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历史 -> 三戒大师 -> 长乐歌

第三百五十六章 过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大殿中温暖如春、檀香袅袅。

    杜晦早已屏退左右,安静的侍立在一个红泥小炭炉旁,炉上的铜壶中,喷出一团团白气,轻轻的嘶鸣声,打破了大殿的死寂。

    初始帝也被开水声惊醒,一下子从无边的恐惧中回过神来。他这才悚然发现,自己已是汗湿衣背,拢在袖中的双手,依然在情不自禁的微微颤抖着……

    ‘寡人对夏侯霸的恐惧,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吗?’初始帝悚然自省,下一刻,他死死盯着陆云,一字一顿的提出第二个问题道:“你认为,太师如何?”

    “太师虬髯过腹、龙行虎步。神目如电、顾盼自雄,是魏武一样的英雄人物。”陆云缓缓答道。

    “唔……”初始帝也缓缓点头,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追问下去,因为陆云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龙行虎步、神目如电,乃是帝王之相。魏武帝曹操,更是篡汉的枭雄。更隐晦的是,曹操也曾经自己的女儿嫁给过汉帝……

    陆云要表达的意思,还有什么不明白?总不能让他直接喊,夏侯霸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吧?那样不说传出去陆云就是个死,在皇帝心里他也会落了下乘。

    “最后一个问题……”沉吟许久,初始帝终于又缓缓问道:“你以为,四位皇子如何?”

    “这个,为臣和四位殿下仅有数面之缘,并无深交,不敢妄议。”陆云略一思索,也缓缓答道。

    “你连太师都敢说,区区几个皇子,有什么不敢妄议的?”初始帝哂笑一声道:“莫非不想要你的一品了。”

    “为臣确实对四位殿下不太了解,陛下,臣总不能胡说吧?”陆云不禁苦笑道。

    “嗯……”初始帝微微点头,显然信了陆云的说法,略一沉吟,他换了个说法道:“那你抛开人品能力这些,说说寡人该将储贰之位,交给哪个儿子?”

    “这……”陆云沉吟片刻,缓慢而坚定的回答道:“长嫡承统,万世正法!”

    “呵呵……”初始帝笑笑,一张脸却绷得更紧,又追问道:“长嫡者何人?”

    “……”陆云见初始帝非得让自己说个明白,就知道,他这是要让自己毫不含糊的表明立场……顿一顿,他便沉声道:“长嫡者,自然是大殿下也!”

    “哦?”初始帝本以为,以陆云的滑头,肯定还要跟自己打机锋。却没有想到,这小子居然答的如此坚定。为了给陆云更大的压力,他脸上的神情更加阴沉,声音也愈加冰冷道:“你搞错了吧?老大并非皇后所出!”

    大皇子乃是初始帝当平王时,第一任平王妃所出。但后来初始帝停妻再娶,又立了夏侯氏为王妃,等他登上皇帝宝座后,皇后自然非夏侯氏莫属。所以初始帝会有此一说。

    “敢问陛下,大殿下生母,可是侧妃滕妾?亦或外室婢女?”陆云却大胆的反问道。

    初始帝目光阴森的打量着陆云,让人毛骨悚然。

    陆云却毫不退缩的与皇帝对视,大殿中的气氛一下子冰冷的让人无法呼吸。

    这时,炭炉上的水开了,壶嘴发出呜呜的响声,杜晦赶紧将铜壶提起来,给初始帝冲上碧绿的茶汤。

    初始帝端起茶盏,轻轻吹了一口,蒸汽使他的面目变得模糊不清。许是茶水太烫,初始帝没有喝便将茶盏搁下,轻轻盖上了杯盖。

    “胡说什么!”初始帝望着幽暗的大殿深处,缓缓说道:“大皇子生母卫氏,乃高祖皇帝为寡人,明媒正娶的平王妃……”

    “臣下无知,请陛下责罚。”陆云假假的请罪一句,面上却揶揄起来道:“抑或,大殿下出生在卫氏被废之后?”

    “大胆!”初始帝被揭了疮疤,面色涨红到发紫,呵斥陆云一句,便语塞难言起来。

    “小子,别胡说。”杜晦见状,赶忙朝陆云使个严厉的眼色。

    “无妨……”初始帝却摆了摆手,萧索的语气带着斑驳的回忆道:“陆云啊,你有所不知,卫妃并非寡人所废,乃是看破红尘、出家修行,寡人也劝不回她呀……”

    “……”陆云知道初始帝没说实话,却也不会揭穿。他提及此事并非要羞辱初始帝,只是想勾起皇甫彧对皇甫轩母子的愧疚罢了。于是,陆云轻声道:“何谓正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卫娘娘乃高祖为陛下所定,在为平王妃时诞下的长子,自然是陛下的嫡长子了!”

