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暂未分类 -> 纠结于名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1,国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天色已近黄昏,天上悬挂的烈日已疲态尽显,巨大高耸的城墙,成群的士兵举着火把在城墙上巡逻。他们有着红色崭新的盔甲,腰上的武器也是细长的法兰克佩剑,脑袋后面拖着鲜艳的蓝色尾羽。

    不过和他们崭新的盔甲形成鲜明对比。

    他们每个人都眉头紧锁,有人甚至捂着鼻子。抵挡着空气中的臭味。

    臭味来源不言而喻。

    在城墙上,每隔一百步,就悬挂着一个黑色的铁笼,铁笼里满是尖刺,尖刺被干涸的鲜血染成了赭褐色,每个铁笼中,都蜷缩着一个赤裸的男女尸体。

    他们诠释在方寸大小的笼子里,在烈日曝晒下变得干枯,牙床裸露,眼珠清一色的被乌鸦啄食而走,身体腐败不堪。

    教会的牧师拖着长长的牧师袍,跟在手持火把的士兵后面,他们脸上蒙着白布,嘴里念念有词,每路过一个铁笼的时候,都会往笼子里的尸体上撒几滴水,希望净化他们罪恶的灵魂。

    队伍的最末尾。

    神父马尔斯克的目光从头顶的笼子里收回,他脸色苍白,身材瘦高,穿着红色修道袍,眼中没有多少情感。

    这些都是这些天被他处死的巫师巫婆,在马尔斯克眼中,他们皆是生性凶残蛮横、杀人放火的偷盗之徒。他们与狼人,食尸鬼狼狈为奸,趁黑夜诱拐童女,以磨亮银杯的啜饮鲜血,死有余辜。

    945年—

    伊比利亚半岛—

    阿拉贡—戈拉戈萨。

    正是天主教会势力鼎盛的时代。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城墙上的日常,身背十字架盾牌的士兵停下了脚步,牧师也停止了念念有词。

    神父马尔斯克扭头一看,又一群士兵从城内的街道急匆匆的赶到城墙上,这些士兵穿的衣服和城墙上的士兵大相径庭,他们每个都扣着圆柱形的头盔,腰间别着一把十字剑。背后有着铁制盾牌,盾牌上画着粗大的双头老鹰和红色十字架。看起来彪悍异常。

    是宗教裁判所的士兵,也是马尔斯克的属下。

    裁判所士兵七手八脚的押着一名男子走上了城墙,那男人只有一个人,却被那些士兵密密麻麻的捆成了粽子,腰,腿,胳膊,就连嘴巴里都塞着好几根粗大的绳子。

    城墙上的士兵齐刷刷的围了过去,有人面露不忍神色。

    “马尔斯克神父!”

    身背十字架士兵高声喊道:“我们又抓到了一名巫师!”

    巫师

    巫师!

    神父马尔斯克鼻翼骤然扩大,他就像闻到鲜血的猎犬一般兴奋起来,他从胸口取出了一本黑色封皮的《圣经》,有了它,他便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他分开人群走了出来,士兵猛的拽开了男人嘴里粗大的绳结。

    “我不是巫师,我不是巫师放开我!”

    男子惊恐万状的看着头上吊死在铁笼中的人,表情几乎要哭出来了:“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我不是我不是,我是虔诚的信徒,上帝可以为我作证。”

    “我当然会让上帝为你作证。”

    为首的神父面无表情的耸耸肩,“不过在此之前,你要证明自己的纯洁。”

    说着,他打开了《圣经》哗啦啦的翻到了马太福音,读道:“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两个人的事情就不是秘密,一个人的事情真神知道!!”啪!他重重合上书页,对一旁的士兵说道:“动手!”

    士兵娴熟的上前一步,抽出腰间的长剑,作势欲刺。

    “啊!!”

    被捆住的男人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身体迅速缩小,捆住他的绳子很快就松掉了,男子变成了一只花斑猫,试图夺路而逃。

    神父冷哼后退一步,士兵抽出长枪,纷纷刺去,很快,那只花斑猫就被固定在了地上,不停扭动。

    夕阳隐没平原。

    月光接替大地。

    神父踏着坚决的脚步走到花斑猫面前,极度厌恶的问:“渎神者,变形术谁教你的?”

