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游戏 -> 微叶梧桐 -> 四重分裂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瓶颈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所以说所以说!”

    有着一头墨绿色的长发,身穿白色亚龙皮夹克以及同材质同色系热裤、长靴的少女一边手舞足蹈地蹦跶着,一边满脸兴奋地说道:“我的思路应该是对的!只是在与几种介质的兼容性方面考虑得不周全,毕竟凭空塑造一具身体的话,除了灵魂的适配程度,还要考虑……嘿!提菲罗!你有在认真听我说话吗?”

    学园都市外环区某家甜品店的摊位前, 正就读于六年级的跳级生,年仅十六岁的艾丽菲斯·苏尔克很是不满地拍了拍桌子,向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位‘新朋友’投去不满的目光。

    这个浑身充满了朋克风,比起学生更像太妹的姑娘长得并不是特别好看,虽然还算清秀,但也仅限于清秀, 脸上还缀着点点雀斑,但因为性格十分讨喜的原因,在气氛相对压抑阴暗的中的人气很高,无论老师还是同学都很喜欢这个活泼的学术派少女。

    而坐在她面前的少年,也就是虽然只有十三岁,但已经初步具备了祸水潜质,可谓帅到一塌湖涂的路加·提菲罗却并没有配合这份活泼,只是慵懒地打了个哈欠,用令人如浴春风的柔和嗓音没心没肺地说道:“没有。”

    “为什么啊!明明是你给我的启发啊!”

    艾丽菲斯愤愤地拍了拍桌子,目光灼灼地盯着提菲罗那双清澈而深邃的澹金色双眸,还有他那长长的睫毛,正色道:“现在我想出了好办法,你应该跟我一起高兴才对嘛!”

    提菲罗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用听起来非常不敷衍但实质上就是很敷衍的语气轻声道:“好的,我很高兴。”

    “你这人好奇怪啊!”

    艾丽菲斯一边拨弄着自己的白骨耳环(取材于一只寿终正寝的泥卡丘),一边无奈道:“明明是圣教联合交流团的人, 却偏偏要到我们那个阴森森的学院参观,然后还偷偷熘进了资料馆,要不是我好心帮了你一把……”

    “要不是你好心帮了我一把,我早就已经逃走了。”

    提菲罗喝了口老板娘(因为他特别可爱耐看)免费赠送的饮料,无奈道:“严格来说, 应该是我救了你才对。”

    艾丽菲斯顿时面色一僵,随即便移开视线干声道:“你……你你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我可是我们学院的在读学生,我我我……有什么被你救的必要和理由啊!”

    “有啊,比如说,你虽然是在读生……其实并没有进入那里的权限。”

    提菲罗一边用吸管搅拌着饮料里的果冻,一边澹澹地说道:“你刚才也说过吧,自己是跳级的天才六年级生,但在我看来,里面那些东西可不是给普通六年级生看的,所以按理说,除非你在毕业后继续选择进修,否则应该是没有权限进入那地方的。”

    艾丽菲斯的笑容愈发僵硬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要张嘴说些什么,却被提菲罗抬手打断了——

    “非法入侵的人其实有两个,因为不够谨慎触动警报的人是你,拉着我用拙劣方式跑路的也是你,而我只是被连累的受害者。”

    提菲罗一边用吸管挑着果冻,一边犀利地说道:“结论是,你害我没有查到需要的东西,还在逃跑路上受到了我的启发, 解决了困扰自己已久的问题,所以如果咱们两个之中确实有一个‘好心人’,那么也应该是我才对。”

    “你……你……”

    艾丽菲斯轻轻跺了跺脚,随即便泄了气一般整个人扑倒在桌子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不过就算我承认把你给坑了,也没有钱可以赔给你哦,色相的话……你长得这么好看,肯定也看不上我吧,还是说你并不挑食,唔……那样的话我倒也不是不能陪你一宿。”

    不远处墙角后的墨檀、语辰与夏玛尔·普利特同时抽了抽嘴角。

    “玩笑开这么大,你也不怕我真应下来?”

    提菲罗挑了挑眉,玩味地笑了起来。

    “笑死,你一个曙光圣子怎么可能看上我这样的亡灵法师。”

    艾丽菲斯做了个鬼脸,很是笃定地摆了摆手。

    “不过话说回来……”

    提菲罗忽然眯起双眼,轻声喃喃道:“或许你真的能帮上我一些忙。”

    “等下!”

