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历史 -> 寻青藤 -> 民国谍影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行动开始(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宁志恒的一再叮嘱,让徐永昌心中一热,他重重地点了点头,起身将小皮箱和其他物品收取皮箱里。

    宁志恒看着徐永昌收拾妥当,上前伸出手来,徐永昌一愣,赶紧伸手相握,宁志恒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温言鼓励道:“我们在青岛的人员损失殆尽,这次的行动就只能由你独力完成了,一切都要小心,锄奸之后,回到上海,我亲自为你庆功!”

    徐永昌急忙身形一挺,郑重的说道:“请处座放心,永昌一定完成任务!”

    “平安归来!”

    两个人握手而别,徐永昌提起皮箱转身出了房门,宁志恒稍微停留了片刻,抬手看了看时间,也起身走出布利咖啡店,和易华安快速离去。

    当天晚上九点左右,何思明赶到房间,前来向宁志恒汇报情况。

    这几天来,在日本大本营的一再施压下,影佐裕树和土原敬二各自都做了很多妥协,三方会谈的进度加快了不少,有时候会议还开到了深夜,何思明的工作也一样很是繁忙,所以这两天也没有时间过来汇报工作。

    今天晚上终于找了一个机会,抽出时间前来会面,因为时间紧张,宁志恒也没有多说,直接让他汇报三方会谈的重要情报。

    果然那些记者们的消息并没有错,何思明的叙述中,三方会谈已经达成了多项秘密协议,对各方面的权利和利益都进行了详细的划分,实际上也是日本的华中,华东方面的利益。

    何思明用脑子尽可能的记下来具体内容,一一向宁志恒叙述了出来。

    宁志恒也用纸笔都记录了下来,整理之后,然后取出相机一张一张地认真拍摄了下来,并将胶卷仔细收好。

    何思明在一旁擦燃了火柴,宁志恒将记录纸张凑到火焰上,纸张迅速的燃烧,扔在玻璃烟灰缸里,很快燃成了灰烬。

    一切收拾妥当,宁志恒满意地看着何思明,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说道:“这一次青岛之行,我们损兵折将,损失可谓是惨重,唯一的亮点,也就是你了,只这几份秘密协议,情报价值就是难以估量。”

    何思明听到宁志恒的夸奖,心中自然是高兴的,他也说道:“您过奖了,我也就是运气好,现在按照这个进度,三方会谈很快就会完成,此次青岛之行也算是略有收获!”

    “只是可惜了那些勇士,唉!罗雨泽,还是我当初在南京时的袍泽兄弟,没有想到,竟然也牺牲于此!”

    宁志恒不禁扼腕叹息,他之前并不知道这一次执行破坏行动的别动队负责人就是罗雨泽,只是在后来总部发来的电文里才知道了这件事,心中不禁痛心不已。

    当初在军情处时期,他和罗雨泽同在行动科担任行动组长,当时宁志恒异军突起,一举将行动科的地位提升至军情处第一科室,在五个行动组长中,尽管宁志恒年纪最轻,资历最浅,可是话语权却最重。

    罗雨泽虽然年比宁志恒年长,但对宁志恒很是信服,两个人相处的也很不错。

    这些年过去了,当时的第一行动组组长卫良弼如今身居高位,成为了宁志恒的副手。

    第二行动组组长叶志武和宁志恒同赴疆场,早就牺牲在淞沪之战中。

    第五行动组组长吴华荣在上海参与多次行动,损失惨重,被狼狈送出上海,至今还在苏南休整。

    第三行动组长就是罗雨泽,如今也在青岛英勇殉国,世事变迁,故人不在,这一切让宁志恒尤为伤怀!

    何思明看着宁志恒心情不佳,也不知如何安慰,于是转移话题说道:“对了,您知道吗?华北临时政府的邹成斌,已经被特高课逮捕,这可是王叔鲁的心腹。”

    宁志恒点头说道:“这件事我已经听说了,目前来说已经不是秘密了,相信各大情报部门都已经察觉处不对了。”

    何思明一听,眉头一皱,接着说道:“不过这一次被抓捕的人不止邹成斌一个人,据我所知,还有一个可疑人员被影佐机关抓捕了。”

