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都市 -> 睡觉会变白 -> 顾道长生

第六百八十章 巴山夜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天啊!

    斗宗强者恐怖如斯!

    青山王被斩的消息,瞬间传遍了夏国全境,与三邑百姓不同,旁人可不会认为它在斩妖除魔。 在凤凰山和道院联手调查下,没过几天,真相便浮出水面。

    被几十万信众供奉跪拜的神灵,竟是鬼怪妖邪,明面恩泽万民,实则骄奢淫逸,凶残狠毒。再加周扬等人出来作证,青山王人设崩塌,顷刻间成了笑柄。

    鲤城百姓也觉得抬不起头来,看着那碾成尘土的宫观又恨又怒,不过也非常疑惑:既然青山王是妖邪,与其争斗的那位又是何方神圣?

    怎奈信息不通,没有半点线索。

    此事过去一段时间后,政府和道院才开始善后工作。先是青山村整体迁移,又在宫观遗址处立了块石碑,以警示后人,同时还有那个深深的掌印,赢得不少人专程前来瞻仰。

    再是对元妙观和当地道协的处罚。

    周扬买通一位道士,进而搭鲤城道协,获批开发用地的事情被揪出来,那道士被逐出宫观,道协也有数人落马。

    还有那位先天道人不顾平民生死,临阵怯逃,且疏忽大意,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异常等等,同样遭到了处罚。

    没毛病,这罚酒三杯严重多了!

    总之,在喧嚣过后,逐渐恢复平稳的时候,顾玙已经带着温婧离开鲤城,继续巡游。

    他花了几天时间,专门研究青山王的来路,结果有些出乎意料。

    前面讲过,猖分为四大类:五猖兵马、五通兵马、五显灵官和游师兵马。五猖、五通和游师都已出现,唯独五显灵官不见踪迹。

    名字里有“灵官”二字,说明其不同凡响。

    它们是在五行结晶之处,自然而生的精魂,非常罕见。跟妖族不同,因为天生没有肉身;跟天地衍化的神也不同,因为不涉及规则,品级很低。

    如雷神、风神、山神、河神,这些是大气魄的化形。但它们多为小物,精灵古怪,灵性极高,起步低,成长潜力可观。

    修士可以招为伙伴,一同修行,遇见瓶颈之时,还会帮助突破。或者自己野生,慢慢提升,收服一些游魂野鬼,也能占下一小块地盘。

    种种特性合在一起,才取名“灵官”二字。

    而青山王的一部分本源,赫然是一只五显灵官,至于另一部分,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鬼仙残魂。

    自古以来,舍弃肉身的成熟状态有三种。

    第一种是古仙人的尸解法,可假托一物,如衣、杖、剑等,脱离肉体而升天。

    葛洪有云:“士举形升虚,谓之天仙;士游于名山,谓之地仙;下士先死后蜕,谓之尸解仙。”

    尸解是下品,迫于无奈之举。如地仙无望,寿元又快到时,或者出了什么岔子,不可挽救时,往往会选择此法,早已失传。

    第二种是阳神,不再赘述。

    第三种便是鬼仙,较特殊。修士死后,机缘巧合也好,自己规划也罢,神魂不散,转而修鬼道,即成鬼仙。

    鬼仙束缚极多,境界高,实际战力却很低。

    青山王,便是一只五显灵官和一个鬼仙残魂的融合体。

    鬼仙不能存于阳世,所以它肯定是从魂界降世的,不知什么缘由,才搞成了一副鬼样子。老顾又联想到前阵子,嗖嗖嗖下界的几道流光,怕是有些内讧关系。

    其实说起来,他早知道青山王是假的。

    以地球如今的版本和容量,还远没到神灵显圣的时候,此时冒出来的神,必是冒牌货。

    …………

    闽省北部,小城。

    这里临近省界线,再往北走一程,向西奔赣,向东奔浙,皆是人口稠密,修行昌盛的大省。

    早晨阳光正好,温婧起来去城里转了一大圈,在摊啃了二十个包子和两大碗豆腐脑,才意犹未尽的回到宾馆。

    姑娘有点羞涩,以前半碗饭的量,突然翻了好几番。当然也没有白吃,她觉得精力充沛,气色大好,几天不睡觉也不会喝一罐红牛的那种。

    而且新舌生出,力量有了明显增长,五感敏锐了许多。

    温婧从青山宫回来后,便有了这些变化,不仅如此,她还能看到一些不太想看到的东西。

    “咝!”

