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都市 -> 墨武 -> 极限警戒

1759节 神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都说科学的尽头是神学,因为你如果认为一个有规律的浑天仪是人类造出来的,那你有什么理由去相信,精妙有规律的宇宙会是自然生成的?

    世人对地球的形成都是认知不清,自然觉得如果创造宇宙有幕后之手,那一定是神。

    成议员显然是无神论者。

    他得出了结论,周遭的诸人倒是多数点头。

    看向都子俊, 成议员又道,“你用我们的科技搜寻了天子基,可一无所获?”

    都子俊并不否认,“那是个奇特的地方,本不应该在唐朝陈硕真的时期形成。”

    他的未尽之意众人倒多明白——天子基绝不是自然形成的,如果以都子俊的能力,都无法搜寻出奥妙所在,只能说明, 形成天子基的人物,有着远超他们的科技。

    “这个世界,有多重文明存在的痕迹。”

    都子俊再道,“我们唯一能肯定的是,天子基极可能是多重文明遗留的产物。凭借我们的科技,都无法对其进行初步的分析。”

    “但方腊、方雪柔却靠祈祷开启了文明……”成议员喃喃道,“看来我们也应该派出点人手去祈祷才行。”

    他说的自然是笑话,周围的人心中都在想——如果不是祈祷的力量,那方腊、方雪柔如何开启的机关?

    沉约想的也是类似的问题,但他一直留意着方腊的表情,感觉方腊没有隐瞒。

    那事实好像就是——一切真的是祈祷的力量。

    沉约暂时对此做个阶段性的结论,沉吟道,“你们出现在十道门户的哪道门前?”

    方腊不假思索道,“没有入口出路的那道门。”

    这又是不解之谜。

    方腊他们从九道开启的门户出来都不意外, 可他为何偏偏出现在封锁的那道门前?

    沉约记下这个疑点, “你创建明教, 原来就是因为这个因缘。”

    方腊凝声道,“不错。我不知道和雪柔如何能逃脱大难, 但我曾经许下的诺言, 却要奉行,哪怕无人监督。”

    看着沉约,方腊缓缓道,“你一定知道,我们活着,并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不负自己的一颗心?”

    沉约微微点头,赞同方腊的观点。

    方腊又道,“因为那道光明,我将摩尼教改为明教,因为天子基的那段惨痛时光,我立下教规,明教教徒不得食肉。”

    看着沉约,方腊缓缓道,“这和释家无关。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

    沉约喃喃道。“一个人若是不食肉,自然很难想着去吃人。”

    方腊一字字道,“不错。在我看来,若我们需要靠吃人活下去, 那生存全无意义。”

    沉约心道, 你的这套理论,到八百年后都无法实现。

    八百年后,世间虽不会明目张胆的吃人,可很多世人的举动,和吃人没什么两样。

    那些发战争财的人,不就是靠吃人来满足自己的私欲?

    “我从天子基归来,声望大增。”

    方腊并不隐瞒道,“我的目标不再是继承家族产业,而是想着,发生在我身上的奇迹,或许是神的启示,而摩尼教光明使者要击败魔王的使命,应该由我来执行。”

    沉约暗想,这是信仰转为偏执的一个例子。

    你怎么执行?

    心中反问,沉约却未开口,他知道否认所谓的神启,就是否认方腊存在的意义。

    一个人若没了存在的意义,想着的不是等死就是赴死。

    方腊继续道,“我那弟弟见我回转,并不死心,还想陷害我,可惜的是……他在我眼中,就如蝼蚁般。他不知道我自天子基回转后,就被神赋予了神力和神智,很多事情,我一望就明,寻常人,根本无法近我身前。”

    沉约沉吟不语,暗想当方腊视他弟弟为蝼蚁的时候,蝼蚁的结局就定了下来。

    成议员突然道,“如此看来,天子基的那道光有对人体改造的功能?”

    他手握极高的科技,听到神迹想的一定是科技改造。

    都子俊点头道,“若不是沉约,我们倒不知道这段往事。”沉思片刻,都子俊缓缓道,“方腊和他的那些手下不同,经过我们的改造,方腊的那些手下走的都是超体变异的老路,唯独方腊很不相同……”

    成议员闻声知意,“我们一直在进行差别检查,却不得究竟,如今看来……”他没说下去,都子俊却在点头。

    二人都是心知肚明,那道光,绝对是关键。

    史密斯振奋道,“如果真的如此,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只要找到那道光的源头,就可以解决超体变异的难题?”

    无人回应。

    良久,沉约终道,“你大仇得报,因祸得福,但方雪柔还是选择离开了你?她在汴京,自然不是要成为你的细作?”

    方腊如果爱着方雪柔,就不会让方雪柔做这般危险的事情。

    真爱是包容支持,而不是操控。

    方腊默然片刻,“我本来以为经过天子基的磨难,我和雪柔会在一起,可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天真了。家父临终前,将家业交我继承,但求我另娶贤妻,旁人亦是如此。他们苦口婆心的劝说,全是为了我好的言辞,却不知道他们不过是世俗的奴隶!”

    沉约轻叹道,“你或许不屑世俗,但你终在世俗。你大好前途,哪怕你决意打破世俗,但方雪柔恐怕不会这么想。”

    方腊喃喃道,“你实在太聪明了,聪明到对世俗的一切变化了如指掌。”

    眼中再有火光明耀,方腊凝声道,“雪柔终究还是离开了我,她离开我前,告诉我,她曾对明王发誓,只要我方腊能逃脱大难,她就选择此生祭教,再不存有男女私情。”

    沉约眼中又有了怜悯之意。

    他知道方二娘或许有这般誓言,但让她决定离开的,还是因为她不想因为自己让方腊难做。

    “我无法拦阻。”

    方腊喃喃道,“若是以往,我会拉住她,告诉她我不怕。但经历了天子基的一切,我终于知道,她想的多,不忍让我为难,我又如何能勉强她?”

    理解,就不会强迫。

    看向沉约,方腊缓缓道,“我只能默默祝福,希望她能为信仰安度一生,哪怕我起义,也从未想着借助她的力量获取消息。可是……”

    上前一步,方腊周身光芒大盛,“她还是死了。”

    光芒如火。

    熊熊之火,迫到沉约的眉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