    艾丽菲斯当时就慌了,语速飞快地说道:“我刚才真是开玩笑的你千万别当真啊虽然你挺好看的但是咱们才刚认识没一会儿而且我打从出生开始都没谈过恋爱也没有经验而且暂时也不想有什么经验所以对不起!”

    “我想经过之前那件事后,你们学院那个资料室在这次交流会结束前都很难再被闯进去了。”

    提菲罗直接无视了艾丽菲斯的话,轻声道:“所以如果有机会的话,帮我从里面查点东西出来好了。”

    “什么东西?”

    “回头我会写信告诉你。”

    “好吧。”

    “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没事的时候可以给你写信吗?”

    “可以。”

    “那我们算不算是笔友啊?”

    “算吧。”

    头也不回地说完这句话后,提菲罗便摆了摆手,毫不拖泥带水地离开了,而他所走的方向,正是夏玛尔所躲藏的那个拐角。

    周围的景物再一次扭曲……

    这次的扭曲比之前都长,甚至长到语辰和墨檀能够在过程中说几句话的程度。

    “刚才好像有几个场景一闪就过去了诶。”

    少女轻轻拽了拽墨檀的衣角,低声都囔了一句。

    “是啊,而且我觉得都是些重要的内容。”

    墨檀微微耸肩,无奈道:“看来某人的羞耻度已经到了极限,所以准备虎头蛇尾地把这故事结束掉啊。”

    就在他话音落罢的瞬间,周围的环境终于稳定了下来。

    时间是某个夏日的黄昏,地点是战斗修女院空无一人的校场。

    比刚刚成熟些的路加·提菲罗坐在石阶上,夏玛尔·普利特站在他的身后。

    前者应该还不到十五岁,原因很简单,千光穹顶里有着明确的记载,提菲罗冕下是在十四岁时被战斗修女院扫地出门的。

    所以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是他留在这里的最后一年。

    “你在想什么?”

    闲不住的乡下修女蹲下身子,揉了揉提菲罗的头发。

    这个时间点是其她修女们泡澡的时间,同时也是夏玛尔必定会拉着提菲罗独处的时间,虽然她发现这个小鬼似乎并没有自己当年想象的那么恶劣,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习惯’就这样自然而然地被养成了。

    “没什么。”

    面色有些苍白的金发美少年摇了摇头,右拳微微攥紧。

    “你手里的是什么?”

    眼神很好的夏玛尔忽然注意到对方其实是在捏着什么东西。

    “没什么。”

    提菲罗又摇了摇头,随即手中便燃起了一蓬金色的光焰,直接将一张被揉成一团的羊皮纸焚成了碎片。

    “是秘密!!!”

    夏玛尔立刻叫了起来,下意识地右手虚握,第一时间熄灭了提菲罗唤出的那蓬光焰,但只救下了一小片尚有字迹没被焚灭的羊皮纸。

    上面写着——

    【菲罗……抱歉,我已………

    不到,我可以肯定,这种事已经超……

    憾没能帮上你的忙,我会……力,但别抱希……

    后,我必须提……这种想法很危险,作为朋……

    弃吧,明明有更好的办法,我不明白你为什…..

    么聪明,这种事为什么会想不……】

    这就是夏玛尔·普利特看到的全部了,也是站在她身后的墨檀和语辰所看到的的全部。

    信息量很大,而且似乎还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很显然,写这封信的人正在试图劝导提菲罗些什么。

    墨檀和语辰交换了一个眼神,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对山雨欲来的忧虑。

    而夏玛尔则是直接按住提菲罗的肩膀,面色严肃地问道:“这是什么?”

    “朋友写给我的信,她觉得自己喜欢我,但这个想法实在太危险了,所以想让我回信让他死心。”

    提菲罗随口扯了个但凡是个人都能看出来有问题的,完全不符合他人设的谎言,结果夏玛尔非但没有立刻进行质疑,反而忽然愣了一下,然后就被对方趁机焚灭了自己指间的最后一片羊皮纸。

    “啊!!”

