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暂未分类 -> 贾思特杜 -> 狩猎好莱坞

第1040章 抢钱的培训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上海,外滩18号的大楼内。

    昨夜凌晨一点多钟和远在洛杉矶的自家老板召开过视频会议,陈晴依旧六点钟准时起床,丝毫没有熬夜后的疲惫,反而颇为兴奋。

    例行的晨练之后,七点钟坐进餐厅,一边翻看助理莉莉·法维尔送上的一些文件,一边拿起餐具用餐,还不忘对坐在对面情绪有些不高的林素道:“这是老板亲自作出的决定,杭州那边也怨不到你身上,至于你爸爸,我觉得你不要理他就是了。”

    林素无力地瞪了她一眼:“那是我爸爸,尊重一点好吗?”

    “我没有不尊重啊,”陈晴反驳道:“而且,上次的那三个项目,我们也决定投资了。当然,虽然规模都不大,但也足够你爸爸交差。更何况,你爸爸今年……嗯,反正快60岁了吧,马上就要退休,何必呢。”

    林素喝了一口红豆粥,摇头道:“我们不要说这个了。”

    “好吧,”陈晴也没有继续,又道:“我上午就要回苏州,这边的那个互联网创业培训班,今天只能你一个人过去了,其实他们需要看到的就是你一个人,谁知道陈晴是谁啊。”

    林素白了陈晴一眼,却是微微点头。

    关于互联网创业培训班,这是陈晴几个月前产生的想法,后来发现实在太麻烦,最主要是还赚不到多少钱,毕竟两女都是几十亿人民币的身家,差点不打算再做。

    还是西蒙亲自发话,这个项目才得以继续。

    西蒙希望中国这边已经开始萌芽的互联网产业不至于两眼一抹黑,亲自过问,采取哈佛商学院的案例教学法,将当下美国的一系列成功的商业网站从项目融资、股权架构、日常运营、商业模式等等方面进行详细的剖析总结,创造了一个为期30天的短期创业培训项目。

    可以说,含金量十足。

    乃至伊格瑞特中国方面的分公司负责人甚至担心出现教会徒弟饿死师父的事情。

    西蒙却一点都不担心。

    毕竟人们只看到了那些成功的企业,却往往忽略统一产业领域成千上万的失败案例。这就像书上有太多的大道理,真正能做到的人,却寥寥无几。

    对于中国的互联网领域,西蒙计划采取本土化策略,也就是投资持股为主,不打算亲力亲为。

    曾经的美国各大互联网巨头在全球范围内势如破竹地攻城略地,唯独中国纷纷铩羽而归,这可不只是海外企业团队对中国市场水土不服这么简单,与其亲身上阵在中国遭遇各种各样或明或暗的掣肘,还不如做幕后boss。

    因此,这一在北京和上海两地同时启动的每月一期的互联网创业培训班,其实也可以说是为维斯特洛体系在中国的互联网产业筛选人才。

    赚不赚钱也就无所谓。

    不过,因为自觉实在劳心劳力,虽然只是为期一个月的培训项目,陈晴直接将收费定在了10万人民币。在这个万元户都还被人津津乐道的年代,一个月的创业培训课程收费10万,对于外行人而言,简直是想钱想疯了。

    西蒙知道之后,也没有反对。

    毕竟中国这边现阶段的互联网产业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涉足,如果真是一穷二白的人,想要创业大概也有心无力,能够拿出10万,而且敢拿出10万,也算是一种筛选。而且,这10万块,除了含金量十足的创业培训课程,另一方面,主要还是给出人脉。

