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历史 -> 三戒大师 -> 长乐歌

第五百九十章 太师背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三畏堂中。

    “这炸药是哪来的?”陆信闻言十分好奇,根据陆云转述苏盈袖的话,从她见到龙儿到事发只有几天而已,在如今各阀严密管控军用物资的情况下,几天时间根本无法弄到那么多的炸药。

    “我问过她,她说从地穴出来后,就一直让人暗中收集火药开了。”陆云不禁苦笑道:“她准备等此间事了,便炸开高祖疑冢,将宝库中的物资运回辽东去。”

    “这……”陆信闻言瞠目结舌,没想到那太平道妖女居然如此胆大妄为。半晌他才迟疑问道:“她怎么把这种事都告诉你了?”

    “咳咳……”陆云一阵面红耳赤,在洞中发生的那些事,他实在是说不出口。好一会儿才干咳一声道:“总之,她应该可以信任了,过些日子,我会跟她去太平城一趟,看看孙元朗到底是什么情况。”

    “什么?你要去太平城?”陆信大惊失色道:“殿下,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你可不要只身返现啊。”

    “哈哈,父亲忘了我师父,是怎么说我的了?”陆云微微一笑道。

    “我光顾着想心事儿,没顾上听陆仙说话。他好像说你……””陆信略一寻思,一拍脑袋道:

    “哦,对了,他说你进入天阶了……”

    说完,陆信石化当场,张大嘴巴好半天才结结巴巴道:“你,你真的已是天阶?”

    便见陆云一缕真气弹指而出,将一只正在嗡嗡飞行的苍蝇,击成了齑粉。

    “你真的已是天阶了!”陆信重复一遍方才的话,这次却换成了肯定句。他震惊无比的抓住陆云的肩膀,激动的低声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呃,这个……”之前是陆仙一下就猜到,陆云没法抵赖,现在陆信不明就里,陆云自然不能让他知道,那些羞人的事情了。便轻咳一声,反问道:“我就问父亲一句,凭我现在的实力,能不能北上?”

    “大宗师,自然是天下大可去得。”见他不愿明说,陆信自然也就不在追问了。“就算碰上张玄一,想逃命还是能逃得掉的……吧?”

    说到最后,陆信的语气却不自信起来。毕竟那位张真人,可是一掌击败半步先天的存在,似乎已经超出常人理解的范畴了。

    “只要不碰上张玄一,应该没问题。”陆云便顺着陆信的话微笑道:“何况,要想成就大业,张玄一这关,早晚是要过的,畏之变色怎么行?”

    “那倒是。”陆信深以为然道:“““既然如此,那就去吧,但切记小心行事,不可轻敌,永远以保全自己为要。”

    “明白了。”听着陆信临别老母般的谆谆教导,陆云只有苦笑点头而已。“不过父亲,你不是说,要给阀中一个交代吗?”

    陆信这才想起正事儿来,忙轻咳一声道:“你继续说……之前说到哪了?”

    “我问父亲,那些人是裴阀武士?”陆云提醒陆信道。

    “嗯,是。”陆信点头道:“陆侃问了口供,还秘密留了人证,并未将其全都处死。”说着他看一眼陆云道:“你若是想要报仇,我明天就去告御状。”

    “没用的,别管裴阀真投靠还是假投靠,皇甫彧都会把他们当成宝贝的,顶多不疼不痒的罚酒三杯,反而显得我们无能。”陆云却断然摇头道:“这笔账,我迟早会跟他们算的,但不是现在。眼下,还是让老太师背起这口大黑锅,更合情合理一些。”

    “那是自然,我一听说你出事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夏侯霸下了黑手。”陆信不由笑道:“一开始那些武士说自己是裴阀的,我还以为是嫁祸呢。”

    “这个说法不错,那就是嫁祸了。”陆云轻轻拊掌道:“是夏侯阀对我耿耿于怀,下黑手嫁祸裴阀,想要一箭双雕,就这么跟大伙儿说吧。”

    “好,这样会让大伙儿更加同仇敌忾的。”陆信同意了陆云的说法。

    。

    夏侯坊,凌云堂。

    夏侯霸从宫中回来后,便一直黑着个脸,直到夏侯不破将朱秀衣请来后,他才神色稍霁。

    “主公是否又为陆云的事情动怒?”朱秀衣轻摇着羽扇问道。

    “唉,那小子又逃过一劫,老夫当然不爽,”夏侯霸郁闷的啐一口道:“但老夫还不至于,整天跟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一般见识,我气得是裴邱那老货,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居然不提前跟我通气,下朝也不过来主动解释,直接上车就回去了。”

    “裴阀此举确实蹊跷的很,学生一时也不敢断定,他们为何会突然对那小子下手。”便听朱秀衣缓缓道:“毕竟往日无冤,近日无仇,裴阀完全没必要去惹那小子的。”

    “会不会,还是跟玉玺有关?”夏侯雳想到一种可能道:“据说那小子和太平道圣女纠缠不清,那苏盈袖本就是代表太平道,和各阀交易玉玺的代表。是不是裴阀被那妖女惹毛了,想要拿下那小子,逼苏盈袖就范?结果被人家将计就计,一股脑全埋到洞里了。”

    却见朱秀衣和夏侯不破,不由自主同时摇头,显然不同意夏侯雳的说法。

    “怎么,我哪里说错了?”夏侯雳老脸一红道。

    “二叔说的有道理,只是有一点,裴阀若势在必得,却别说两大宗师了,就连个领队的执事都没有。裴阀不至于如此托大吧?那可是连我们都头疼的小子啊。”夏侯不破微笑解释一句,还不忘给夏侯雳台阶下。

    “也是,”夏侯雳赶忙点点头,不再贻笑大方道:“左思右想都透着古怪,想不通,想不通。”

    “不破说的没错,裴阀虽然派出去的人不少,却没有真正的头面人物带队,那么是谁在指挥裴阀的这些人?”朱秀衣看问题,自然比所有人都深得多。“裴阀的举动,更像是在配合什么人,做一些外围的工作,却不慎被殃及了池鱼而已。”

    “你们的意思是,不是裴阀针对那小子,而是另有其人?”夏侯霸闻言心头一寒,一下就顾不上去寻思陆云了,老太师全部心思都被裴阀的事情占据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