    花斑猫扭动着身躯,重新变回了人类,他一只腿被长枪刺断了,血流不止,不能动弹,只能看着把自己团团围住的士兵,表情惊恐不已,嘴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说出你的教导者,说不定你能少吃点苦头。”

    神父从旁边的士兵手里取下一根火把,蹲了下来,将火把送到独腿男巫的额头边,烧焦了他的头发。

    “如若不说,小心我把你挂在火刑架上,慢慢烧死。”

    独腿男巫挣扎的扭动着,试图里滚烫的火把远一点,但神父不依不饶的把火把压在他的额头上,他终于惨叫起来。

    “我说我说,我说!”

    神父微微一笑,收起了火把。

    但这时,远处的平原传来了马蹄声。

    神父扭头一看,只见一列骑兵方队从远处跑了过来,停在了城墙门口,数量大概一百多人,他们的盔甲在月光下熠熠生壶,骑手举着的旗帜上是飘舞的康乃馨。

    队伍里为首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人,他年纪三十九岁左右,有着灰色的头发,饱经风霜的深陷眼窝,脸上有几道伤疤。一身轻甲覆盖了全身,身上披着缟素的黑白长袍,胸前还挂着一枚十字架。

    ????那男人的目光有些涣散,他的视线焦距并没有停留在城墙等待的士兵身上,他看着徐徐打开的大门,眼神中充满了焦急和不耐。

    神父认得他。

    是阿拉贡伯爵,拉米罗。

    纳瓦拉国王桑乔三世的私生子。

    一个不受神灵赐福的男人,相传他的母亲只是纳瓦拉的一个妓女,被醉酒的国王桑乔三世带去林子里和寻欢作乐时不慎怀上的后代。

    在以天主教立国的纳瓦拉,这种事情即便是王室,也是奇耻大辱。作为私生子,他自然不配背负王室的姓氏,甚至出现在公共场合。

    可不知那位伟大的桑乔三世被灌了什么迷魂汤,居然在那个私生子成年后,将王国最重要的东北一带平原阿拉贡,交由他来管理。

    看见城墙外骑在马背上的男人,城墙上众人露出截然不同的神态,背负着十字架的教会士兵面露轻蔑。他们并不受雇于王室,只服务于教会,对私生子自然心生鄙夷,哪怕是国王的私生子也不行。

    而另一边治安署的士兵则面露尊敬的神色。

    米拉罗伯爵,在任十五年,励精图治,轻徭薄赋,鼓励生产和生育,本人更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在这片乱象丛生的土地上,基本上找不到比他更好的统治者了。

    城门打开。

    私生子伯爵昂首阔步的走上了城墙。

    神父举起手指,示意手下冷静。

    当他走近之后。

    背负着十字架的士兵和他的近卫军,全部齐齐单膝下跪,无论他们是否待见这位国王的私生子,但他的确是阿拉贡的实际掌权人。

    “您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神父马尔斯克看着伯爵身上的缟素的长袍,表情阴晴不定。

    一个月之前,阿拉贡的管理者米拉罗伯爵蒙国王恩召前往纳瓦拉王国的首都潘普洛纳,不知所为何事。原定计划是在两个月后过来,不曾想,只去了一个月便回来了。一个月他甚至都没有认真在阿拉贡搜查出多少巫师。

    “国王驾崩了。”

    米拉罗伯爵简短的回复了神父,随后目光便转向了倒在地上的独腿男人。

    “发生了什么?”

    他问治安署的头目。

    “我们抓到了一个巫师,大人。”

    治安署的头目回答。

    “我不是!我不是!”

    独腿男人前滚带爬冲上前去,抱住了男人的大腿,“我不是尊贵的大人,我不是”

    他很快就被成群结队的士兵重新拖了回去,按在地上。

    “巫师?”

    伯爵有些涣散的眼神逐渐变得凌厉起来。

    在这片土地上,盗窃,劫掠,强奸,甚至杀人都可以罪不致死,但是渎神除外。

    在教会的定义中,一切带有超凡不可知力量的人类,都是地狱恶魔的化身,存在即是极恶。最关键的是这群人的力量和学说违背教会认可的正统教义,或挑战教会的权威。一经发现或者证实,都要被立刻处死。

    他接着问:“可有证据?”

