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玄幻 -> 莫麻公子 -> 人魔之路

第1031章 把持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虽然北河变老之后,气息都跟当初完全不同,一般人绝对无法认出来。但是当年他和冷婉婉有过鱼水之欢后,后者在北河的体内,留下了一道印记。这道印记没有任何危害,只能在近距离之下感应到,而印记是绝对不会错的,所以她立刻判断出来,房门之外的那个耄耋老翁,就是当初风华正茂的北河。

    她只是没有想到,当初俊逸清朗的北河,有朝一日竟然也会变成了眼下的模样。当然,她也只是稍稍感到惊讶而已,对于修士来说,容貌不过是一具皮囊,除了女修之外,一般人大都不会在乎。

    “北道友……”

    “冷仙子……”

    就在这时,冷婉婉还有北河不约而同的开口出声。

    闻言二人先是一愣,接着就极为默契的会心一笑。

    至于在冷婉婉身侧,一副随时待命的冷夫人,则有些怪异的看着二人。现在看来,二人果然认识,而且北河的身份跟她所猜想的差不都,应该非同一般,不然不可能有最高级别的暗号,甚至眼下还让族中的宿女,不远万里亲自来接见。

    这时北河已经毫不客气的踏入了客房中,并来到了冷婉婉的前方站定。

    同时只听冷婉婉头也不回的向着身侧的冷夫人道:“你先下去吧。”

    “是!”

    对于她的吩咐,冷夫人极为恭敬的欠了欠身,而后就离开了。从北河身侧行过时,她还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

    临走时冷夫人将房门关闭,此地就只剩下北河还有冷婉婉。

    “这么多年不见了,倒是让本姑娘没想到,你竟然都突破到无尘期了。亏得本姑娘当初还想方设法的前往南土大陆,以为你突破到脱凡期都是问题,准备助你一把呢!”

    这时只听冷婉婉看着北河开口说道。

    闻言北河微微一笑,对方以神念分身降临南土大陆助他的事情,他通过邢军已经一清二楚。

    不过神念分身跟本尊之间,并无心神联系,所以冷婉婉并无法通过那具神念分身,知道他的事情。

    也就是说,眼下的此女,只知道当年她离开南土大陆之前的事情。并不知道她离开之后,北河经历了什么。

    “侥幸而已!”北河道。

    “啧啧啧……”对此冷婉婉摇了摇头,然后打趣道:“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假谦虚。”

    北河对此不以为意,而后来到了客座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见状冷婉婉从主座上起身,来到了他的身侧,并一翻手取出了一只泥封起来的酒坛,以及两只酒碗。

    一把将泥封拍开之后,一股清香顿时四溢开来。

    仅仅是闻到这股酒香,北河就精神一震,暗道一声好酒。

    冷婉婉放下了酒壶端起了酒杯,见此北河也将面前的酒杯端起来,二人交碰之下仰头畅饮。

    随着烈酒下肚,北河只觉得小腹先是火辣辣的,接着一股暖流就向着四肢百脉流淌而去,化作了精纯的魔元,融入了他的身躯,随之他甚至能够感到修为都有些许增长。

    仅此一瞬,北河就无比的惊讶,不知道这是什么灵酒。

    如果数量足够的话,光喝这种酒恐怕就能够让修为不断增长了吧。

    “如何!”

    这时只听冷婉婉道。

    闻言北河回过神来,“好酒!”

    “喜欢就好,”冷婉婉莞尔,并再次抓起了酒壶,给二人面前的酒碗倒满,“这次我带了不少,全送你。”

    “哦?”北河眼中精光一闪,“那就多谢了。”

    “本姑娘可不会白白给你,”冷婉婉却话锋一转,并道:“那花凤清茶这些年本姑娘已经喝完了,你手里应该还有吧。”

