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历史 -> 三戒大师 -> 长乐歌

第六百一十七章 能屈能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湖心小筑内。

    “是谁在外头聒噪,敢扰本座清修?”孙元朗那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地底铁室中传来。

    “什么人?”天女没和孙元朗打过交道,闻声望向了陆云。

    “哪有什么人?你是斫铁声听多了,幻听了吧?”陆云却朝她挤挤眼道:“约定的时间快到了,咱们赶紧去和他们汇合吧。”

    “可是……”天女看一眼那铁门,已经猜到了下头是什么人?她自然被陆云搞糊涂了,大家千里迢迢而来,不就是为了营救孙元朗吗?现在人就在下头,为何陆云却要视若无睹呢?

    不过她来太平城本就是帮忙的,自然处处以陆云为主,见陆云朝自己使眼色,便带着满腹的疑窦,跟他退出了小筑。

    “臭小子,我听出你是谁来了!你,你公报私仇!你还有没有点良心啊!”

    地底下,听到两人离去的脚步声,孙元朗终于装不下去了,使劲拍打着铁门道:“贤侄,贤侄别走,放贫道出去先,万事好商量啊!”

    天女万没想到,令天下人闻风色变的孙大教主,居然还有如此知情识趣的一面。她不由忍俊不禁,忙捂着嘴唯恐笑出声来。

    “哎呀,这里也没有的话,看来孙大教主是凶多吉少了。”陆云站在草庐外,故意吓唬里头的孙元朗道:“不如我们将这草庐推掉,雕一方万钧石碑立在这铁门之上,来缅怀孙大教主的丰功伟绩吧!”

    底下的孙元朗一听,登时哭笑不得,心说:‘那样老子别想出去了不说,还成了驮碑的王八,岂不是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堂堂孙大教主心思通明,知道陆云是在跟他秋后算账。当初他在敬信坊劫持陆信一家,逼着陆云交出了玉玺,又将这小子丢在坑里弃之不管。没想到一年之后,竟轮到这小子对自己弃之不管了,真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想到这,孙元朗收起全部的火气、傲气和霸气,只剩低声下气的央求起来道:“陆小哥,陆公子,当初是本座,不,是贫道鬼迷心窍,对你一家多有冒犯,还请小哥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高抬贵手放我出来吧,贫道必有重谢,绝不食言……”

    孙元朗不愧为当世奇男子,以堂堂太平道道宗之尊,却能屈能伸,好话说尽,实在是能常人所不能。可任凭他好话说尽,外头的陆云却一个字也不应声。

    好半晌,口干舌燥的孙教主才停下来,耳朵贴着铁壁仔细听去,才发现小岛上已经一个人都没了。

    原来那小子真的走远了。

    “唔呀呀气死本座了!”孙元朗一拳捶在铁壁上,颓然坐倒在地。他却不怨陆云见死不救,只恨自己被困太久,甫一见到脱困的可能,便耐不住性子,提前亮明了身份。

    应该等到铁门也被打开,出去再说话的!

    。

    且不提追悔莫及的孙教主,单说苏盈袖和皇甫照,从降龙大狱中救出了右护法和一干教众,便径直下了后山。

    山脚下,崔盈之从草丛里现出身影,见营救成功,自然喜不自胜。

    “有没有走露风声?”苏盈袖一边向三清观走去,一边低声问他。

    “圣女放心,今天大部分人都在三清观观礼,余下小队巡山的人马,已经被属下收拾了。”崔盈之忙沉声应道。

    “好。”苏盈袖点点头,又问道:“那边有消息吗?”

    “还没有消息。”崔盈之摇摇头。

    圣女闻言秀眉微蹙,压下心头的担忧道:“你带行动不便的兄弟们,先找地方躲藏起来,一切以安全为重。我和其余人先去汇合地点等他们。”

    “是!”崔盈之自从知道圣女等人的实力后,便彻底不再瞎担心了。

    众人便分头行动,崔盈之带着十几个半死不活的教徒留在后山上,圣女和皇甫照则带着右护法、刑将军、季将军等人,悄悄摸到了三清观左近的一处空宅中。

    “呃,这不是我家吗?”看着皇甫照推开虚掩的院门,公冶天府不禁一愣。

    “紧挨着三清观,又家里没人的宅子,不就你家一处吗?”皇甫照白他一眼道:“怎么,怪我没事先打招呼?老子也得见得着你才行啊。”

    “不是,不是,你随便用。”右护法苦笑着摆摆手道:“我光棍一根,人不在家就不在。”

    说话间,众人来到后院中,便见一具用十余根毛竹搭建成的,简易投石机模样的装置,占据了大半的院落。

    “这是?”右护法不由一愣道:“你们准备砲轰三清观?”

    “你只猜对了一半,我们不是砲轰,我们用的是人弹。”皇甫照得意洋洋道。

    “人弹?”右护法闻言错愕片刻,方恍然失笑道:“那我还真想也试一试呢,可惜功力一时半会儿恢复不来。”如此简单粗暴的飞越方法,也只有大宗师能办得到。换成旁人,定然会摔成肉泥的。

    “放心,待会儿我带你飞,”皇甫照举手拍拍右护法的肩膀,一脸坏笑道:“你说该是抱着你,还是搂着你呢?”

    “我宁肯自己摔成肉饼!”公冶天府不寒而栗,推开了恶趣味的皇甫照。、

    正低声胡扯间,忽然圣女一抬手,两人马上不做声了。

    少顷,便见陆云和天女联袂而至,飘然落在院中。

    见两人按时前来会合,苏盈袖先是心下一松,旋即又心中一紧的问道:“没,有我师父的消息?”

    陆云摇摇头,走到苏盈袖面前,低声对她说道:“找遍了岛上也没见到人。盈袖,现在指望不上孙教主了,你要将太平道扛在肩上!”

    见陆云一本正经的说着瞎话,天女嘴唇微微翕动,但想起这厮回来路上的叮咛,她只好将头别到一旁,不忍看已经泫然欲泣的苏盈袖。

    “圣女,节哀吧。”右护法闻言长叹一声道:“听澹台北斗说,道宗已经不在人世了。我本以为他是在诓我,但既然湖心小筑没人,看来道宗真的凶多吉少了。”

    正说话间,不远处的三清观中,传来一声声颤动人心的钟响。那是继位典礼正式开始的讯号……

    “没时间犹豫了,圣女!”刑将军、季将军等人跪地恳请道:“请圣女为百万太平教徒计,勇担大任,力挽狂澜吧!”

    苏盈袖看着场中众人,她知道自己不能任由悲伤淹没,必须要鼓起全部的勇气,将太平道带回正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