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历史 -> 三戒大师 -> 长乐歌

第六百二十七章 陈年旧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新月如钩,一片银霜照大地。

    三清殿后殿中,苏盈袖呆呆的看着孙元朗,半晌方迟疑问道:

    “师父,你,你说谁是你的女儿?”

    孙元朗毕竟是在地底绝境中死里逃生过的,心志之坚韧,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他只欣喜若狂了片刻,便稳定住心神,直直跪在三清像前,为道祖上了一炷香,然后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

    做完这一切,他才轻声问苏盈袖道:“你从小就问我,自己为什么姓苏?亲生父母又在哪里?”

    “是……”苏盈袖重重点头,只觉心都快跳出胸膛里。

    “既然来了,就进来一起听听吧。”孙元朗的声音飘到了殿门外。

    少顷,殿门吱呀一声开了条缝,一袭白衣、长发披肩的天女,飘然入内。

    借着殿中的烛光,孙元朗仔细端详着天女,半晌方含泪道:“真像,和你母亲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我的母亲是谁?”天女问出了盘旋在心中十几载的疑问,这也是她北上的主要目的。

    “她名叫苏芸,乃是天师道的上任天女,张玄一的师妹。”孙元朗目光里尽是缅怀之色,虽然看着天女,眼里却全是另一个人。“也是我的爱人,盈袖和你的母亲,你们俩都是我和芸妹的亲生女儿。”

    说着孙元朗看向苏盈袖道:“我之所以让你姓苏,就是为了纪念你的母亲。”

    这答案和苏盈袖料想的别无二致。事实上,她从小就听到身边有传言,说自己是孙元朗女儿。这也可以解释,为何孙元朗从小到大,对她都极为宠溺。所以苏盈袖要比天女的反应小上许多,只颤声问道:“我们的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现在哪里?”

    天女已经摇摇欲坠,面色苍白的说不出话来。她自幼被张玄一反复灌输,太平道是天师道的生死大敌,孙元朗是必须除之而后快的混世魔王。现在混世魔王成了亲生父亲,养育她长大的师父到底是何居心?一个个斗大的疑问冲击着天女的心房,让她一时间方寸大乱、不知所措。

    苏盈袖扶住天女,暗度真气帮她稳住心神,待天女缓过劲来,孙元朗才缓缓打开了话匣子。

    “为父虽然狡诈无状,但绝对不会欺骗自己的女儿。苏芸确实是我的爱人,但我认识她时,她除了是上任天女外,还有一层身份,那就是张玄一的妻子……”

    “啊!”苏盈袖和天女同时惊呼一声,没想到孙元朗和张玄一还有这层纠葛。

    孙元朗也不管两人的反应,旁若无人的回忆道:

    “当年天下大乱,皇甫烈起兵。太平道和天师道都汇聚于他的旗下,协力助他恢复华夏衣冠。我那时刚二十出头,还只是本教的一名杀将,跟着师父和张玄一、徐玄机等人并肩奋战多年。也就是那时,我结识了芸儿。”

    “那时她虽与张玄一成婚多年,却依然和你如今一样的打扮,就像从天上谪落凡间的仙子一般,让人情不自禁的被她深深吸引,却又不敢亵渎。虽然明知她是有夫之妇,可我还是难以自制的去关注她,利用一切机会接近她。但那时我并没有要破坏她的家庭,玷污她的名声的打算,因为当你真正全心全意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是绝对不会做出,任何伤害她的事情的。”

    孙元朗的脸上,一会儿挂着甜蜜的微笑,一会儿又满是辛酸的讥讽道:

    “可渐渐的我才发现,她并不快乐。后来又千方百计打听到,原来张玄一那厮既贪恋芸儿的美色,不愿将她拱手让人。却又一心问道,怕失元阳,居然和她成婚多年也不圆房。这个自私到极点的道门领袖,居然残忍的让芸儿守活寡,让她日日夜夜备受煎熬!”

    “我看出了芸儿表面平静下的苦闷,便变着法子讨她欢喜。当时我并没有多想,毕竟在那征战天下的岁月里,谁知道哪一刻自己便会马革裹尸?所以我只是想着,能在活着的时候,多看到她的笑脸就足够了。芸儿比我想的还要更多,她拘于自己的身份,一直没有越过雷池半步。”

    孙元朗的目光柔情似水,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但那时我们都还太年轻,不知道感情这东西根本不受人的控制,你越是压抑,它就越是强烈到可以焚毁一切理智和世俗的条条框框。终于,数年征战到了尽头,皇甫烈统一天下、定鼎洛都,我们两教也到了各回山门的前夕。”

    “眼看就要各奔东西,此生怕是再难相见,我和芸儿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感情,走到了一起……然后她跟着张玄一回了太室山,我也和师父回了幽州。这是我平生最大的憾事,也是我迟迟没法突破的心魔……如果知道后来的事,我一定不会放你母亲回去。”

    说到这,孙元朗重重捶着自己的胸口,眼中泪花闪烁。

    。

    苏盈袖和天女目瞪口呆的听着孙元朗的讲述,前者忽然醒悟道:“算起时间来,好像在那不久之后,师祖就被害了。”

    “不错。”孙元朗点点头,定了定心神道:“不错。当时皇甫烈大封功臣,也将天师道封为国教,却独独漏了我们太平道,完全将昔日承诺抛之脑后。师父写信与他交涉,他便花言巧语哄骗我师父入京,说当初的承诺都会兑现,只是需要我师父亲自入京接受册封。”

    “当时我们都劝师父,皇甫烈不怀好意,不要犯险入京。但师父但为了本教利益,名正言顺的确立幽燕归属,最终还是决意以身涉险。但为了保险起见,他特命我陈兵二十万于黄河以北,以备不测。”

    孙元朗叹息一声,说到这里,他脸上已经没了甜蜜之色,只剩无尽的痛楚与悔恨。

    “谁知师父动身不久,我便收到了芸儿的飞鸽传书,才知道她居然身怀六甲,已被张玄一囚禁了!我那时方寸大乱,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心里只想着赶紧救出芸儿,便贸然将指挥权交给公冶天府,自己只身赶赴太室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