇报?”

    “天女慈悲为怀,但这回却是想岔了。”商珞珈闻言淡淡一笑,巧妙劝解道:“那妖女最是狡猾多端,就算现在派兵包围了崔盈之家,也未必能逮到她。想要一击命中,只有这一次机会……”

    顿一顿,商珞珈又语重心长道:“再说,陆云大好的青年,前程无限,却被个太平道妖女给盯上了,实在是前途凶险。一旦跟那崔宁儿真的成了亲,可就甩不掉太平道亲属的恶名了。所以咱们这次,是在救他于水火,而非是害他。”

    天女想想也是,点头同意道:“那先跟陆云通个气。”

    “可不行,怎么说,对方也是他的未婚妻了,你要是跟他提前打招呼,岂不是陷他于无情无义的境地?”商珞珈正色道:“所以这个恶人,必须我们来做,想必陆公子知道真相后,是不会怪罪的。”

    “好吧,如果将来陆公子怪罪,由我一力承担。”天女虽然隐约察觉到,对方有借刀杀人的念头,但她并不在乎这些,还是早日完成任务要紧。

    见天女如此爽利,商珞珈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正如天女所料,她就是想要借天女之手除掉苏盈袖,却又不愿让陆云知道,一切是自己谋划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