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历史 -> 三戒大师 -> 长乐歌

第五百六十九章 龙儿见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母亲……”

    听到那声呼唤,陆夫人不由呆住了,还以为自己思念过度,出现幻听了呢。

    她愣愣跪在观音像前,却真真切切看到,一个陌生的男子从帷幔后走出来。

    “你是何人?不要靠近,休得无礼。”陆夫人心中慌乱,面上威严道:“我乃陆阀阀主夫人,你要是再敢靠近,可休怪我不客气了!”

    “来……”说着,她就要开口唤外面的护卫。

    对方却身形一闪,欺到了她的近前,同时点中了她的哑穴。

    “呜、呜……”陆夫人拼命挣扎,却已经无济于事了。

    “母亲,你不要激动,我是陆云啊。”来人也是一脸激动,双手按着她的肩头,试图让陆夫人平静下来。

    陆夫人瞪大眼,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面孔,只见其五官还算俊美,但拼在一起却透着说不出的别扭,面皮更是十分僵硬,就像整张贴上去的一般。

    她虽然对陆云没有半分好感,却也不得不承认,论起相貌来,这小子给陆云提鞋都不配。

    但当来人解开衣领,从颈间掏出一枚被火熏过的金锁时,陆夫人一下子不动了。

    她呆呆看着那金锁,以为早就流干的泪水,刷得一下,汩汩而出。

    那样式,那图案,还有上头‘长命百岁’的四个字样,都是她亲手一笔笔画出来,交给金匠打造的。这世上只有这独一无二的一块,不知在她梦里出现过多少次啊……

    来人自然是龙儿,见陆夫人不会再喊人,他便抬手解开了她的穴道。

    “母亲,你认出这金锁了吧?这是你给我亲手戴上的,说可以保佑我遇难成祥,长命百岁。”龙儿也罕见的掉下泪来,对陆夫人哭诉道:“就是有了这块长命锁的保佑,我才没有被火烧死,然后侥幸让人救了这条命……”

    “你真的……是我儿?”陆夫人终于回过神来,仔仔细细看着龙儿的样貌,却没法从他的眉目间,找到哪怕一丝熟悉的样子。“那为什么,我一点也认不出来了?”

    “因为我被凤凰观的那场大火,烧坏了全身的皮肤,事后虽然被人用秘法换了面皮,但原本的样子却回不来了。”龙儿说着,撕开自己的衣襟,露出胸前早已愈合的大片烧伤、十多年过去了,却依然触目惊心。

    看到那身烧伤,陆夫人便像是回到了十一年前的落凤坡,凤凰观的那场大火。

    她颤抖着伸出手,仔细摸索着龙儿的烧伤,最终在他肋下的一片完好皮肤上,发现了一块青色的胎记。

    “我儿啊……”陆夫人终于不再怀疑,一把抱住龙儿放声大哭起来。“哎呀,原来你真的还活着啊……”

    “母亲,是我啊……”龙儿也悲声大作,和母亲抱头痛哭起来。

    陆夫人这一哭,可谓惊天动地,外头的陆阀护卫自然能听得到。但他们在白马寺保护陆夫人这段时间,时不时能听到她干嚎,早已见怪不怪,便自觉的拉远点距离,这样对大家都好。

    。

    观音殿中。

    陆夫人哭了半晌,终于止住悲声,让儿子跪在观音像前。

    “这是为娘日夜祷告,心诚则灵,才能和我儿重逢。”陆夫人赶紧点着了线香,毕恭毕敬的插在香炉中,然后也跪在观音像前。

    “我儿,快跟为娘一起,给观音大士磕头,感谢她的大恩大德。”

    龙儿是太平道的太一,按说道家子弟不会拜佛家菩萨。但他显然没把自己的身份当回事儿,便毫不犹豫的按照陆夫人所言,给观音大士磕了头、上了香。

    做完这一切,陆夫人才拉着儿子手,母子俩依偎而坐,问起他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当她听到龙儿小小年纪,就要承受全身烧伤的痛苦,等到伤口好容易愈合后,还要接受比烧伤痛苦无数倍的换皮之苦;自幼便在辽东苦寒之地抱冰卧雪,被师父当成牲口虐待,又要经受身边人无时无刻的轻蔑嘲讽时,陆夫人自然肝肠寸断,不知道哭了多少回。

    “都是你那狠心的爹爹害的,才让我儿吃了这么多苦啊。”陆夫人心碎的捧着龙儿的脸,从他下颚、耳后、发梢处,还能看到一条细长的疤痕,那就是换皮术留下的痕迹。“我跟他势不两立,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的……”

    “不,母亲错了。父亲不过是被乾明皇帝洗脑的愚忠而已,”龙儿却摇摇头,攥着母亲的手道:“真正害我们一家的罪魁祸首是皇甫承!”

    “他……”陆夫人一愣道:“他那时还是个孩子啊?”

    “不是他的出现,父亲又怎会让我给乾明皇后陪葬?不是他的存在,祖父、父亲、姐姐又怎会全都把我忘记?”只听龙儿嘶声低吼道:“不是他的存在,我怎会有家不能回?有祖不能归?还要和母亲在这荒山野岭中偷偷相认呢?!”

    “是……”陆夫人本来就对陆云没什么好感,如今亲子失而复得,自然是说什么她信什么了。“都怪他,他害我们一家,自己倒是便宜占尽,风头抢尽。如今又当上千牛卫中郎将,成了皇帝跟前的红人。”

    “这些本该……都是我的,”龙儿虽然早知道这些情况,但听母亲亲口说出,还是嫉妒的他五内俱焚。“都是我的!”

    “是,本该都是我儿的,如今却被鸠占鹊巢……”陆夫人自然和亲生儿子同仇敌忾。

    “母亲,我要把失去的一切都夺回来!”龙儿咬牙切齿道。

    “应该的!你打算怎么做?母亲都支持你!”陆夫人重重点头。

    “我要他死!”龙儿极易扭曲的面目,变得狰狞可怖道:“只有他死了,我才能安心,才能开心,才能舒心,才能夺回我失去的一切!”

    “啊……”陆夫人闻言心下一惊,有些清醒过来道:“儿啊,你千万别乱来啊。那小子本身武功高强不说,还有个溺爱他的师父陆仙,就是你父亲……”顿一顿,陆夫人还是实话实说道:“真要是你们两个起了冲突,他也一定会帮那小子的……”

    “所以母亲要帮我啊!”龙儿却满脸泪水的哀求道:“我失去了一切,只剩母亲了。我之所以坚持到今天,就是为了回到母亲身边!你不帮我把他杀了,我怎么回到你身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