    姑娘楼的步子猛然一顿,硬生生拧过头,不去瞧那团飘在大堂方的黑气。那东西气息浓烈,一看是死了多年的怨鬼。

    她蹬蹬蹬加快脚步,不想那鬼感受到气息,竟然飘了过来。

    此人身有同类和食物的味道,它似犹豫片刻,终究忍不住扑前去。

    温婧在青山宫走了一遭,胆子大了不少,边跑边胡乱挥拳。她体内阴脉已通,窍穴震荡,神魂也常人坚韧。

    “呼呼呼……”

    两只白嫩嫩的小手拼命挥舞,怨鬼还真不敢靠近,貌似无力,实则一举一动都带着阴气能量。

    砰!

    怨鬼不小心被砸了一记,到底放弃追逐,悻悻离开。

    温婧松了口气,三步两步的跑到一扇门前,咚咚敲了两声。

    “进来!”

    她推门而入,见顾玙瘫在椅子,正劲劲儿的玩着手机。若非生得一张帅脸,身材又棒,色艺俱佳,跟死肥宅简直一样一样的。

    “又被鬼追?”他笑道。

    “几百年的冤死鬼,吓死我了!”

    温婧混了大半年,也算见多识广,相处间轻松了不少。

    她拎着个大袋子,里面满是食物和水,还有一些女性用品。因为对方不吃不喝不睡,也不用来大姨妈,一路都是自己照料自己。

    她又拽过旅行袋,一边整理一边道:“刚才又吃了二十个包子,这不行的呀,饭量哪有这么大的?”

    “你脉络初通,正是大幅积累精气的阶段,等过几个月身体适应好了。”

    “还要过几个月?”

    温婧苦恼,不过也没说什么,又道:“对了真人,再往前出闽省了,我们去赣州还是去江州?”

    “我去江州,你随意。”

    “……”

    姑娘手一顿,垂着眼问:“您让我走么?”

    “你本天生阴脉,又去鬼仙府邸走了一遭,引气如体,根基已固。这里有篇口诀,你照着修习,或许日后有成。”

    “可您不是说,一年,一年之缘么?”

    还有三个月呢!

    “我此去,不方便再带你,不如此别过。”

    “……”

    温婧抿着嘴,没有哭闹,没有恳求,只是站起来行了个大礼,“您不收我,我也把您当作师父。您这段时间对我的教导,温婧永怀在心。”

    “呵!”

    顾玙笑了笑,虽然悟性不足,心性倒是不错,再加天赋异禀,未必成不了一番事业。

    没有告别,没有挥手,他坐在椅子,那么消失不见。

    …………

    大巴山脉,是秦川、巴蜀、鄂北、陇西四省交界山区的总称,南北宽约140公里,东西绵延500多公里,故称千里巴山。

    有四个字非常著名,叫巴山夜雨。

    夜雨,指晚八点到次日早八点下的雨。环境异变后,本夜雨频繁的巴山,更是春潮(防和谐)泛滥海棠红,无论冬夏,每年有近三分之一的时间都会在晚下雨。

    尤其是春夏两季。

    “哗哗!”

    “哗哗!”

    如帘如幕的雨丝在林间飞扬轻漫,水气逐渐氤氲起来,整座山林似蒙了一层薄纱。枝叶沙沙摇动,蚁虫在树下避雨,偶尔有青鸟沉沉飞过,惊起了蛙声阵阵。

    林空地,小斋正在舞剑。

    只见她纵出数步,刷的刺出一剑,攻势突发,犹如长江大河,滚滚而,出手之快,无以形容。

    随后揉身转动,青锋斜削,又似狂风扫叶,剑气纵横,光芒耀眼。

    刷刷刷!她一路剑法使来,时如细风拂柳,春花藏蕤,时如柳絮漫天,千点万点,遍空飞洒。

    在剑光缭绕之,仿佛四面八方都是她的身影,气象端丽,空灵清绝,却又藏着逼人英气。

    剑势掀到最高处,更如白袍将引弓待发,甚至带着几分雄傲兀的味道。余势所及,雨丝不沾,反倒在周身布成一层层帘幕,随着剑势纷舞盘旋。

    “……”

    在不远处观看的小徒弟早已目瞪口呆,心神俱荡,直到小斋练完一路走到近前,才呆萌的回过神,“师,师父,这是本门的回风舞柳剑么?果然厉害,我什么能学啊?”

