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历史 -> 坟土荒草 -> 神话版三国

第三千两百五十章 恼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用了,这东西就跟军团天赋差不多,我改一改军阵也能做到,算了就这样吧。”皇甫嵩摆了摆手,一副已经掏空了的神情敷衍道。

    顺带一提,皇甫嵩其实是没学玄襄变化的,他学的是死阵,但由于高超的指挥能力,他能在战场上将死阵摆成自己想要的造型,因而皇甫嵩一般记点效果和造型就行了。

    至于怎么变化什么的,摆造型就行了。

    “那我让人送走了,您还有什么要求不,”审配问询道。

    “没了,仔细侦查着就是了,罗马冬天之前肯定还要来一波,那一次会是真正的硬茬,老袁家有什么牌面的话,都赶紧拿出来。”皇甫嵩瞟了一眼审配说道。

    审配闻言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对于战局目前的发展,在和许攸通过气之后,许攸也认为属于可控范围,而且给出了相关的论断接下来只需要扛过一波,后面的战争就成了骚扰战了。

    国与国之间从来都没有服软能结束的战争,动手了还想着要和平的话,那么恐怕真的也就只有以战争促和平了,表现不出来足够的实力,对方国内就算有人想好和平,也拉不住那些利益既得者的。

    “我们这边也在准备,您这边大可放心。”审配点了点头说道,“在罗马大军抵达之前,我们的援军就会抵达。”

    审配要说的话也有些心疼,但理智上审配也是倾向于用战争促和平的,忍让和跪伏是得不得这些东西的,只有斗争才会有结果。

    “那就好。”皇甫嵩摆了摆手,连头也没抬,既然是假镀膜,那就没啥意思了,回头将幻念战卒军团改成射声算了。

    袁家这边局势平稳交接的时候,罗马这边已经炸锅了。

    如果说之前收到老袁家这么强,塞维鲁的想法是拿老袁家练练兵,可等佩林里乌斯飞回来告知发生在东欧的事情之后,塞维鲁原本敲打练兵的心态为之一变。

    “阿尔比努斯被俘虏了?”塞维鲁那完全听不出喜怒的声音传递了过去,佩林里乌斯闻言头颅骤然低了一节,哪怕是破界级猛将,面对塞维鲁这种大帝,他也难免心生畏惧,尤其是本应该由他保护的阿尔比努斯公爵被汉室活捉了。

    “是的。”佩林里乌斯详细的解释着当初发生的事情,塞维鲁半阖的双眼睁开,带着森然的威严扫过佩林里乌斯,“卡比没了幻念战卒连战斗的勇气都没有了吗?甚至还折损了第三鹰旗?”

    这一次佩林里乌斯清楚的听到了塞维鲁声音之中压抑的怒意,阿尔比努斯战败对于塞维鲁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毕竟塞维鲁本身就不喜欢佩林里乌斯,只不过碍于对方臣服,没有动对方的意思。

    真要说的话,佩林里乌斯完蛋,对于塞维鲁而言不过是罗马换一个公爵,而且还是换上一个自己势力的手下,这有什么不好?

    罗马又不是没死过公爵,不过是被俘虏了而已,想当年罗马和迦太基大战,几个月死了五六个执政官,这有什么好怕的,死一个能力不足的公爵,上位一个有能力的自己人,刚好相当于腾出一个位置。

    可第三鹰旗军团那就完全不同了,那是罗马的脸面,尤其是输的这么惨,甚至连鹰旗都落到了汉室手上,这实在是太丢脸了。

    “卡比?”塞维鲁双眼微冷,相比于阿尔比努斯那件事可以揭过,可以赎回,卡比的表现已经不是让塞维鲁失望了,而是绝望了。

    “莱塔斯,去通知凯撒首席元老,裁判官,各司元老以及在罗马的诸位军团长,还有尼格尔。”塞维鲁强压着怒意对着莱塔斯招呼道。

    “如您所愿。”莱塔斯微微躬身,然后隐入空间,快速的通知一众目标,很快一群人就汇聚了过来。

    “这是出什么事了吗?”一身白纱的佩伦尼斯第一个出现,毕竟从去年开始他就带领着朱利奥以及罗马皇帝护卫官军团在元老院旁边驻扎,以期能尽快消化吸收自安息帝国的力量。

    “第三鹰旗落到了汉室手上。”塞维鲁直接没提阿尔比努斯,言简意赅的解释道,而佩林里乌斯低头不敢多言。

    “什么?”佩伦尼斯大吃一惊,扭头看向佩林里乌斯,然而还没开口就被塞维鲁止住,“等人来齐。”

