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历史 -> 三戒大师 -> 长乐歌

第五百四十八章 忽悠皇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中书省正堂内。

    “伯父不必忧虑。”夏侯不破轻声安慰夏侯霸道:“阴谋不行,我们还可以阳谋图之,一样可以将二皇子扶上位,把大皇子撵出京城。咱们从头到尾全按规矩来,天师道就是想插手都没机会。”

    “你的意思是?”夏侯霸有些明白了,两眼重新放出光彩的看着侄儿。

    “朝廷的归朝廷,真人的归真人,天师道终究没法把手伸这么长。”夏侯不破凑到夏侯霸耳边,低声细语起来。

    夏侯霸闻言不由点头连连,拢须赞道:“嗯,这样的效果好像更好,那就听你的,耐心点,慢慢来……”说着他拍拍夏侯不破瘦削的肩膀道:“你将此事思虑周全,待有章程后,便由你全权负责吧。”

    “是。”夏侯不破躬身应声,心中不禁暗叹一声:‘整整一年了……’

    柏柳庄的失败实在太过惨痛,虽然夏侯霸没有处罚他,但也将夏侯不破闲散投掷了一年之久。这才在夏侯不破的努力下,重新获得了夏侯霸的重用。

    “对了,你再替老夫斟酌一下,给那陆家的小子寻个什么样的差事,既能让他接受,又能把他困住,别让他整天闲着没事儿,跟大皇子搅在一起生事。”夏侯霸又吩咐一句。

    “是,侄儿尽快给他寻个合适的官职。”夏侯不破应一声,心中未免苦笑,当初拖着不给陆云官职,现在却又要主动安排,这都是什么事儿?

    。

    长乐殿中,此时却是一片欢声笑语。

    “好好,你这合纵连横的本事,不输苏秦张仪啊。真是神来一笔,叹为观止,叹为观止啊!”初始帝一边和陆云下棋,一边满面笑容的夸赞道:“寡人终于敢放手,给老大争取点东西了。”

    陆云也有一段日子没进宫了,这次是初始帝得知了徐玄机颁下的天师符,压不住内心的喜悦,马上让杜晦亲自将他请进宫来,要好好的夸奖他一番。

    “陛下才是谋篇布局的棋手,小臣不过是冲锋陷阵的棋子而已。”陆云脸上却丝毫不见骄矜之色,对初始帝反而愈加恭谨谦卑。显然,今春以来发生的诸多变故,让他又成熟了不少。

    对他这种懂事儿的表现,初始帝自然喜欢的不得了。他上上下下打量着陆云,是怎么看怎么顺眼。他没想到自己当初布下的一粒闲子,如今居然发挥了这么大的作用。

    “可惜寡人就是没适龄的公主,不然非要招你做驸马不可!”初始帝头一次觉着,不赏赐陆云些什么,实在是过意不去。“既然和崔阀的婚事告吹,不如寡人从宗室中替你寻一贤良淑德的郡主如何?”

    “谢陛下厚爱,不过为臣一听婚事二字,就头大如斗,”陆云自然是敬谢不敏,无论从哪方面论,他都不会接受初始帝的提议的。“还请陛下饶过小臣,让我过几天清净日子吧。”

    “缓缓也好……”初始帝这话,也是随口一提。他自然知道,陆云的婚事如今是个剪不断、理还乱的麻线团。他和崔宁儿的婚到底还结不结?到现在两阀也没拿出个说法来。初始帝当然不想因为自己的随意之举,惹到崔阀不快。

    想到这,初始帝便打住话头道:“寡人只是跟你开个玩笑,倒是你和崔家小姐的婚事,必须要慎重对待,不管最后结还是分,都不能搞坏了和崔阀的关系。”

    “是,为臣晓得。”陆云面上应一声,心中却暗暗苦笑,现在又出了个必须负责的商珞珈,和崔阀的关系怎么可能搞不坏?

    就在前日,崔白羽还特意过来,转达崔平之对他的不满——让他在崔宁儿的案子还没消停前,少往商氏总行跑。

    ‘都是那妖女造的孽,我又能怎么办呢?’陆云心中无奈苦笑,和皇帝下着棋就走了神。

    。

    长乐殿中。

    初始帝唤了陆云,陆云这才回过神来,赶忙向皇帝请罪。

    “陛下,为臣罪该万死,居然走神了……”

    “看来你是不想跟崔家小姐继续了。”初始帝心情大好,自然不会跟他计较君前失仪,反而还调笑道:“听老左说,你最近往商氏总行跑得挺勤,是不是移情别恋了?”

    “左公公真是的,没什么好跟陛下说的了。”陆云讪笑着嘟囔一声,却不否认初始帝的猜测。

    “哦?难道你真看上商家小姐了?”初始帝没想到,还真让自己猜着了。便摆了摆手道:“你不要昏了头,以你如今的身份,怎么能娶八家之外的女子呢?商家再有钱,也配不上你的。”

    初始帝这话,陆云自然不爱听,便直接将他的注意力,从自己的私事上移开了。

    “对了陛下,臣还有一件机密大事要禀报。”

    “说吧,这里没外人。”初始帝当然更关心自己的大事了,闻言马上摆摆手,让杜晦去门口守住。

    “过年时,为了族兄的婚事,我拜访过梅坊一趟,设法见了梅老太君。”陆云一句话,就引起了初始帝的强烈兴趣。

    “哦?那你可没少吃苦头。”初始帝不由笑道:“那老婆子跟你,还不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为臣本来也以为会这样,但想着两阀总不能永不通婚,便想去激一激梅老太君。”便听陆云信口开河道:“但没想到的是,老太太居然十分通情达理,说总不能因为上一辈的恩怨,就让小辈们永不来往。”

    “你可别上当,梅家女不嫁陆家郎,当初就是她定下的规矩。”初始帝闻言笑道:“现在却又装起好人来了,只怕是另有所图。”

    “陛下圣明,什么都瞒不过陛下。”陆云忙送上一定高帽,然后沉声道:“为臣当时也疑惑不解,后来才弄明白,说到底,当年的仇恨,只是老太君和家父之间的个人恩怨,却闹得两阀不相往来,就连梅阀内部也是颇有怨言。现在,她见我主动上门,便也向家父释放了善意,表示希望缓和两阀的关系。”

    “这些当阀主的,哪个不是精于算计?现在看到你父亲晋级大宗师,又成了陆阀的阀主,梅怡当然觉着再僵持下去,吃亏的只有梅阀而已。”初始帝一脸理所当然道:“不过,怎么没听说两阀关系缓和的消息,难道有什么变化不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