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玄幻 -> 弦森 -> 疯狂心理师

第五百三十二章 这个方案也许可以试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带着希望等待减刑和回归社会,或是在绝望中行尸走肉般服刑。

    究竟哪一种占了更大多数呢?

    沐春没有答案。

    周年叹了叹气,沉默了好一会,转身望向窗外的日光。虽然是冬天,直视天空仍让让周年的眼睛稍有不适地眯缝了起来。

    潘广深的情况还真的是有些麻烦。

    一方面,周年不喜欢过度创新,一旦让服刑者产生了“有人特殊化”的感觉,狱警们的日常工作无疑是增加了不少麻烦。不论怎么想都不算是明智之举。

    另一方面,他比沐春更明白,丰川第一监狱这样的重刑犯监狱,很多犯人的刑期都在十年以上,甚至死缓,这些人的共同点其实就是绝望,他们对生活绝望,对未来绝望,他们很少谈论未来还想做些什么,有一些通过减刑提前离开监狱的服刑者,出去不到半年又犯了事,重新又回到监狱中。这种情况并不如他向沐春说的那么少,只是这一切他心里清楚,洛杨心里清楚,外界很多人并不了解而已。

    监狱,历来是一个神秘、独立,与大多数人的日常生活并无关联的地方。人们了解北欧的度假村监狱、北美的私人监狱、《越狱》等美剧里的监狱,甚至是集中-营,但是很少有人会了解自己所在城市的监狱究竟是什么样。

    更不可能了解一个服刑者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但是周年清楚,他在丰川第一监狱工作了三十多年,他了解服刑者心里想的什么,他们每一个人事实上都是绝望的,极少有人带着希望。

    这个沐春医生却在告诉他一个犯人或许应该带着希望更好一些。

    他是这个意思吗?

    带着希望的犯人会比在绝望中如日如年的犯人出狱以后更能遵纪守法吗?

    周年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现在他望着窗外一片白茫茫的天色,突然发现,自己或许退休前真的可以好好想一想这个问题。

    “洛杨,看看沐春医生这边有什么需要配合的,尽量配合医生。”周年忽然松了一口气,整个人很是放松,起身倒了一杯水靠着窗边,水杯只是端在手上并没有要喝的意思。

    “诶,好嘞,我会配合沐医生的,可是,到底要做什么?按照沐医生的推测,晓晓应该周日就会来这里,你说这个小姑娘怎么也不让潘广深去火车站接她呢,人生地不熟的要是出了点事情怎么办?”

    洛杨叽里呱啦说了一堆。

    周年轻笑一声,“愚蠢。”随后缓缓说道:“因为潘广深不让晓晓来绕海见他,晓晓肯定是突然袭击了。”

    “这样的吗?女孩子的心思我可猜不来,我家那个男娃好养的很,从来没有这种心思。”洛杨一脸幸福地说道,“不过,这个潘广深的资助山区女孩读书这件事我还是蛮感动的,要不然领导你是不是看看女孩写给潘广深的信?”

    周年没有搭理洛杨,而是转向沐春问道:“沐医生准备如何进行下一步治疗?”

    沐春回答道:“戏剧治疗。”

    “那是什么东西?大学里排演话剧那种吗?”

    洛杨好奇地问。

    “嗯,有点类似于话剧排演。采用戏剧的程序来达到减轻症状,情绪上及生理上的整合与人格成长的治疗目标。

    包含‘戏剧’和‘治疗’两个部分,特点是将病人置于其戏剧活动中,藉个人与团体互动的关系,让病人自发性地去尝试并探讨一些经过设计的问题,以此帮助病人疏缓情绪、建立认知、解决精神上的困扰或障碍。

    我给潘广深设计的治疗方案是这样的。”

    沐春一边说,一边从文件袋里取出两份治疗方案分别递给周年和洛杨。周年接过之后认认真真看了一遍,洛杨更是一边看一边张大嘴巴。

    “这个......让潘广深扮演狱警?”洛杨眉毛高抬,嘴巴能塞下一个大苹果,眼神更是充满了不可思议。

    “嗯,让潘广深扮演狱警,让他站在狱警的角度来和自己交流,也和晓晓交流。”

    沐春还没有解释完,洛杨的眉毛仍是高高抬起着,像两条误闯进油锅被炸到房顶的蚯蚓。

    “好主意,妙,非常妙。”周年说着拍了拍手上拿着的治疗方案。“真不愧是京一的高材生啊。楚教授说你青出于蓝,一定会有比他更富有创造力的解决方法,果然教授说的一点不错。”

    “我?我真不是高材生,京一大学厉害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们身心科本来就是小专业......“

    周年笑着摇摇头,“不不不,不要谦虚,我很了解我们监狱系统,以前楚教授也帮过我很多忙,他也对我直言不讳地讲起过几次,说监狱系统就跟外面的高强一样,又硬又难啃,很少会变通,也很少会为了一两个服刑者去改变一些日常习惯的管理方式,这些方面楚教授都跟我说起过,但是我也很无奈。

    到最后,他也说没什么办法,我都不好意思再经常去打扰他了。今年上面要求在监狱系统开展身心科专业人员培训,楚教授又被请来管我们这里的事,他也是有苦说不出吧。”

    “怎么会呢?教授还一直和我说周年处长非常努力,一直都在努力提高服刑者出狱后的社会适应能力,也为服刑者很多奇奇怪怪问题操碎了心,还特别关照我监狱系统工作非常繁琐也不容易被外人理解,甚至还可能存在误解,让我一定用心和周年处长多沟通,多学习,做好我的本份。”

    沐春一番话说的真情实感,周年听了倒也顺心,于是和沐春之间一番类似商业互夸的你来我又持续了好几个回合,最后,沐春说道:“一切还是听丰川第一监狱的安排,这个方案的每一个细节我虽然考虑了4,5遍,可是一定还有很多我理解错误或是没有想周全的地方,还是要麻烦两位与我进一步沟通......这也就是我今天一早赶来丰川第一监狱的原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