    佩伦尼斯压下惊怒,深吸一口气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等待着其他人的到来,很快并不知情的一群人三三两两的进入了帕拉蒂尼山的宫殿群,这是古罗马最正统的宫殿群,而且对于罗马帝国有着极端的意义,甚至法语和意大利语的宫殿就来自于这座山。

    不过真要说的话,这山并不高,但这山对于罗马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所谓的古罗马七丘,最中心的那座山便是帕塔蒂尼山,因而从奥古斯都开始,罗马就在这座山上建立城堡和宫殿,作为皇帝的居所。

    顺带一提,罗马城的发展是强行将这对于罗马有极大意义的七座山包起来发展的,这也是罗马帝国都城发展的很痛苦的原因,但七丘对于古罗马有着极端重要的意义,倒也没有公民反对住在七丘周围。

    至于奴隶和蛮子反对,他们有反对有意义吗?没有的。

    不过倒是苦了一群人去见皇帝的时候需要爬山,好在一般情况下重大事件都是去元老院讨论,像皇帝召见的事情并不多见,塞维鲁这次也是气急败坏了,所以才让人来这边觐见。

    “帕比尼安,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蓬皮安努斯一身淡淡的香味,哪怕是盖文回来之后提醒过蓬皮安努斯这玩意儿讲究适量,但是习惯了用这种东西提神的蓬皮安努斯还是习惯性的多烧点。

    “不知道,我和父亲,还有乌尔比安正在喝茶一些律法的细节,根本没有时间关注其他事情。”帕比尼安叹了口气说道。

    虽说凯撒连连夸奖帕比尼安颇有天赋,但是帕比尼安面对凯撒连战连败,根本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天赋,加之他们家历来就是搞法律的,输了一段时间,帕比尼安就厌倦了兵棋推演,又回去搞律法了。

    毕竟是个人被天天虐,要能发觉自己的天赋才是怪事。

    更何况相比于永无止境的被凯撒虐,帕比尼安深切的觉得自己还是积蓄自己的官道路比较好。

    因而前段时间被自己老爹一叫,说是要修正罗马公民法的一些细节,帕比尼安就拍拍屁股甩了凯撒,带着乌尔比安去修法去了。

    甚至这段时间还特意躲着凯撒,日子过的和曾经一样充实。

    “修法啊。”蓬皮安努斯点了点头,“我之前还奇怪你跑到哪里去了,凯撒元首(元老首席)之前还在找你。”

    “算了,我对战争真的没有天赋,天天被虐,放过我吧。”帕比尼安惨痛的悲呼道。

    一开始的时候,帕比尼安听到凯撒说自己在战争上很有天赋,他还美滋滋的准备往战场上发展发展,成为一个兼具官职位和禁卫军总长,好吧,次一等的军团长职位也行,总之就是文武双修的大佬。

    结果被凯撒虐的怀疑人生了,虐到现在帕比尼安完全不相信自己有统帅的天赋了,他现在只怀疑凯撒只是没有猴耍了,抓自己当猴而已,因而现在的帕比尼安已经老老实实的去搞法律了。

    “唉,我倒也觉得你挺有天赋的。”蓬皮安努斯毕竟是参与过不少战争的,虽说实操很一般,但对比自己以前的的战友,还是能看出来一部分的东西帕比尼安确实是很有天赋。

    虽说蓬皮安努斯认为的天赋和凯撒认为的天赋根本是两码事,外加打死蓬皮安努斯,他也想不到帕比尼安能做出那么大的事情,但好歹也属于有天赋的行列。

    “您就别调笑我了。”帕比尼安苦恼地说道,他都被凯撒虐的怀疑人生了,居然还有人觉得自己很有天赋,好想死啊。

    “大帝,小心,这里有台阶。”维尔吉利奥非常狗腿的帮凯撒将红纱抱起来,省的沾染上地上的土灰。

    “咔嚓。”温琴利奥几脚下去,将前面的台阶踩成斜坡,然后扶着凯撒往上走,而凯撒的表情就像是翻了肚皮的死鱼。

    “奇怪了,这俩怎么会和凯撒大帝一起?他们不是应该在罗马城各处巡逻吗?自从上次召唤了古天使和大眼珠子之后,罗马城时不时就有人召唤到奇怪的东西,他们不是应该去处理这些东西吗?”卡皮托利努斯看着前面扶着凯撒的第十鹰旗军团的两位元老皱了皱眉。

    “他们大概是玩忽职守了吧。”希罗狄安叹了口气说道,他已经看到了在罗马城中巡逻的维尔吉利奥了,毫无疑问,相比于现在扶着凯撒的那位,罗马城中巡逻的那位肯定是假货。

    就在希罗狄安说话的时候,城中巡逻的维尔吉利奥遭遇到了只有两个眼珠子的邪神,然后当场砍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