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都市 -> 睡觉会变白 -> 顾道长生

第八百三十一章 一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大年三十,除夕夜。

    白城灯火通明,街道冷清,热闹都收在了里面。

    城区还算矜持,周边乡镇就格外喧嚣,仿佛回到了七八十年前,那个孩子们穿着新棉袄在雪里跑来跑去的年代。

    一道道烟火升上天空,变换着多姿多彩的美景。

    偌大的凤凰坊已经关门闭市,商铺歇业,只那两颗圆溜溜的蛟龙眼珠悬在半空,透着幽白的光芒。

    凤凰山下的大广场也是空空荡荡,两侧的房屋木门紧锁,连在外值守的弟子都没有安排。

    这里经历了三代主人,现在的掌门是席军。他本是公司老板,管理能力强,擅收买人心,又是首批弟子,所以很快坐稳了位置。

    前些年,全国的门派都在裁员,凤凰山在游宇和席军的主持下,趁机改革,重新焕发了生机,还能再战五百年。

    这会儿呢,全山上下应该在欢聚一堂,庆贺新春。

    今晚无月,北风刺骨,寒夜苍穹笼罩四野,山中的灯火就像这片苍莽里唯一的存在,古绝隐秘又异常温暖。

    一阵风吹过,山脚涌起了淡淡的云烟,云烟又托出一个更加清淡的影子,独自立在广场上,抬头仰望。

    他看了好久好久,方抬脚向前走去,法阵轻轻敞开,迎接着久违的主人归来。

    穿过翻腾的烟气,眼前豁然开朗,里面的广场与外面对应,愈发古朴沉淀。环山的河水缓缓流淌,半空架起一座天桥,直直通往山腰。

    到处都有光,红的,喜庆的,灯笼挂满了每一个角落,映照着蜿蜒绵密的小径。

    杂物房,练功场,梧桐苑,玄天殿,应元殿……前山的果林,后山的茶园,东麓的稻田,西边的兽园,北麓的符箓工坊,酒窖里还残余着阵阵浓香。

    大家都聚在主殿欢庆,连带着亲人家属,约莫有近千号。席军坐在正中,八面玲珑,话激昂,掀起一片又一片的欢呼。

    当然,总有些不合群的家伙。老水就跟闫涵、李冬躲在后山的院子里,就着几盘小菜,喝酒吹逼。

    都老了……

    顾玙走遍了凤凰山的每一个地方,最后才穿过桃林,到了内山。

    内山还是老样子,交叉的河水环绕着孤岛,北面是清心庐,庭院依旧,窗外还长着当年亲手种的葫芦藤。

    他没什么感慨,只到了那棵老树下面。

    “老友!”

    顾玙伸出手掌,按在粗糙的树干上,与其神念交流。过了好一会,他摇头叹道:“你也不愿随我走么?”

    “沙沙!”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

    “那就,有缘再见。”

    …………

    深夜,方家。

    方叔又添了把火,大炕热气未散,仍然暖烘烘的。年轻人早就不守岁了,但老人讲究,硬捱着困意,有一搭没一搭的瞅瞅电视里的春晚。

    两个孩子已经睡了,头碰头歪在炕上,盖着薄被,鼾声微微。

    方晴陪着父母闲话,剩下的坐在饭桌旁聊天,桌上八碟八碗残羹冷饭,饺子坨在一起,油花花的有些发腻。

    “现在明显是畸形社会,某些方面飞速发展,某些方面停滞不前。以前手机几年换一代,现在好像开发到头了,再这样下去,我真怕科技已死。”

    “最近很多人在嚷嚷修真救国,把符箓法器跟生活需求融合在一起,其实国家早就在做,只是民间不知道。修真产品的推广有天然限制,除非你能解决所有人的资质问题,要么就解决产品应用的普及问题,否则就是空谈误国,是罪人!”

    “哎,也不要过激。社会转型不是一朝一夕的,尤其是这个新事物还在不断发展,它发展,新变化代替旧变化,旧问题没解决,新问题又出现了。但是不要急,早晚会有一个明确的方针概念。”

    几位都是文化人,谈论事情也是文绉绉的,方晴不时插一句,抹身又用方言问父母明天去哪儿拜年,转换自如。

    聊了一会,她正下地要烧点水,忽然顿了顿,“哎,好像有人敲门?”

    侧耳细听,果然,外面传来砰砰的拍门声。

    “这大半夜的谁啊?”