    “这可是为师闭关数年,才潜心创出的一套绝学,你初入门庭,打好基础为先,不必着急。”

    小斋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借用了名字,哼!在巴山立派,一定要学回风舞柳剑的,像姓彭的不学五虎断门刀,你特么好意思姓彭么?

    “哦,我一定打好基础,绝不好高骛远!”

    小徒弟十分乖巧,如视珍宝的接过师父佩剑,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

    这可是巴山派传承几百年的宝剑,不惧水火,不沾尘埃,锋锐无双,乃小斋随手捡的一块石头所炼!

    “小顾,你天资卓绝,悟性高,莫要辜负了我的期望。我派衰落百年,难得重新入世,可惜我要遵从师祖遗命,不能轻易下山,振兴门楣的重任,便交给你了。”

    “师父您放心,我绝不会让您失望的!”

    短短功夫,小徒弟已经立了两个flag,并且心怀热血,澎湃激动,看眼前人的目光像看神一样,不过又顿了顿,纠结道:“那个,师父,您能不能别叫我小顾啊?听着好别扭。”

    “我喜欢叫,你有意见?”小斋斜了一眼。

    “呃,没有。”

    徒弟低下头,丝毫不敢反抗。

    夜里的雨总是令人哀愁,特别是在巴山。

    二人顺着百年前修筑的斑驳石径,蜿蜒倾斜的向走去,一路雨丝涟涟,山岭朦胧,昏沉天光,还有泼墨般的苔痕,泛着油油的水气。

    石阶缺落不成行,露出一块一块的泥土,面还留着两行脚印——那是今晨下山时踩出来的,昨夜仍有雨。

    小斋走的很慢,衣袍干爽,水气不沾。

    小顾抱着剑跟在后面,衣服黏黏的贴在背,潮湿难受,身形却无笔直,眼眸清亮,像极了苍茫烟雨间的一根青竹,

    约莫半个时辰后,二人走到了石径尽头,地势高且开阔,四周密林环抱,正立着一座草庐。

    庐有三间,用木、竹、长草所搭,锅灶在外,还围着一圈篱笆。篱笆之外,却是一道道深深的痕迹,蕴藏着凛冽剑意。

    “吱呀!”

    小斋推门而入,袖子一挥,点亮灯烛。里面的摆设十分简陋,两张床榻分居左右室,正堂勉强算作客厅,摆着一套桌椅。

    她坐在主座,看着徒弟不吭声。

    “……”

    小顾惴惴,不晓得是自己又笨了,还是犯了什么过错。

    半响,小斋方道:“我把你从山里捡回来,悉心教导,报以厚望。当然你也争气,甚得我心,按门规所定,有资格持剑……这把剑,给你了。”

    “不,我能要!”

    小顾吓了一跳,忙把怀剑递出,道:“这是祖师传下来的宝剑,我才刚入门,我不能要,不能要!”

    “给你拿着,莫要惹我生气。”

    “……”

    小顾颤巍巍的收回手,剑器搂在怀里紧了又紧,问:“那师傅您呢,用什么?”

    “我早已不用剑了,为了教导你才重新拾起。”

    小斋一脸的寂寞如雪,又笑道:“好了,快去洗澡换衣,巴山夜凉,不要生病了。”

    “哦!”

    小徒弟应了声,抱着剑要出门,顿了下,又抹身把剑放在案。

    草庐后面,也是个篱笆院子,有厕所和洗澡的地方。旱厕茅坑,简陋的令人发指,但小顾从来的第一天起,非常好。

    这茅坑用什么做的?永远干干净净,不仅不臭,还带着淡淡香气。

    而且更神的是,师父好像从来不拉屎!

    噫!

    小顾忽然一抖,生怕师父冲出来把自己掐死,左右瞅瞅,哧溜钻进一间凉棚。

    这便是洗澡的地方,同样充满舒适的清香,整洁干净,山风吹不进,不会忽冷忽热。一根青翠的空竹从顶探出,端口罩着喷头样的莲蓬。

    敲一下是停,敲两下来冷水,三下来热水。不懂什么原理,据说是师门秘术做的,花洒都好用。

    小顾脱了衣服,空空空敲了三下,哗!

    水流喷出,又不至于太烫,用来洗澡正好。

    身不脏,只是驱除凉气,冲了一会身体发热,空的又敲了一下。跟着,小顾解开发带,束起的头发缓缓披落。

    青丝如瀑,眉目如画。

    没错,她是个女孩子。

    谁说巴山顾道人,不能是个女孩子了?

    (啦啦啦,玩天刀去喽,我在练移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