    “还有一个可疑人员?是什么人?”宁志恒顿时心神一凝。

    怎么又冒出来一个?一个三方会谈,吸引了中日双方各方面的间谍和特工,他们各显其能,各展手段,就是宁志恒深陷其中,也是感到错综复杂,扑朔迷离。

    何思明回答道:“此人是梁安宏的机要秘书,名叫苏家祥,负责给梁安宏做翻译的情报官,是我们特高课的寺内少佐,我们两个人关系不错,据他透漏说,梁安宏在会议的间隙时,向影佐裕树询问了一些情况,其中就提到了他的机要秘书苏家祥,据说已经招供了,就是他泄露了三方会谈的一些情况。”

    何思明在上海的情报官里,交际圈很广,人缘也很不错,经常能够得到很多旁人接触不到的隐秘消息,这一次苏家祥的被捕,在维新政府高层并不是秘密,所以何思明也很快听到了消息。

    宁志恒一听,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三方会谈的情报明明是他汇报给军统局总部的,怎么又是这个苏家祥泄露的?这位苏家祥又是何方神圣?

    现在青岛这座大庙里的鬼神太多,各路人马聚集,宁志恒百思难得其解,干脆就不去想它了,反正最后都交到军统局总部,让局座自己去甄别好了。

    宁志恒又和何思明交谈了几句,两个人这才结束了此次工作汇报。

    第二天的清晨,云来宾馆的房间里,徐永昌早早的就起了床,看着自己放在阳台上的皮箱安然无恙,心里暗自放下心来。

    他打开窗户,让冷空气进入房间,等室内温度降下来,这才将皮箱拿进房间里,小心地放在自己的床下。

    然后将棉布展开,用煤油将两层棉布浸透,放在一旁备用。

    很快天色见明,外面的嘈杂之声越来越清楚,这是特工总部的特务们都起了床,各自做好回上海的准备。

    徐永昌因为是头目之一,自己占着一个单间,做事情也方便不少,他洗漱收拾妥当,走出了房间,和几个头目各自去每个房间收拢自己的手下,清点人员,不多时都已经准备妥当。

    这个时候,李志群和王汉民正在庭院中间低声交谈着什么,很快,两辆轿车开进了院子里,其中一辆轿车上面,下来了一个日军少佐,李志群和王汉民赶紧迎了上去,他们相互交谈了起来,李志群向王汉民交代了几句,便回身喊了几个亲信手下,一起坐上轿车,和那位日军少佐一起离开了。

    徐永昌在远处偷眼观看,摸不准是什么情况,他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快要到八点了,这才趁人不注意的时候,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回身将房间门锁死,几步来到床前,弯腰取出了皮箱。

    打开皮箱,抬手又打开套装在里面的小皮箱,露出裹得严严实实的塑料布,他从腰间抽出匕首,轻轻地将外面的塑料布划破了几个口子,然后小心地把两层棉布裹在外面,密封的严严实实,最后把小皮箱合上,系上皮扣。

    他又将小皮箱小心地放回皮箱里,在取过几件衣服盖在上面,伪装好之后,又手脚麻利地把屋子里的物品收拾了一下。

    这个时候听见外面车辆的声音,徐永昌知道,这是特高课安排车辆来了,他不再停留,一手拿起皮箱,推开门走了出去。

    很快特工总部的所有人员集合,徐永昌看见其中一辆轿车的窗户摇了下来,带队的特高课联络官横田少佐,还有坐在后面的付胜远都伸出头来,和王汉民打了一声招呼,王汉民挥手示意,上了另一辆车,其他人员也分批上了车,一路向机场驶去。

    车队很快来到了军用机场,关卡处的警卫们检查了横田少佐的证件和公函,根本没有多做检查,很快挥手放行,车队继续前行,进入机场内部,来到一处候机室门口。

    在横田少佐的招呼下,众人纷纷下车,徐永昌手提皮箱也下了车,这个时候轿车门打开,王汉民先下了车,几步上前,为付胜远打开后车门,将付胜远搀扶了下来,徐永昌眼光一闪,快走几步,一把搀住付胜远的另一边身子,轻轻将他扶下车。

    “有劳了!”

    付胜远看徐永昌有些面生,不知其身份,轻声道了一声谢。

    “这是二大队中队长徐永昌!”