    参加培训班的学员肯定会被挂号,这就等于是得到了维斯特洛体系这条粗到不能再粗的庞大人脉。

    因此,为期一个月的培训班,虽然学员花了10万,但结业的时候,还是会有考核,学员的成绩同样会被纪录。

    10月份的培训班从10月1日开始。

    北京那边,陈晴和林素两人前几天已经露过面,上海这边,因为两女昨天才赶来,此前安排的是今天露一下面,说几句话。

    其实也是对培训班幕后实力的一种背书。

    现在国内稍微消息灵通一些的人,都已经知道8月份的《福布斯》美国400富豪榜上出现了一个刚刚移民没几年的年轻中国女人,而且,对方还与庞大的维斯特洛体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两人吃过早餐,虽然时间还早,陈晴却马不停蹄地出发,就连出门时耳朵上都还夹着手机,脚不沾地的模样。

    留下来的林素也没有闲着。

    首先就是向杭州那边通报昨夜刚刚收到的坏消息,锦书影视城的项目,黄了。

    电话是直接打给了自己父亲,林父自觉一盆冷水浇下,火急火燎地询问还能不能再争取一下,还说要亲自过来,林素没办法,只能搬出早餐时陈晴的主意,表示这是某人亲自作出的决定,不可能更改。

    随即就是那边的唉声叹气,连带着循循善诱。

    还好最后话筒被林母抢了去,强行把用亲情攻势向女儿施压的林父赶走,唠了一会儿家常,明显知道女儿这段时间因为上了那个什么榜单被搅扰的不轻,还建议林素返回美国躲一下清净。

    林素挂了电话,想起母亲的话语,思绪不由又拐到了前段时间那个男人说起的事情上面。

    小西蒙·林·维斯特洛。

    不知为何,这段时间虽然为了避免显得自己太炫耀,很少再在陈晴面前提起,内心却是越来越期待,为此她也果真按照男人的建议,开始调养自己的身体。

    或许,大概,因为是真的到了做母亲的年龄了吧。

    虽是期待,短期内却不可能回去。

    手中的事情实在太多。

    本来打算在上海待两天,明天就要去香港,还是因为中国电信上市的事情。现在,陈晴临时改变了计划,明天就只能她一个人去香港。

    挂掉母亲的电话,林素发了一会儿呆,重新拿起话筒,拨通北京方面的号码。

    昨晚除了锦书影视城的事情,两人还与男人谈起了北京那边的一个别墅地产项目,就是前段时间在媒体上闹得沸沸扬扬的昌平区玫瑰园。

    这段时间仔细调查之后,陈晴很希望吃下这个项目。

    不过,问题是不适合动用列维森集团的名义。

    因为这个项目的债务纠缠实在是太复杂,直接或间接的债务,只是她们这边调查到的,就不低于6亿元,很多债务都是连续几任想要空手套白狼的开发商留下的烂账,甚至还有高利贷。

    如果以列维森集团的名义掺和进去,那么,在各方面眼中,那就等于看到一只肥羊。

    不宰白不宰。

    到时候,列维森集团想要拿到这个项目,那就必须接下所有说清说不清的一堆烂账。

    肯定不能明着来。

    恰好,前段时间跟随祝莫莫来到中国的吉尔·佩克特本就是被男人打发来瞄准中国的房地产行业,恰好是一个不错的代理人。

    了解到项目大概之后,紧接着就是男人的意思。

    其实这个项目,林素和陈晴两个独自做的话,现在手中的资金绝对绰绰有余。不过,根据男人的建议,现在全球范围内都处在一种经济过热状态,最好捂紧钱袋子,现金为王。陈晴对某人简直是盲从。

    坚决执行,本来对这笔钱感到迷茫的林素,在上次那番话之后,也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手中的那些钱,都是将来自己儿子的。

    当然不能搞砸。

    更何况,京城的那个玫瑰园项目,在林素看来,风险其实也非常高。

    要知道,虽然最近两年中国经济发展非常迅速,预计今年的gdp增长甚至有望达到惊人的17,但房地产行业,因为海南房地产泡沫破裂和1993年的‘国十六条’调控,依旧处在低谷期。相比gdp的17惊人增长,1996年度的房地产行业的增长规模只有区区1。

    其实玫瑰园项目之所以陷入泥淖,也是受到产业低迷和行业调控的影响。

    总之,在林素看来,这其实不能算是一个太好的项目。

    更何况还有纠结不清的各种问题。

    昨晚提起时,林素就希望某人能够直接否决,可惜他明显很感兴趣的模样,答应下来。

    占地800亩啊,这可是现阶段中国规模最大的别墅项目,没有之一。

    冒然接手,万一将来搞砸怎么办?