    夏玛尔发出了一声轻呼,怒道:“你干嘛啊!?”

    “我害羞了。”

    提菲罗毫无情感波动地说了这么一句,澹澹地说道:“所以打算毁灭证据。”

    夏玛尔一边维持着愠怒的表情,一边疯狂在心里碎碎念着,还是墨檀和语辰也能听见的那种。

    “话说回来,夏玛尔。”

    提菲罗忽然站起身来,回头对满脸不爽的‘同学’微微一笑:“你的神术进步很快啊,刚才非但直接反制了我的光焰,还顺便把那一小片的空间凝固了。”

    夏莲在心底骂了一句,随即便一边挠着头发讪讪地笑着,一边干声道:“还好啦,你都帮我补习这么久了,要是一点进步都没有,不就太对不起你了吗?”

    “体术一点进步都没有,还真是对不起你啊。”

    提菲罗哈哈一笑,随即便拿出了一枚金币,一边把玩着一边说道:“我们玩个游戏吧。”

    “游戏?”

    夏玛尔微微一愣,然后皱眉道:“你不会要捉弄我吧?”

    “没有没有。”

    提菲罗立刻笑着摇了摇头,摆手道:“只是一个很单纯的游戏而已。”

    夏玛尔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点了点头,试探着问道:“你说说看?”

    “这里有一枚金币,你来猜一下正反面。”

    提菲罗晃了晃手中的金币,轻快地说道:“如果你猜对了,我就教你一个能够帮你快速毕业的压箱底小诀窍,如果你猜错了,我明天这个时候就告诉你个秘密。”

    “搞什么啊?神经兮兮的。”

    夏玛尔有些纳闷地挠了挠脸颊,随即便笑道:“反正我横竖都不亏,那就玩呗。”

    “好。”

    提菲罗微微颔首,随即便将金币抛起,接住:“猜吧。”

    “正面。”

    夏玛尔毫不犹豫地报出了正确答桉,凭她的眼里,想要看穿硬币下落的轨迹简直不要太轻松。

    “猜对了。”

    提菲罗莞尔一笑,摊开掌心展示了一下那枚确实是正面朝上的金币,随即便将其收进了口袋,对夏玛尔招了招手:“过来,给你上课”

    虽然如此在心底吐槽着,但夏玛尔还是快步小跑了过来,笑嘻嘻地说道:“好!”

    “你应该知道,我是神卷者。”

    这是提菲罗的开场白。

    这是夏莲的吐槽。

    “是啊是啊,你是圣子殿下嘛。”

    这是夏玛尔的回答。

    “而神卷者虽然在大多数情况下比其他人都有优势,但我们的瓶颈却和别人没什么两样,换而言之就是,虽然底子比别人好、进步比别人快,但想要突破的话,却同样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

    提菲罗一边说着,一边抬起食指点亮了一道微光。

    “所以呢?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夏玛尔好奇地歪了歪头。

    “如何利用自己在瓶颈前的时期,尽可能地进行积累,以及在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如何利用这些积累冲破瓶颈,神卷者与非神卷者在这方面并无区别。”

    提菲罗眯起双眼,将手中那朵宛若光铸般绚烂夺目的小花扔到夏玛尔手里,轻声道:“我将这个循环精炼到了这朵花中,你拿回去研究一下,运气好的话或许能有点收获。”

    “诶?”

    夏玛尔低头看着手中那朵精致温暖的小花,眼中满是蒙圈。

    “我有些累了,今天就先回去了。”

    提菲罗只是笑了笑,随即便步履轻快地离开了。

    当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后,原本鲜活的世界瞬间便陷入了凝滞。

    第一时间发现不对劲的语辰连忙转头看向墨檀,惊道:“这是怎么了?”

    “回忆结束了。”

    墨檀叹了口气,轻声说了这么一句。

    “原来是这样啊……”

    “应该是这样吧,现在我们只要等夏莲过来接我们就可以了。”

    “夏莲姐姐的话,一直都在哦。”

    “啊?”

    “她不就站在我们面前吗?”

    语辰微微一笑,抬手指了指似乎跟周围的环境一起陷入凝滞的夏玛尔·普利特。

    而后者也慢慢地转过头来,无奈地看着自己最宠爱的小学徒——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一开始就发现了”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