    他这话其实还藏了半截没说,但初始帝自然明白无疑……夏侯氏虽然如今是皇后,却非高祖所定的儿媳,没有父母之命,正妻的身份自然也有瑕疵……

    初始帝闭目沉思良久,方端起茶盏,想要润一润燥热的口舌,却发现茶水早就凉透了。初始帝再次搁下茶盏,长长一叹道:“寡人问你,可愿意辅佐大皇子到底?”

    “陛下,这是第四个问题了……”陆云轻声说道。

    “说!”初始帝冷哼一声。

    “若陛下有旨,臣定当遵从。”陆云顿一下道:“但大殿下如今未曾加冠封王开府,为臣如何名正言顺辅佐?”

    “你不要管那么多!”初始帝睁开狭长的双眼,冷冷道:“寡人今日只要你一个态度!”

    “臣,赴汤蹈火,再所不辞!”陆云便也沉声表态了。

    “嗯,去吧……”初始帝有些疲惫的摆摆手,和陆云进行完这番对话,他显然没有继续下棋的兴致了。

    “是,微臣告退。”陆云躬身行礼,退出了大殿。

    出来大殿,冷风一吹,陆云的后背冰凉难受,才发现自己早就满身大汗了。

    “公子爷快喝完姜汤驱驱寒。”马德早就等在外头,手里还捧着个瓷盅,满脸堆笑道:“这是特意给公子准备的。”

    “多谢。”陆云接过来,轻声问道:“马公公怎么会备姜汤?”

    “嘿嘿,面圣哪有不出汗的……”马德笑道:“只是一般人没这待遇。”

    陆云将那盅姜汤一饮而尽,果然全身一阵热流涌过,身上舒服多了,向马德道声谢,他回头深深看一眼这生于斯、长于斯的长乐殿,便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

    长乐殿寝殿中,初始帝接过杜晦重新沏好的茶盏,轻轻吹着热气,呷一口润一润喉咙。“你说,这小子的话,有几分可信?”

    “老奴说不好。”杜晦轻声说道:“自来人心难测,就算他现在真心这样想,未来也保不齐会变成什么样。”

    “是啊,画人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初始帝长长一叹,冰冷的手指揉着眉头,眉宇间的疑虑挥散不去。

    “不过,他这篇文章公布出去,怕是也没有别的路好选了吧?”杜晦轻声说道。

    “你还是读书少了……”初始帝却摇头冷笑道:“这小子的文章比他武功还要厉害,寡人看是一个意思,那老东西看是另一个意思,都以为他是站在自己这边和对方划清界限……”

    “啊?文章还能写成这样?”杜晦有些惊讶道:“那陛下为何不拆穿他?”

    “拆穿他有什么用?他还能真背叛家族不成?”初始帝萧索的一笑,叹息道:“眼下也只能权且信他。日后他和老大纠缠的越来越深,寡人就不信,他和陆阀能逃出我的掌心!”

    “原来陛下早有智珠在握,看来是老奴白担心了……”杜晦便轻笑一声,退到一旁,不在说话。

    。

    洛北洛水河畔,风景优美之处,一处粉墙黛瓦的宅院,掩映在翠绿的松枝和殷红的梅花从中。

    那宅院的门口上,悬挂着一块气派的牌匾,上书‘百花帮’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牌匾下,还立着四位挺胸腆肚的护卫,看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

    这里正是洛北最大也是唯一的帮派——百花帮总舵所在。当然,百花帮能有这种独占鳌头的地位,主要还是因为洛北乃皇宫朝廷门阀重地所在,不会容忍任何江湖帮派存在。只有这个各阀的小姐公子们胡闹成立的帮派,是唯一的例外。

    不过在百花帮的帮众们,却不认为自己是在胡闹。他们制定了一套完整的帮规,还推举了‘执法长老’来监督执行。好比今日,帮主一声令下,百花帮一干人等在半个时辰内,便丢下各自的事情,从洛北各个角落汇聚而来,没有一个迟到的……

    “启禀大姐头,”待帮众们拜过大姐头后,百花帮执法长老,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女,粗声粗气的向身披火红披风、手持牛皮长鞭,坐在虎皮交椅上的夏侯嫣然禀报道:“百花帮七十二名正式帮众,全都按时到齐,无人迟到缺席!”

    夏侯嫣然面罩寒霜,闻言才神色稍缓,微微点头,沉声对一众帮众道:“把你们召集来,有事要办!”

    “大姐头只管吩咐!”帮众人闻言,登时两眼放光,激动的吆喝起来道:“百花帮好久没行动了,我们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这下又有好玩的了!”

    “大姐头说吧,这次准备整哪一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