    无论如何,既然他拍板,她就只能努力帮他做好,毕竟……将来所有这些,嗯,按照他的意思,可都是自己儿子的。

    于是在电话里和吉尔·佩克特讨论了大半个小时。

    目前暂时还是观望。

    因为现在问题还处在纠缠阶段,不适合太早插手,而且,占地800亩的别墅区,以这个项目表现出来的混乱和目前中国房地产行业的现状,愿意接手的,基本没有。毕竟在很多人眼中,这个项目实在是太大了,还不知道是否存在更深层次的问题,与其陷入这样的泥淖,不如投资其他从零开始的项目。

    按照昨晚的商议,现在要等待的,就是政府层面的介入。

    其实这样一个烂摊子,政府肯定非常不想介入,但一旦无法收场,必然也会成为相关官员的一个污点。

    另一方面,政府介入,某种程度上也就是一种背书。

    从这边收集到资料所进行的分析,接下来,如果没有人接盘,这样一个大型地产项目,结果只有走向破产,而且将成为截止目前中国境内最大的房地产企业破产案,这也绝对是一个大污点。

    因此,维斯特洛体系的进场时机,就是政府介入之后,项目破产之前。

    避免项目破产,相当于帮某些人一个大忙。与此同时,如果想让维斯特洛体系,当然,是出面的代理人,接盘这个烂摊子,政府就必须帮忙理顺其中的法律、债务等方面纠缠。

    首先是项目的各种批文手续,如果有含糊不清的,必须补齐。

    其次,就是债务重组。

    不该项目背负的债务,那肯定不能当这个冤大头,即使是已有的债务,既然债权方看走眼,利息就别想了,哪怕是本金,也要适当给出一个折扣。否则,真走上破产流程,或许本金也保不住,那就是血本无归。

    结束与京城那边的通话,看时间差不多,林素启程赶往复旦大学。

    北京那边的培训班设立在清华园内,上海这边,通过一些人脉租用了复旦的一个教室。

    还是为了确保培训项目的公信力。

    毕竟人家花了10万块,看到是在清华或复旦这样的大学内上课,本能就会觉得靠谱几分。

    提前9点钟上课时间一刻钟抵达,林素先和上午负责授课的讲师谈了一会儿,说起来,两边的讲师,同样都是西蒙亲自插手挑选,要么来自硅谷的华人高管,要么是瑟曦资本中国经济研究院的高级研究员。

    培训班只打算持续一年,对于这些讲师,西蒙的安排也很有意思,一年的课程结束,他们可以直接拿到维斯特洛体系提供的一笔1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在中国开始创业。

    毕竟讲了一年的课程,相比学员,这些讲师对互联网产业的门门道道,肯定会更加熟稔。

    当然,道理知不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根据道理做好事情,肯定还是另外一回事。

    九点钟。

    上午的课程开始,林素和那位讲师一起走进教室,先做了一番自我介绍,然后通过点名和大家认识一番,这一期的学员一共41位,看年龄,都在30岁以内,其实提前也做过了解,其中一些人,还是公费培训。

    北京那边也是一样。

    得知有这样一个培训班之后,每一期都会有一些年轻政府官员或国有企业高管报名参加培训,当初接到打招呼的电话,陈晴还考虑免掉这些人的学费,毕竟本来就不是为了挣钱。虽然吧,就像这个班,总计41人,每人10万块,一个月进账就是410万,其实也和抢钱差不多。

    不过,当陈晴表示可以每期给出几个免费名额,当局方面并没有占这份便宜,反而主动地缴足了学费。

    既然如此,这边也没有矫情。

    毕竟这些人花得也不是自己的钱,接下来特别关注一下就是,这大概也是某些人想要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