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历史 -> 关关公子 -> 世子很凶

第三十四章 吟诗作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秦淮河畔游人如织,歌姬清喉婉转唱着幽坊小调,才子举杯站在船头击缶而歌,目之所及,皆是盛世之下的士子风流。

    萧绮收紧黑色披肩,站在三层高楼临街的窗前,微冷的寒风吹起鬓角的青丝,双眸少见的有些出神。

    昨天抵达金陵时,在南山港遇见了杨家的地头蛇。她一直厌恶金陵杨家这种趋炎附势大发横财的小势力,只是碍于吴王的情面,一直未曾搭理。

    这次带着许不令过来,她觉得许不令的身份合适,便让许不令去敲打一下杨家,结果许不令二话不说直接杀人,把她给惊到了。

    事后也想通了其中原委,觉得这种解决方式最简单,杨家也很老实的认了怂,连抱怨的话都没说半句。

    可不知为什么,萧绮心里面总是有点不自在。并非觉得杀人不对,她身为萧家家主,做得决策足以影响两国纷争,牵扯百万人生死,对于杀人的场面,心里根本就不会起波澜。

    之所以心里不自在,是因为杀人的是许不令。

    上次在登龙台,她见过许不令杀人的场面,断肢横飞比昨天还血腥,但那是困兽之斗不得不拼命。

    其他时候,她眼里的许不令,都是翩翩有礼的模样,特别是那次在宫里,许不令温柔的眼神和能让人骨头发酥的话语,至今还记忆犹新。

    萧绮虽然不太想承认,但她心里确实更喜欢温柔点的许不令,既然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也准备嫁去肃州,她自然不希望未来的丈夫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动物,那样相处起来很累的……

    思索之间,楼下传来的萧大公子的《拼刺刀》。

    萧绮回过神来,眸子里显出几分寒意,本就难以表述的小情绪,似乎找到宣泄口,全集中在了楼下放浪形骸的骚包侄子身上。

    许不令哪怕比较冷血,也比萧庭这模样强,别的不说,至少掌权者的气势足够了。而且诗词写的是真好,长的也祸国殃民……

    二哥和二嫂也是一表人才,才智更不用说,怎么就生出萧庭这么个憨货……

    还后庭院里弄……

    萧绮想到这里,眼神愈发冷了些,她自幼博览群书,什么乱七八糟的都看过,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在文人圈子里,养**可是风雅趣事,萧庭这蠢蛋不会附庸风雅跑去碰这个吧……

    许不令会不会……

    咚咚——

    “萧大小姐?”

    正胡思乱想之际,背后传来了敲门声。

    萧绮眼神微凝,收起了莫名其妙跑偏的心思,恢复了往日波澜不惊的神色,转过身来福了一礼:“许世子。”然后步履盈盈走到书桌后坐下,轻声道;

    “你去把萧庭叫上来,我有话对他说。”

    话语轻柔,也不算命令的口吻。让许不令帮忙叫人,是因为萧绮如果让丫鬟去,那些个书生肯定知道是她发火了,心里会笑话萧庭。她虽然是萧家的家主,但终究是女子,按照礼法,嫡女的家族地位没有嫡子高,不能在外人面前让萧庭失了颜面。

    许不令自然明白萧绮为什么叫萧庭,带着三分笑意走进书房,在萧绮对面坐下:

    “男人之间开开玩笑罢了,没必要干涉。”

    萧绮知道不能干涉男人私交,但萧庭聊的东西实在难以入耳。见许不令一副不介意的模样,蹙眉反驳道:

    “在人前当温文儒雅,保持该有的气度,若这只是开玩笑,我怎么没见你开过这种玩笑?”

    许不令轻轻笑了下,张口就来:“温润鹅肠小径,婉转九曲回廊,娇花弱柳急雨,春夜苦短情长……”

    !!!

    萧绮瞪大眸子,不可思议的看着许不令,没想到他还真能写这种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

    听起来怎么像是形容她被玷污的那一晚……

    当着面调戏我?

    萧绮回过味儿来,本就微冷的脸颊多出了几分恼怒,拿起书桌上的黄梨木镇纸朝许不令砸了过去:

    “色胚,你给我出去。”

    许不令就知道会被打,轻描淡写接住黄梨木镇纸,放在了桌面上:

    “男人都这样,满口仁义道德、谈女色变的叫伪君子,连当今圣上都和我父王喝过花酒,真没必要放在心上。”

    萧绮和母猫似得的瞪着许不令,眼神饱含威胁,只是檀口微启,露出两颗和湘儿一模一样的小虎牙,看起来不但非但不凶,还有点可爱的意味。

    许不令被盯了片刻,有些受不了,抬手道:“罢了,我稳重一些,咱们说正事儿。”

    萧绮呼吸几次,平复略起波澜的情绪,靠在了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看向许不令:

    “说吧。”

    许不令思索了下,轻声道:“我在江南没有眼线,你帮我找个人,叫钟离楚楚,当代八魁之一,你应该见过画像。穿红色衣裙,时常带着面纱骑白骆驼,前些天在淮南出现过,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当代八魁……”

    萧绮微微眯眼,仔细打量许不令几眼后:

    “你找她做什么?”

    许不令知道吴王对他手上的玉器势在必得,这次给吴王贺寿,也是按照芙宝外公的叮嘱,把玉器给吴王看看,让吴王可以继续进行自己的计划。

    可目前只有两枚玉器在自己手上,那块冰花芙蓉佩顺手送给了楚楚。

    许不令遇见钟离楚楚,本来想欲擒故纵晾楚楚姑娘几天,等她憋不住了跑过来倒贴。

    结果不知怎么的,钟离楚楚忽然就转了性子,跑的无影无踪。

    许不令让随行的王府护卫暗中寻找过,没有下落,也只能来求助了基本盘在江南的萧大小姐了。

    不过这些事儿说给未过门的媳妇听,哪怕萧绮再豁达也不可能没有半点意见。许不令只得解释道;

    “江湖上认识的朋友,锁龙蛊的解法也是她提供的,此去杭州可能不太安稳,为防有失,把她找回来比较好。”

    萧绮微微点头,也没有再多问,点了点头:

    “知道了。”

    许不令说完了正事儿,打量萧绮几眼:“萧大小姐好像不忙,要不要我陪你出去走走?”

    “……”

    面对许不令的邀约,萧绮迟疑了下,向来公事公办的她,没有和男子约会的经验,出去了肯定是跟在许不令后面不知道说什么,说不定还会被许不令牵着走,吃干抹净都有可能……

    萧绮不喜欢呆在自己没法掌控局势的地方,但也不想拒绝,便轻声道:

    “身体乏了,不想出门。诗会马上开始了,你既然来了金陵,总得准备两首诗词应急,心中可有佳作?我给你参谋一二。”

    看模样是想和许不令一起聊诗词,也算是增进感情加深彼此印象的一种方式。

    许不令自然不会拒绝,精致的桃花眼显出几分笑意,随意道:

    “昨晚夜泊秦淮河畔,偶有所感,确实写了首小诗。”

    “哦?”萧绮被舔干净那晚翻过湘儿藏起来的诗稿,知道许不令有些诗才,当下坐在坐直了几分,认真聆听:

    “说吧……”

    许不令酝酿了下,颇为认真的道:“携手揽腕入罗维,含羞带笑把灯吹,金针挑破桃花芯,不敢高声暗皱眉……”

    “你滚!”

    萧绮饶是波澜不惊的性子,也坐不住了,脸色涨红,拿起桌上的笔筒又丢了过去……

    ------

    刚写完两章,加更估计等白天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