    方晴披了件衣裳,特利索的跑了出去,咣啷咣啷打开门栓,露出一张已经有些陌生的面孔。

    “哥?”

    她起初没敢认,几秒钟后才确定,又惊又喜:“你怎么来了?”

    “过年么,好久没见就来看看你,人都在呢?”

    “嗯,今年一大家子都回来了,顺便也看看房子。”

    “你要买房?”

    “不是,我再过几年就退了,想搬回来住,打算自己盖一个。”

    说着,俩人进到里屋。

    砰!

    咣啷!

    “啊!”

    各种碰撞、碎裂、惊呼的声音接连响起,这帮人社会地位都不低,自然见过某些人的照片,一时激动万分,慌张无措。

    俩孩子也被吵醒,揉着眼睛一脸懵逼。

    方叔和方婶从困意中脱身,眯着眼睛辨认了好一会,才道:“哎哟,小玙,你啥时候回来的?”

    “臭小子还记得回来?我可告诉你,你那房子我三天两头就扫一遍,这人情你可还不了。”

    “是是,都怪我,太忙太忙!”

    顾玙点头赔笑,又跟众人打招呼,接着往炕上一瞧,“这是……”

    “你回来的正好,不然还看不着呢。”

    方晴拉过两个孩子,笑道:“我孙子孙女,一个六岁,一个四岁。”

    “可以啊,你都当奶奶了!”

    顾玙也很惊悚,摸了摸身上,取出两块玉给孩子们戴上,“来,这就算……哎,我是哪辈的?”

    “舅爷!”

    “哦对,这是给你们的礼物,好好收着。”

    “谢谢舅爷爷!”

    俩孩子莫名其妙,哪儿冒出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就成舅爷了,还硬塞了两块破玉!

    顾玙来这里一点都不客气,一屁股搭在炕沿上,那几人异常拘谨不敢开口,只有方家三口毫无波动。

    “去老房子看看没?”

    “刚去了,啥都挺好,还得谢谢您二老。”

    “跟咱们说什么谢……哎,你吃饭了么?还有点饺子。”

    “白菜猪肉的?”

    “肯定啊!”

    “呵,那来一碗。”

    “我去热热。”

    方晴端着盘子跑去厨房,这边方婶继续问:“这回来呆几天啊?”

    “呃,一会就得走,挺忙的。”

    “忙点好,忙点有事业。反正我也不懂,什么修仙长生啊,哎哟听着就累。”

    啧!

    方叔忍不住了,骂道:“你一没文化的玩意儿瞎掰扯什么,人家干的是大事,还听着就累,累了你睡着去!”

    “我没文化怎么了?你有文化,你有文化你娶我?还睡着去,我就不睡!”

    “吵吵什么呢?一会没看住就吵吵,几十年也不嫌烦?”

    方晴关了火,捧着盘热气腾腾的饺子进来。方叔方婶就像被家长训了话的孩子,立马默不作声。

    顾玙笑笑,夹起饺子咬了一口,薄皮儿破开,油花花的汁水就流了出来,露出里面肥瘦相间的肉馅。

    “嗯,还是这个味!以前我自己能吃一大碗,现在可勉强了。”

    他三口两口吞下肚,接着刚才的话题道:“你说你退休要回来?”

    “其实前几年就该退了,学校挽留嘛,这才多干了一段。我这个课题差不多已经完成了,没啥遗憾,而且他俩岁数也大了,我在旁边能照看照看。”

    “嗯,挺好,有什么困难就去找席军,别自己撑着。”

    “那必须的啊,不用白不用!”

    方晴语调欢快,好像变回了年轻时的模样,那个大眼睛的小姑娘,给他送一碗白菜猪肉馅的饺子,顺便蹭他的电脑玩。

    不多时,饺子消灭干净。顾玙擦了擦嘴,起身道:“叔,婶儿,我该走了。”

    “这么快就走啊?再坐坐。”

    “不了,祝二老新春快乐,身体康健,长命百岁!”

    他行了个晚辈礼,然后便出了屋子。

    方晴送他,送到了大门口,她在里,他在外,门灯昏黄,巷子幽暗。

    见那人抬步要走,方晴忽唤了一声:“哥!”

    “怎么了?”他抹过身。

    “你还回来么?”

    “呵……”

    顾玙笑了笑,挥了下手,再转过身,已经越走越远。

    (这章给等更想死盟……)

    本书来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