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都市 -> 苏四公子 -> 锦华谋

第一百六十七章 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若只是承恩侯府例外便也罢了,那是太后母家,谁也不好说什么,可凭什么那贱籍女子掉几滴眼泪,也能仗着承恩侯府例外不搜?

    今日来大觉寺的人虽不如以往的多,却也能数出几个勋贵子弟,这些人方才围着看热闹,如今也带头起哄。

    尤其文绍安求情是看在程锦的份上,这其中有什么瓜葛?莫不是两人之间有私情?别说是程明志兄弟俩了,就连大理寺的官吏和兵丁们都将目光投到了文绍安和程家人身上。

    无论是文绍安还是程锦,都没想到叶萍会这么把他们给卖了,面上虽没什么表情,心里却把叶萍全家问候了个遍。

    “这位姑娘有承恩侯府作保,想必不是歹人,便放她走吧,若有什么事儿,自有承恩侯府担着。”文绍安神色温和,程锦却觉得发毛,这口口声声的,是要把承恩侯府放在火上烤啊。

    但任凭她快把他瞪出一个洞来,他还是连半个眼神都不愿分给她,那抹在外人看起来温和谦逊的笑意,在她眼中简直是可恶至极。

    他这么一说,叶萍可乐了,“是了是了,有承恩侯府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行了,你叫吟霜是吧,走吧走吧,看在承恩侯府的面子上不搜你了。”

    这口口声声强调承恩侯府的,这是非要把这口锅给他们摁实了啊,程锦气得牙痒痒,可如今自己只是个小僮,再气也只能忍着。

    偏偏程明志是个棒槌,虽觉得他们话里有话,颇有些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觉得他们已经给了自己面子,他还是该就驴下坡。

    便朝他们拱了拱手,又安抚了那位吟霜姑娘几句,才带着程明远急急地去寻程夫人去了。

    见靠山走了,吟霜不敢耽误,连忙同丫鬟带了箱笼急急忙忙地跟着走了,那慌里慌张又故作从容的样子,早就让叶萍生了疑心,她使了个眼色,两个常服胥吏立刻不着痕迹地跟了上去。

    人一走,围观人群的动静更大了。

    叶萍的性情阴沉霸道,见还有人要鼓噪,一把抽出身边人的腰刀,往地上一插,那把雪亮的腰刀发出“嗡嗡”的轻响,晃得人眼花。

    “谁再敢聒噪,且看这把刀答不答应,你们若要闹事,我奉陪到底!叶某无儿无女,孑然一身,大不了斩了你们再去向皇上请罪,将这条命赔给你们就是了!”

    叶萍一介女流,能在大理寺混出头,靠的就是这股不怕死的霸道劲儿,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难道还在乎什么名声?

    在场的人也都听过叶萍“黑脸阎王”的名声,被她斩于手下的穷凶极恶之徒不知多少,她这副凌厉的模样瞬间镇住了场面。

    程明志和程明远在程夫人面前倒是乖觉,闭口不提那吟霜姑娘的事儿,只说自己贪看热闹,跑得远了,程夫人见他们安然无恙,倒也不疑有他,自下山去不提。

    “你方才好好的,为何非要提我们承恩侯府?”目送他们下了山,程锦抱着双臂,目光不善地打量着文绍安。

    “本就是看在你们侯府的面子上,放了那个可疑的女子,不把你们侯府的名头抬出来,难道要我背这口黑锅么?”

    “这又岂能叫黑锅?男子汉大丈夫,义气相挺知道么?”

    “男女之间的事儿可不是义气,我要真把这口锅接下来了,明日就得上侯府提亲,你若是愿意,我倒是无妨。”文绍安站在山间,就连说出这样的话,也是一副云淡风轻,坦荡磊落的样子。

    程锦却被他的话给噎到了。

    当初她戏弄他的时候,一句接一句,毫无阻滞,半点都不觉得脸红心跳,如今却在他说出要去提亲时,内心狂跳,脑子里乱成了一团。

    面红心跳地过了好几息,才回过神来他也只是如当初自己一般是随口说说的,不由得有些沮丧,“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先前我自以为明白这个道理,实际上却不曾做到,三番四次与你玩笑,本也不是故意使你难堪,却让你不好受了,是我的错。”

    文绍安有些讶异地看她,只见她正儿八经地朝自己深施一礼,“之前的事儿是我对不住了。”

    他望着她头顶小小的发旋,望着她发髻上青色的发带,只觉得喉咙发干,过了好一会儿才哑声道,“你不必放在心上。”

    见她低着头,老老实实地站在一边,多了几分生疏,他心头一疼,“我知你不过是玩笑,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怕自己会生出不该有的妄想。”

    她心头大震,猛地抬头看他,眼中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山风猎猎,吹起他的衣裳,更将他的话吹进她的心里。

    “自你我今生呱呱坠地起,就是新生,无论前世如何,遗憾也好,痛苦也罢,我都不希望那些事成为你我的挂碍,前世之情,休要再提了。”

    见她的眼中泛起水光,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你还太小了,还不曾来得及看遍这世间的风景,不曾来得及吃过天下美食,不曾来得及见到许许多多有趣的人,也许今后……”

    他的声音哽了哽,竟然没办法说出下头的话。

    程锦看着他,只觉得既熟悉又陌生,仿佛站在她面前的是前世那个对她无尽包容的文定年,又仿佛只是眼前这个要拒她于千里之外的文绍安,前世的情谊,他已经饮了孟婆汤尽忘,她却不曾忘却分毫。

    看着她泪如雨下的模样,他再次慌了手脚,将之前的话尽数推翻,“你莫要哭了,你若想继续开玩笑,今后随你玩笑可好?你若是愿意,我明日便去提亲……”

    她本哭得伤心,见他胡言乱语,便知是自己方才一时想岔了,“是你自己方才说……”

    大理寺的一个小吏正寻了个空出来撒尿,结果刚解开裤带,便听得一旁有少年男女在谈情说爱,那话酸得他都快尿不出来了,不过声音倒是熟得很。

    他一个激灵,这声音不是那位状元郎文大人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