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历史 -> 三戒大师 -> 长乐歌

第二百六十章 狂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众人寻声望去,便见陆仙、杜晦、梅钰、崔定之四位大宗师从远处飘然而至,出声的正是陆仙。

    虽然四位大宗师与孙元朗一般狼狈,却没人敢把他们的话当成耳旁风。只有夏侯不灭这个武痴,依然跃跃欲试的看着孙元朗。

    “老四,你先退下。”夏侯不败神情阴郁的低喝一声,声音中透着丝丝的不安。

    夏侯不灭至少还得听他兄弟的,面有不甘的退到夏侯不败身旁,两人冷冷看着四位大宗师来道近前。

    包围孙元朗的武士中,有崔阀的门人,看到崔定之平安归来,这些人登时激动万分,一边大叫着:“副宗主回来,实在太好了,快去通知宗主老太爷!”一边便向崔定之跑过来。

    自从一众大宗师身陷地宫中,各阀都乱了套,至今还有几位宗主在邙山上盯着,指挥上千名民夫挖山救人,却一直成效甚微,至今也拿那些断龙石毫无办法……

    但朝廷和各阀都没有要停手的意思,因为被困在里头的,是他们的主心骨啊!没有大宗师镇压气运,无论朝廷还是各阀,都会不可避免的沦为他人欺凌鱼肉的对象!

    这件事实在太大,直接惊动了天师道,就连当代天师徐玄机都带着人前来支援了。方才,徐玄机感应到此处河面突然出现异动,便在夏侯兄弟的陪同下前来查看,结果正好撞上刚刚脱困的孙元朗……

    看到族人向自己奔来,崔定之心境稍稍波动,旋即却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上前。

    几名崔阀族人面面相觑,只好停下脚步,看着崔定之和陆仙三人一起,面无表情的走向夏侯兄弟。怎么看,都像兴师问罪的架势……

    “杜公公,陆副宗主你们几位没事,实在是万幸。”看着神情不善的四人,夏侯不败罕见的客套起来。

    “是啊,我们万幸没死,只是有人要失望透顶了吧。”梅钰冷哼一声,近乎直白的讥讽道。

    “是啊,那些前朝余孽妄图谋害我等,幸亏老天保佑,才没有让那些贼子得逞。”夏侯不败的姿态放的极低,要知道当初在地穴中时,他话都懒得和梅钰说一句,更别提这样近似低声下气了。

    更让众人不可思议的是,原本敌对的孙元朗,居然关切的问起陆仙四人道:“其他几位也脱困了么?”

    陆仙白了他一眼道:“你在最后,问我们干什么?”他就是再不通人情,也知道孙元朗是在强行拉关系,显示他们之间的立场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劳孙教主挂念,你都没死,我们自然活的好好地。”这时,洛河上响起豪迈的笑声,有五名衣衫褴褛之人大笑着踏浪而来。那笑声透着无比的欢畅,既有对绝处逢生的庆幸,又有得窥大道的欢喜。

    虽然言辞凶恶,但谁都能听出,这些人对孙元朗并无杀机,反而透着一丝古怪的亲近。

    当五位大宗师纵身上岸,站在孙元朗和陆仙四人面前,十位大宗师互相看着对方,突然一起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大笑。

    “哈哈哈哈!这次我们也算是胜天半子了!”十位大宗师旁若无人的狂笑着,笑得前仰后合,笑得气冲霄汉,笑得奔腾不息的洛水似乎都停了下来。就连一向注重形象的梅钰都笑得疯疯癫癫,就像得了失心疯一般。

    十位大宗师一同狂笑,哪怕没有刻意动用真力,依然是凡夫俗子无法承受的。除了徐玄机、夏侯兄弟三位大宗师眉头紧皱、不受影响外,就连在场的几位地阶宗师,都必须封闭自己的双耳,面红耳赤的苦苦抵御声波的冲击。而那些玄阶强者,更是一个个喝醉酒一般,东倒西歪的趴在地上。

    至于在场寥寥几名黄阶,早就无一例外的昏厥过去了……

    十位大宗师一直狂笑了盏茶功夫,这才渐渐收住笑声。

    看到裴阀、崔阀、谢阀的大宗师,居然和对方搅在一起,夏侯不败强忍着内心的怒火,走到裴邦面前,准备向这位表叔问候一声。

    谁知性烈如火的裴邦,看到夏侯不败过来,一张老脸登时冷若寒冰,沉声道:“夏侯大人,你欠我们裴阀一个交代!”

    “还有我们崔阀、谢阀!”崔定之和谢鼎也很不客气的说道。

    他们心中的怒火,甚至要超过陆仙左延庆等人,因为他们是夏侯阀的盟友,却极可能遭到了带头大哥的背叛和抛弃。

    “正要和各位说明。”今日的夏侯不败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任凭别人怎么发作,他都能压住怒火。显然,夏侯阀已深刻认识到,这次的事件不处理妥当,他们辛辛苦苦建立起的联盟,就有分崩离析的危险。

    “那就听听贵阀怎么说。”裴邦哼一声,冷冷看着夏侯不败。

    “诸位还不知道吧,那日地穴中,还藏着另外两名大宗师。”夏侯不败耐着性子解释道:“他们是原先柏柳庄庄主周煌,和曾经的乾朝兵马大元帅桓道济!”

    “哦?”这倒是诸位大宗师没想到的,谢鼎有些不信道:“真的?”

    “这还有假,当日洞外各阀宗师云集,他们都亲眼都看到那两人从中逃出,我家不灭全力阻击二人,可惜突然发生山崩,被他们逃之夭夭了!”夏侯不败说到这,冷笑一声道:“诸位应该知道,柏柳庄是被我夏侯阀剿灭,那前朝的三皇子萧成,更是死在本座手下,周桓二人和本座有血海深仇,不可能和本座合谋吧?”

    “嗯……”裴家叔侄和崔谢二人点了点头。此事回头一问便知,夏侯不败不可能撒谎。裴御仇闷声问道:“那他们潜入洞中,所图为何?”

    “当然是暗算我们了!”见这四人神色缓和不少,夏侯不败悬着的心也放下一些。他看了看崔谢二人,沉声道:“还记得当时我四人分头搜寻机关么?本座当时突然发现有不速之客,赶忙追寻过去,这才在那间总控室,发现了已经启动机关的周桓二人。”

    “我赶忙一面命不灭抓捕二人,一面大声向你们示警。”夏侯不败一脸坦荡道:“当时你们应该听到了吧?”

    “嗯。”众人点了点头,他们当时确实听到了示警声。

    “我等各阀同气连枝,本座岂会做自断手足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举动。”夏侯不败理直气壮的说一句,又面带愧色道:“本座也不是完全没错,当时看到断龙石落下,我没有留下来等你们,事后想来内疚万分,夜不能寐。当初我真应该陪你们一起留在里头!”

    说到这,夏侯不败眼圈微红,高傲无比的夏侯之鹰,居然要掉下泪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