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都市 -> 苏四公子 -> 锦华谋

第二百三十五章 妖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被妖物迷惑的就是他。”文绍安神色严峻,强行抑下自己的怒气。

    程锦奇怪地看着他,周玄庭被妖物迷惑,他这么愤怒做什么,“你同周玄庭有旧?”

    “自然没有。”他否认得十分干脆,她甚至能听到他咬牙的声音。

    “那便是有仇了?不至于吧,就他那样哪里敢得罪你?”程锦觉得不可思议,“那你到底在气什么?书院里只有周玄庭一人遭妖物迷惑了?还是他伤了其他学子?”

    文绍安没什么表情变化,甚至脸色可以称得上平静,但她实在太了解他深藏在平静外表下的暗涌。

    以她对他的了解,他对周玄庭的愤恨甚至超过了离殇,这个周玄庭究竟做了什么样天怒人怨的事儿,才能把他气成这样。

    “书院里出现了一面妖镜,为妖物所化,被周玄庭无意中拾得,此后他便无心学业,时时照着那妖镜,为妖物吸取了精气,待到发现时,他已形如枯槁,奄奄一息,如今已回府静养,想来也没有多少时日了。虽然他不曾伤人,但这事儿毕竟算是丑闻,宋祭酒和他家人都不欲将丑事宣扬出去,知晓内情的人并不多,便是国子监里的诸生,也只是道听途说了一些传言,未必是真的。”

    程锦点点头,方默说过此事文绍安也有参与,她自然是相信他说的,只是

    “周玄庭为什么老爱照镜子?看他的模样,倒是不像那等爱美之人。”便是再爱美的女子,也不至于要时时照镜子,除非那镜子里还有别的东西,“可是那妖镜能照见什么?”

    她福至心灵,能让与周玄庭毫无干系的他气成这样的,怕是同自己有关,“那妖镜能照见我?莫不是他在镜子里杀了我吧?我们平日虽有些龃龉,倒是没想到,他竟恨我至斯,想来是那日因为我的缘故伤了他的脸面,他便恨上了我。那妖镜该是最善拿捏人心,周玄庭心中所想,都能在镜中一一演化,不过是皆是虚妄而已,你莫要气了。”

    “你见过?”

    “自然没有,胡乱猜想而已。”她一笑。

    “你说的极对,不过是一场虚妄罢了。”

    文绍安的脸色还是紧绷着,尽管他冲着她安抚地笑了笑,可那后槽牙明显是咬着的,显然是恨紧了周玄庭。

    其实程锦也有些意外,周玄庭应当不至于因为时时想要折磨自己而沉迷妖镜,想来是那妖镜能照出他想要又无法拥有的东西,兴许在妖镜中他过了自己想要的一生,高官厚禄,世人景仰,如同一场黄粱美梦,引得他沉迷于此,最终耗尽了他的精气。

    程锦只猜对了一半,周玄庭是在那妖镜中望见了他最想要的东西,却不是那样春风得意的一生。

    周玄庭第一次拾得那古朴的铜镜,并未想着要占为己有,他只是无意中往镜中望了一眼,谁知瞧见的并不是自己,而是俏生生的程锦,当时他被吓得差点魂飞魄散。

    可当他大着胆子往镜中望第二眼时,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无法将目光从镜中移开了,镜中的程锦自然不是当年在大觉寺里举香炉的小傻子,而是如今在太学中风趣幽默,活泼明媚的小姑娘。

    尽管他不愿意承认,也没敢在众人面前多看,甚至还出言嘲讽过她,但还是不得不说她着实生得极好,小小的年纪便有如此风姿,若是有机会得以亲近……

    刚生起了这个念头,只见镜中出现了一个人,那便是他自己,他遵从自己的内心将她一把搂入怀中,他这才发现,原来这镜子竟能照出人的内心。

    他心里的程锦美貌依旧,却是个可以温顺可爱,柔若无骨的少女。

    他对程锦究竟是个什么感觉,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他既看不起她,又被她的容貌所迷,更因为她而倍感屈辱,几种感觉夹杂在一起,变成了一种极为暴虐的情绪。

    他折磨她,又怜惜她,他疼爱她的每一寸,却又忍不住狠狠地掐着她,看着她因为承受不住而哀泣,他让她喊他“主人”,他让她乖巧地服侍自己……

    她学得那么快,做得那么好,一次又一次的经历,让他觉得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刚开始明明还有理智,知道这些只是镜中的影像,但这种感觉很快就让他上了瘾,每时每刻都欲罢不能,他渐渐分不清现实与虚妄,脸色可见地灰败下去,他躺在学舍里,没有人怀疑他得了病,大夫来开了药,他浑浑噩噩地吞了下去,依旧时时盯着镜中的影像瞧。

    直到与他同一学舍的舍友见他时时刻刻如走火入魔似地盯着那面镜子,忍不住夺下时,他像发了疯似地掐着他的脖子,若不是屋里还有两个服侍二人的小厮,舍友便要被他活活掐死。

    此事很快便惊动了学监,彼时文绍安正好来寻宋祭酒,便顺道过来看了一眼。

    便是这一眼,看出了问题。

    寻常人看不到那妖镜上的影像,文绍安却能一眼看穿。

    他睚眦欲裂地看着这个形如枯槁的男子用最令人恶心地方式折磨着他的小姑娘,即便那只是他的幻想,他也无法忍受。

    他从来不曾想到这个看起来寻常的少年郎竟然存了这样的龌龊心思。

    他当即砸碎那面妖镜,毁了镜中的妖物,若不是宋祭酒拦着,他怕是要活活掐死那已经如废人一般的周玄庭。

    便是如今,一回想起当时的场面,他还是无法控制心头的怒火和滔天的恶意。

    程锦于男女之事上并不敏感,她自个儿年纪小,周玄庭的年纪也不大,她只把两人都当作小孩儿,压根就没往那个方面想,更不知道那个对自己横眉冷对的周玄庭竟然会对她起了那样的心思。

    她不曾想到,文绍安自然不愿让她知晓那些污秽,握紧了她的手道,“不过是一桩不值一提的小事罢了,此事也是周玄庭咎由自取,我不会生气,你也莫要在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