    “这人刚刚变成了一只猫,我们都看见了。”

    士兵七嘴八舌的回答:“是的,是个非常危险的变形者,我们怀疑他和三个月前的婴儿失踪案有密切的联系”

    米拉罗伯爵不再多言,他缓缓从腰间抽出了自己的长剑,来到了被制服的男人面前,沉声说道:“就在七天前,伟大的桑乔三世,神圣的纳瓦拉国王,也是我的父亲,荣归天国,他在临死前,将这片土地交由我来管理。

    在上帝的荣光下,我,拉米罗一世,不允许有任何异端的血液流淌于此,一切渎神的巫术都将销毁,一切邪恶的仪式都将被禁止,一切异端的存在,终将被净化—阿门。”

    说完,他在自己脑门和肩膀上各点了三下。

    “阿门。”

    身后的牧师在火把下齐齐祷告。

    米拉罗伯爵举起了长剑,独腿男子惊恐的目光定格在了火把的烈焰之中。

    新登王位的拉米罗一世将手中的利剑重重往下一刺。

    伴随着一声惨叫。

    乌鸦拍翅飞起。

    男巫即刻身首分离,鲜血从他断掉的脖颈处喷涌流淌而出。无头身体在城墙上抽搐了几下之后,渐渐不再动弹。

    神色肃穆的处决完犯人,新上任的拉米罗一世利剑归鞘,他转身看着身后臣服的众人,面无表情。

    几名治安署的士兵走上前来七手八脚的将尸首抬走。

    他的幕僚立刻从胸口取出一份卷轴,上前一步,在火把下当着一排士兵和牧师的面宣读了国王桑乔三世的遗诏,并简单的宣读了加冕的确切日期。

    不过读完之后,城墙上的气氛却没有融洽多少。摇曳的火把下,肃杀依旧。

    神父马尔斯克上前一步,在身上点了一个三位一体,冷冰冰说道:“伯爵大人,刚刚那巫师肯定还有其他的同伙,你就这么杀掉了他?”

    他身后背着十字盾牌的士兵齐齐上前一步。

    拉米罗一世面露疲惫之色,他叹了口气:“国王刚刚驾崩,等我处理完内务,马尔斯克,我会给你颁发全境逮捕令,帮助你彻查阿拉贡境内的所有巫师。”

    全境逮捕令!

    马尔斯克的脸色好了不少,他点点头,向拉米罗微微颔首:“愿上帝保佑你,尊主。我会通知主教,让他择日为你主持加冕仪式。”

    “万分感谢。”

    拉米罗微微颔首弯腰,向神父举了一躬。

    直到这时,拉米罗一世才稍微放松了一些。

    国王桑乔三世刚刚离世,整个王国处在动荡不安的年代,国王的四个子嗣都得到了自己的领地,身为私生子的自己在合法性上少不得要遭受质疑。

    精明的拉米罗自然不会让自己有正统地位的哥哥们继承王位之后再来觊觎自己的领土。更不愿阿拉贡大权盘落,彻底沦为教会的附庸,他要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统治力,以及合法性。

    在欧洲这片土地上,没有比得到教会支持更重要的东西了。

    无论是国王,还是领主,无论是骑士还是普通百姓,只能在宗教的框架内思想与生活,绝对不能够超越。

    只要能得到教会的支持,他的政权便有了合法性,那么以他的能力和手腕,他便可以四处征战,打败他那群脓包兄弟,成为一统整个伊比利亚半岛乃至整个欧洲大陆,将地中海变成他的内湖,成为亚历山大大帝一般的人物。

    想到精彩处,拉米罗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微笑。

    不过,他刚刚和神父结束对话。

    城墙一侧,一名灰色衣服的老仆人挤了上来,他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拉米罗一世立刻认出他来,他是自己城堡的管家。

    管家的跑到米拉罗一世身边,他耳边低声诉说了另一个消息。

    而这个消息,让刚当上阿拉贡国王的拉米罗一世脸色骤然大变,心情沉到了谷底。

    ????消息是来自家里的。

    就在他前往参加国王桑乔三世的葬礼的途中,自己的临产的妻子为他诞下了一名男孩。

    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

    他新出生的儿子。

    竟然是一名巫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