    “花凤清茶吗……自然可以”北河想了想后,就微微颔首。

    这东西他的确还有,不过数量却不多了,因为花凤茶树在万灵城,这些年他离开后,都没有机会采摘,在存货越用越少之下,如今已经所剩不多。

    不过冷婉婉既然要,那北河自然不会吝啬,身上所有的存货给她也无妨。

    接下来,二人便举杯畅饮,相谈甚欢。

    “对了,你为何会变成眼下这个样子?”不多时,只听冷婉婉向着北河问道。

    “你是说这幅苍老的样子吗!”北河反问。

    “不错。”冷婉婉点头。

    闻言北河高深莫测一笑,接着他一把抓起了二人面前酒壶,在冷婉婉不解的注视下,仰头向着口中灌去。

    见此冷婉婉神色一动,这酒虽然能够补充体内魔元,但却不可饮之过急,否则即便是修士也会微醺,甚至是心性大变。

    可北河动作洒脱,而且随着酒液入腹,并化作精纯的魔元,只见他的容貌,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其身形逐渐挺拔,脸上的皱纹也在慢慢舒展。

    不消片刻,他就恢复了青春,变成了一副二十出头的样子。

    亲眼看到他的变化后,尤其是随着容貌的年轻,北河的气息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冷婉婉对此啧啧称奇,不知道北河所施展的,到底是何种秘术,亦或者是用了某种宝物,因为就连她也没有见过这种情形。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加上北河体内有一股属于她气息的印记,她恐怕都很难相信,眼下的北河跟刚才的耄耋老翁,会是同一人。

    将酒壶给放下后,北河含笑看着面前的佳人,露出了一抹让冷婉婉熟悉的温和笑容。

    看到北河模样恢复,冷婉婉动人一笑,这么看着习惯多了。于是她再次翻手,从储物戒取出了一只泥封的酒坛。

    “啪!”

    只是就在她准备拍开泥封时,突然间北河一把抓住了她的皓腕。

    此女抬起头来,就正对北河一双包含侵略性的目光。并且这时的北河脸色有些发红,略显急促的呼吸中,还带着浓郁的酒香。

    见状冷婉婉手臂微微颤抖了一下,脸上也浮现了一丝酡红。

    看着北河眼中的侵略性,她陡然想起了她给北河饮下的烈酒,若是酒力没有第一时间炼化,就有着让人心性大变的作用,比如内心生出欲望。

    尤其是心性越是凶戾的魔修,越是会如此。

    对此她原本以为传闻有些夸大,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是她小觑了此酒。

    仅此一瞬,这就让她更加的紧张,因为她已经知道北河想干什么。

    心思转动间,只听冷婉婉道:“北河,此酒猛烈,不过我这里有一颗清灵丹,可以给你服……啊!”

    此女话还没有说完,口中就传来了一声惊呼。

    只见北河将她猛然一拽,冷婉婉的娇躯就向着北河掠去,而后撞在了他结实的胸膛中。

    她的修为有着无尘中期,但是在不动用法力的情况下,在北河的手里,可以说轻如鸿毛了。

    蓦然抬头,冷婉婉再次对上了北河的目光,见此只听她道:“北河……且……唔!”