    王汉民开口介绍了一句,付胜远点头示意,徐永昌也微笑着没有说话,王汉民知道他不善言辞,也不以为意。

    这时从另一边车门下车的丁明珍,看着丈夫已经有人搀扶,便转身打开后备箱,里面有几件行李箱还有两个木箱,一旁的赵凯也是很有眼力,赶紧招呼着几个手下跑上前帮忙。

    丁明珍急忙嘱咐道:“轻一些,里面有些古董,还有几件瓷器。”

    这些行李箱都是付胜远夫妇的随身物品,更重要的是他们这么多年来一些积蓄,付胜远身处高位,丁明珍又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这些年来积攒的身家不少,这一次离开青岛,只怕以后再也不能回来,自然要把家当全部带走。

    “好的,夫人请放心,我们一定轻拿轻放!”赵凯连声答应,招呼大家小心抬放,然后一起进入候机室内。

    大家进入候机室,暂时稍作休息,徐永昌将付胜远搀扶到座位上,就退在一旁,目光则看向付胜远夫妇携带的那一堆行李。

    这些行李不少,倒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好机会,徐永昌尽量离的近一些,这样等一会可以抢着帮助运输行李,找机会把皮箱混入行李中,一切就好说了。

    时间又过去了十几分钟,此时已经是八点四十分,徐永昌不由得心中焦急,尽管宁志恒交代,黄磷融合煤油的时间在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左右,可是徐永昌心里到底是不确定,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

    不多时,横田少佐走了进来,低声对王汉民说道:“王主任,影佐将军打过电话来,李主任有些事务没有处理完,你们就不用等他们了。”

    “好吧,我们就不等了!”王汉民一听,也是点头答应。

    徐永昌在身侧不远,听的很清楚,不由得心中暗叫可惜,李志群竟然在这个时候放弃登机,留在青岛,这一次的刺杀目标就少了一个,岂不是浪费了这一次的好机会。

    不过主要目标付胜远还在,能除掉一个算一个!

    此时,王汉民起身命令大家登机,横田少佐当前一步,走在前面,领着众人前行,王汉民和丁明珍搀扶着付胜远慢慢跟在后面。

    徐永昌抓住时机,他左手提着自己的皮箱,几步上前来到付胜远的行李旁,伸出右手提起一个行李箱,赵凯和其他几个队员也赶紧上前将这堆行李抱起,跟在徐永昌的身后向机场赶去。

    横田少佐走的很快,可是付胜远的行动不便,即使在王汉民和丁明珍的搀扶下,也行进的很慢,徐永昌手提着行李箱,紧走几步超过了付胜远等三人,跟在横田少佐的身后,很快来到了停机坪。

    两架客机停在坪场,机舱门已经打开,徐永昌对横田少佐赶紧问道:“少佐阁下,我们主任乘坐哪架?”

    横田少佐看着徐永昌双手都提着行李,知道这是要提前安放行李箱,便指了指右侧的一架客机。

    徐永昌不再犹豫,率先提着行李就登上了机,赵凯等人也在后面提着行李箱,抱着木箱子跟了上来。

    徐永昌进入舱门,目光扫向机舱中部,他脚步不停,很快来到之前宁志恒为他指定的位置,果然这里的两侧都有仓口,徐永昌放下行李箱,上前打开仓口,顺手就先把自己的皮箱放了进去,然后再把付胜远的行李箱放入,挡在自己的皮箱前面。

    这个时候赵凯等人也提着行李箱走了过来,徐永昌说道:“大家都动作轻一些,不要磕碰,都给我!”

    于是徐永昌一件一件从队员的手中接过行李和木箱,仔细地摆放在行李仓里,这个行李仓不大,等木箱放进去,也就装满了。

    这个过程中,大家七手八脚的,谁也没有注意到,徐永昌原来的皮箱去了哪里,就算有注意的,也只以为那个皮箱也是付胜远这些行李中的一件。

    徐永昌把仓门关好,示意大家都下飞机,毕竟这个时候王汉民和付胜远还没有上来,按照上下等级的规矩,大家都要下机等候。

    几个搬运行李的队员都下了飞机,徐永昌走在最后,此时王汉民和付胜远也刚刚走到停机坪,在飞机的阶梯下,和横田少佐说着话。

    “横田君,这一次来到青岛,多谢您的关照,有机会到了上海,请一定联系我和李主任,让我们有机会尽一尽地主之谊。”

    横田少佐之前对这些中国人还有一些不屑,可是在之后的接触中,对李志群和王汉民的能力颇为认同,观感大为改变,也是微微一笑,顿首说道:“王主任,太客气了,此次合作让我也学习了很多,希望以后再次合作。”

    两个人寒暄了几句,这才握手而别,王汉民和丁明珍扶着付胜远走上阶梯,这个时候,徐永昌正好刚刚走过王汉民的身边,却突然被王汉民一声喊住:“永昌,等一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