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历史 -> 鲨鱼禅师 -> 战国万人敌

第一百八十一章 令人为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出来玩要不要这么认真的啊。

    都是老油条,此刻唐国大夫这么一搞,一群人顿时大眼瞪小眼,围观不是,不围观也不是。

    不过这群士大夫并不是很清楚在徐国发生了什么,商无忌此刻稳到不行,态度已经亮出来,只要再加一把火,这帮小国弱国,就知道在逼阳国和宋国之间选谁。

    薛国、戴国这种不用理会,但很多淮泗小国,以及江淮弱邦,都是逼阳国要争取的对象。

    大舅哥此次出访,妹夫的最高指示就一个:朋友多多的,敌人少少的。

    一线作战的鳄人、勇夫那里,也传达了这个精神。

    别的他们也理解不了,像茅初九,你跟他说要唇枪舌剑,他一脸懵逼。可你要告诉他跟人交朋友,茅初九可能技术很矬,但态度绝对端正。

    有了态度,就不怕没有结果。

    “诸君!告辞!”

    商无忌神色傲然,一副铮铮傲骨的模样,屋外廊下,多的是宋人探子。可这些宋人也不敢拿商无忌怎么样,贵族嘛,就是可以这么嚣张。

    就算商无忌在宋国杀人,那也是不用给他上刑具的,连枷锁都不用戴,回家喝茶什么打扮,去坐牢就是什么打扮。

    “商……”

    诸国士大夫欲言又止,这时候都需要冷静一下。

    不少人都是埋怨地看着唐国行者,不过唐国人却是一脸笑意,理论上来说,只要开打,他们唐国就是首倡。

    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跟吴国“大佬”有了坚实的革命友谊,大家在一条战壕里吃饭,怎么地,也算是革命同志了吧。

    浴血奋战过,这绝对够铁!

    其余离宋国很近的国家,一个个行者唉声叹气,小国就是这么糟糕了,不得不考虑服事大国啊。

    朝宋暮齐、朝秦暮楚……正常,正常啊。

    只是这一回,却是大大的不同,“大红01”的杀伤力极强。这不仅仅是活着时候的面子问题,更是死了之后的待遇问题。

    到了黄泉见了祖宗,历代先君看你衣衫平平的,会问的啊,怎么啦,社稷可还安好啊,是不是家国亡了啊,怎么衣服这么寒酸啊……

    在黄泉怎么回答呢?说我没舍得掏钱买好布料做一身好衣裳?

    见了祖宗不好说话啊。

    而且可能祖宗还会问:是不是子孙不肖啊,怎么让你死了之后,连一件像样的体面的衣服都没有呢?这样的子孙,会让社稷败坏的啊。

    累及子孙啊!

    生死之事,重大无比。

    尽管卖“大红01”的野蛮人可能自己不在意,但是作为中原诸侯,他们很在意。

    这是“礼”的一部分啊,更是诸夏身份的一部分啊。

    有章服之美,才能像“花”一样啊。

    掌控着“花”之美的,是花蒂。人之主,就是“帝”,“帝”的头上戴着冠冕,这不就是“蒂”么?

    作为诸侯,他们成不了“帝”,但也是一方水土之主啊,怎么可以寒酸呢?怎么可以不像“花”呢?

    “‘赤霞’,吾必为吾主而求也!”

    一国行者突然下定决心,猛地起身,然后昂首阔步,出门而去。

    大堂之中,尽显风采。

    只是这个行者出门之后没走两步,就小跑起来追着商无忌去了,一边追一边喊:“商君、商君,吾国愿同江阴子共进退!”

    正要上马车的商无忌呵呵一笑:“非与我主公共进退,与逼阳国也。”

    “锄强扶弱,义不容辞!”

    这话是去年李县长在逼阳国喊的口号之一,最后诞生了一帮“忠肝义胆”。

    经过一个冬天外加春天的休整,厉兵秣马的宋国又准备做反派卷土重来,那些个已经归国吃了几口饱饭的“义士”们,都感觉日了狗。

    脸皮厚的,自然可以推脱去年打仗受了伤;凡是要点脸的,此时已经准备上路,前往逼阳城。

    能不能打赢先不说,姿态是要的,不然怎么回老家骗土老财的钱?有的“义士”甚至成了国君的座上宾,比如燕国,就有“义士”被国君征召,前往都邑面君细谈“逼阳之战”的事情。

    去年的“逼阳之站”,大国更看重国际政治上的变化,而地区列强,则是更看重新的战术战法。

    随着耕地面积的扩大,导致适合战车狂奔的地面越来越少,“约战”于是变得跟“约炮”一样,颇有点随缘的意思。

    这能干上一炮爽爽呢,挺好;干不上,那也没损失,随缘嘛。

    而且因为环境变化太剧烈,“约炮”约来了坦克车,你还能不上,说转身就跑?

    跑得了吗跑。

    自己约的炮,含着泪你也得摁下“f”键啊。

    “君之义举,无忌必告之于逼阳子,主公亦会欣喜,必邀君为座上宾。”

    “有愧……”

    双方行礼告辞,这才别过。

    等马车走远了之后,商无忌才对左右问道:“刚才堂中,神色意动者,是哪国行者?”

    “萧国、极国、项国、戎国、曹国、郜国……”

    商无忌的伴当亲随也是才能内秀,此刻商无忌开口问话,他们便把观察记下的东西告诉给了商无忌。

    这些伴当亲随,都是从延陵运奄氏出来,跟着商无忌一起自立门户的。

    算是商无忌的“家臣”,如今也是一起更改姓氏,成了阴乡商氏的开门栋梁。

    “如此说来,多是颍水、济水、泗水一带诸侯?”

    亲随一愣,他们只是强记人脸,却是没有想到还有这种分布情况。

    仔细一想,两个亲随都是点点头,其中一个还道:“似是房国、道国亦有意动。”

    这些都是小国,不意动是不可能的事情。

    让他们国君积攒美玉、金器来陪葬,哪有那个实力?

    大部分小国的国君,一代代下来的财政压力,都在丧葬费上。

    像莒国邻国郠国,国君为了凑一点陪葬品,还要指望着国民出去打工赚外汇。这容易吗?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小国寡民,国君都还算可以,鲜有暴君。

    因为你要是个暴君,别说陪葬品了,连冷猪肉都未必会有啊。

    “这几日,列国群情纷纷,必有前来拜会者。切记,皆拒之门外,但有问起,便说我已出门游说列强,为逼阳国共商大计!”

    “是!”

    吩咐完之后,商无忌就找了个很舒服的地方度度假。

    他得等徐国那边的消息发酵出来,而且不出意外,就是一两天的事情。

    急的不是他,而是一群小国弱邦,还有晋国和宋国。

    至于说吴国和逼阳国,虽然也是当事国吧,其实真没啥压力。

    逼阳子妘豹早就打算把全家老小带走,留着干什么?留着天天提心吊胆过日子吗?跑吴国做寓公有什么不好的?

    而且马上吴王换届,这事儿指不定就不止寓公呢?新王上台来个遍赏群臣,他逼阳子也算是“臣”吧,虽然不是吴人,可有吴人中的大佬扶持啊。

    江阴子李解现在地盘可不小,鹿邑、雉邑、东芦市、江阴邑,治理的范围,可比逼阳国大得多。

    就算新的吴王不给长期饭票,江阴子那里总归是有一口吃的。

    一方淡定,另外一方则是紧张得不行。

    虽然打定主意要拿下逼阳,然后占据南北交通要道,狂收过路费,但是,宋国还是小心行事。

    晋国的部队就在不远处的徐国,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至今还没消息传过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