    只是她还来不及开口,北河就陡然低头,一口含在了她的嘴唇上,将她的话给堵了回去。

    冷婉婉没有想到二人方一见面,北河就如此霸道,接着酒劲儿想要霸王硬上弓。

    虽然二人本来就有了夫妻之实,可此地是天水楼,而且还是在冷夫人的客房中。

    当然,在她看来冷夫人是不可能做出监听她二人这种举动的,可她依然羞得不行。

    只是眼下感受到北河似乎陷入了某种无法自拔的“状态”中,冷婉婉挥手间一股白色的烟雾,就笼罩了二人所在的客房。

    此刻她心中已经有了些许后悔,早知道就不该将这酒拿出来共饮的。或者之前北河举头畅饮之际,应该将他阻止下来。

    此酒本来就是为魔修酿造的,[笔趣阁 so.comfo]这一次也是特意为北河准备。

    不过这灵酒必须饮下多少,就立刻炼化多少,否则很容易激发体内的魔性和戾气。更有甚者,服下此酒之后走火入魔而大杀四方的。

    事已铸成,后悔无用。在感受到北河身上散发出来炽热的男子气息,冷婉婉紧咬着贝齿,似乎做出了某个决定,随之她脸上都浮现了一抹酡红。

    下一息,她反手就勾住了北河的脖子。

    ……

    两日后,只见北河盘膝而坐着,梳理着体内那股残留的酒力。

    不消多时,他缓缓睁开了双眼,双目宛如星辰一般深邃。

    这时他看了看身侧,冷婉婉用了一张轻纱,将玉体轻轻罩住,若隐若现的。

    北河看向她,脸上有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而冷婉婉酡红的脸上,则浮现了一抹羞愤。同时只听此女道:“此酒名叫魔沉醉,乃是族中的战利品,被我全部拿了出来。这魔沉醉是专门为魔修酿造的一种灵酒,有着巩固体内魔元,增进修为的奇特功效。但是此酒对于魔修来说,只能慢饮,并需要立刻将酒力给炼化,不然来不及炼化的酒力,就会激起魔修体内的魔性和戾气,甚至有着走火入魔的风险。”

    “竟然还有这种灵酒……”

    闻言北河啧啧称奇,这魔沉醉他从未听说过,还真是神奇。

    而且据冷婉婉说,这种酒她还有不少,这一次都是为他准备的,这让北河心中不禁生出了一些期待。

    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冷婉婉含笑道:“被此酒激发内心的魔性,想来遇到仇家会拼命厮杀,遇到机缘会不择手段争抢,而之前在我面前的是你,所以北某内心真实欲望展露了出来,无法把持之下才……”

    话到此处,北河顿了下来,并似笑非笑的看着冷婉婉。

    而且一想起这两日间二人的翻云覆雨,北河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只觉得意犹未尽。

    “哼!便宜你了!”

    只听冷婉婉一声冷哼,但却并没有真正生气的意思,接着她一把就抓起了身侧的衣衫。

    不消片刻,二人就衣着整齐,重新坐在了桌前。并且充斥在客房中的白色烟雾,也被冷婉婉收了起来。

    此刻的她脸色极为不自然,甚至目光不时扫视客房内的各个位置,似乎想要看看此地是不是有什么偷窥禁制之类的。

    北河沏了一壶花凤清茶,给冷婉婉倒了一杯,端起茶杯后,就听他道:“我中了冥毒。”

    “原来如此。”

    正打量四周的冷婉婉,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接着她也端起了面前的灵茶。

    “嗯?”

    只是就在她将茶杯放在唇边,并准备轻呷一口时,动作却一顿。

    “你说什么?”

    只听她看向北河道。

    “我中了冥毒。”

    北河将茶杯放下,轻描淡写的重复了一遍。

    这一次,听清后的冷婉婉将茶杯放下,脸上露出了一抹严肃之色。

    “这是怎么回事?”只听她问道。

    闻言,东方墨就将当初给冷婉婉那一道神念分身说过的话,再在此女面前重复了一次。

    听完他的话后,冷婉婉陷入了沉吟,一时间没有开口。

    见状北河并未打扰,他告诉对方这个消息,自然是希望冷婉婉能够助他一把了。对方身份不简单,说不定就能给他找到解开冥毒的办法。

    好片刻后,只听冷婉婉道:“我先问问族中,是不是有解开冥毒的办法。”

    “好!”北河点头。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联络问问。”冷婉婉又道。

    闻言北河嘿嘿一笑,心中极为满意,对此他也不想再拖延了。

    就在他准备开口说什么之际,他有所感应一般看了看中指上的储物戒,并神色微微一动。

    只见他看向冷婉婉道:“婉婉,那我先回去一趟,明日就立刻过来。”

    “好!”冷婉婉点头,而后她就起身送北河离开了。

    临走时,北河将体内的魔元宣泄,使得容貌再次变得苍老。

    二人道别之后,冷婉婉回到了天水楼,而他半路上就取出了一枚传音玉简,贴在了额头。之前他正是感应到了此物被激发,所以才离开了天水楼。

    不消片刻,当北河将玉简取下来后,脸上露出了一抹狂喜,并向着某个方向行去。

    最终他来到了一间客栈前,踏入进去。

    走进客栈,他向着小厮打听了一番后,就被小厮带到了二楼的一间包厢前,并敲了敲门。

    不消片刻,当房门打开,北河就看到了其中坐着一个倩影,仔细一看,正是万妙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