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玄幻 -> 流血的星辰a -> 他和她们的群星

第二百九十三章 大家都是笑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别跑啦!弗洛雷斯·旺达,你好歹也是个堂堂的邪教教主,能不能表现出一点大反派的气魄出来?不是吗?回来吧,旺达教主,向我开炮!拿出你刚才长出八只手的气魄出来啊!”

    旺达心想,如果我年轻十岁,说不定还真要被你挑衅成功了。然而,我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区区的万灵教主,而是和这个宇宙中最神秘最强大也最恶趣味的一群人谈笑风生,早就已经过了年轻气盛的年代了。

    “在我这个区区才觉醒一年,顶多才是一环的菜鸟面前有什么好畏缩的呢?”

    你?一环?唬弄谁呢?你要真的才觉醒一年,我特么就是嗑板蓝根长大的!对了,回去以后和组织里那个搞情报的蠢货一起嗑!

    “现在,你居然这般惶惶如丧家之犬的样子!你们全家的祖坟都在冒狼烟啊!你的恩师,‘荆棘魔女’的上下五张嘴都在流淌着悲伤的体液啊!”

    ……气死我啦!不过,我才不会被你挑衅呢。不说是冒狼烟流脓液了!就算是在冒酸雾流脓液,我都绝不会上你的当的。

    ……等等,他刚才说了什么?荆棘魔女?他怎么知道我的入门恩师是荆棘魔女?

    旺达教主下意识地就有了一个停顿,而这个瞬间,灵能集束而成的光波,通过法符尔龙眼的扩散直接化作了暴风一样的能量弹幕,彻底覆盖了整条通道所有的间隙。

    旺达使尽解数,让自己的身体不断地在虚影和实体之间切换,总算是让过了所有的能量图冲击。然而,暴风一样的能量弹幕,却仿佛将整条通道都犁了一遍似的,轰得那叫一个尘土飞扬。更可怕的是,有一两根不知道是钢筋还是铁丝之类的玩意居然从剥开的岩石之后弹了下来,当场就敲在了旺达的脑袋上。

    毕竟是五环,这种能当场把一个普通人脑袋敲碎的攻击实在是不算什么。可这样的屈辱却让身后的余连都忍不住感同身受。

    旺达教主抖了三抖,就像是被钢丝刷子拉了一遍背似的,应该不是疼的,一定是被气的。

    “这可不能怪我。”余连挥了挥手,法符尔龙眼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手掌中:“你连那么多弹幕都躲得开,现在居然连一发钢筋都挡不住,这怪得了谁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座至少有三四千年的石质建筑具居然有钢筋,那明显是你们的魔改啊!”

    “这难道怪我咯?这座古城都那么长时间了,早就应该当古董好生保养了。可现在居然涌进来好几万人,吃喝拉撒都在这里,如果我们不用钢筋混凝土结构加固一下,全城都要垮了啊!”

    “那,那的确是有点头疼啊……不对,那不都是你们自己作的吗?区区的叛军,不想着和正规军打游击,却非要跑来这种地方搞什么守城战,我这辈子都没听说过像你们这么作的叛军!负隅顽抗也就罢了,还非要拖着这么大的一座文物给你们陪葬!就算是以邪教徒和恐怖分子的标准,你们都是最low的一批啊!”

    我有什么办法?谁叫瑟罗王族当初选址选的就是这个鲁米纳星球的地脉节点呢?萨尔文伯爵之所以能开辟芥子世界,精神宝库,外加镇压一头万首兽给他看宝库,也就是靠的这颗星球的地脉能量啊!我们想要彻底开启他的秘藏,不就只好选择同样的地方了吗?

    旺达教主觉得自己真的受了天大的冤枉,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总之,两人便这样一边嘴炮着,一边以各种目不暇接的手段进行着你追我赶的持久战。前者刚刚虚化为光,或者便能直接凝结出了灵能力场拍了对方一个晕头转向。后者刚用念动力搓了一个空气炮弹甩过去,前者便反而接着冲击的反制又弄垮了一处岩壁反而形成了阻碍。

    光刃挥出来的能量剑气,死亡气息形成的致命浓雾,在这条地下通道中纠缠不休,。旺达教主甚至还时不时拉出一群又一群七零八落的骸骨和血肉炮灰,鬼哭神嚎着扑向了余连,却在光剑展开的日轮之前灰飞烟灭。

    两人虽然是在一追一逃,但完全就是一场相当高质量的灵能对战。若是在场还有些三环以上的普通灵能者,现在一定会觉得目不暇接,会觉得自己是在看一场教科书级的实战演练了。

    可这样高质量的对决还是挺耗体力的。十几分钟后,两人都有点筋疲力尽外加上腰疼肾疼,终于在一个倒塌的出口停了下来。

    “呼呼~~~要是我再修行上一两年,你早在刚才那个十字路口被我恁死了。”余连大口喘着粗气,调整着呼吸节奏,让灵能在自己的意识海中流转循环。

    这个越级挑战确实是挺艰难的,自己明明有“生命源流”和“灵脉循环”,红条和蓝条绝对比普通灵能者高得多,依然被拖得快要体力耗尽了。

    “呸!如果你给我半个月时间,让我治疗好伤势,适应好……刚才露面的时候我就恁死你了!”旺达教主同样大声道,但藏在背后的一只手却掐了一个手印安按在了自己的背上,忍着疼,以不断刺激细胞的方式恢复体力和灵能。

    余连冷笑一声没有说话,暗暗提劲。

    他语重心长地道:“我说你啊,年轻人呢,你确实很有天赋,但已经走上歪路了哦!一个真正能有所成就的超凡者,可不会因为击败一个无法充分发挥实力的对手而沾沾自喜。你还需要好好提升自己的知识水平,更重要的是要认真磨炼自己的意志和勇气啊!历代的高手,谁不是从生死一线的挑战之中才能踏上巅峰呢?所以,作为一个长者,我不得不再次提醒您,灵能者自有傲骨。那么,您是愿意做一个砥砺前行的修行者,却终有一日能攀上巅峰看看星云最上的风景,还是沉迷于虚假的胜利不可自拔呢?”

    “所以呢?”余连问道。

    “所以我们应该现在就收手了。作为一个前途远大的超凡天才,你应该等待我恢复极盛的实力,再过来挑战我的。到时候,我也会找一个山清水秀值得一战的地方,等待和你的决战!我的实力强于你,但这一次,确实是我在你面前落荒而逃,心灵中留下了足可致命的破绽。而未来的你也一定会比现在的你强大。这样的战斗,才是充满了悬念和光荣的超凡对决!你赢了,便能更上一个台阶。我赢了,才能弥补心灵的破绽,重新整装上路!这难道不值得我们放下所有世俗的恩怨和利益,全力备战吗?”

    余连瞪大眼睛望着对方,并不是被说服了,而是一时间真不好确定对方到底是认真的,还只是单纯在忽悠自己。

    他足足想了十秒钟,然后当场便亮出光剑又扑了过去。

    旺达一脸的扼腕叹息痛苦无奈,伸出手扬起了光,身体再一次开始光束化。这一次,他并没有逃,而是直接迎了上去。

    光刃和光人的撞击毫无花俏,却只听见一个激烈的轰鸣声,随即转化成了最直接的冲击气浪。

    原本已经摇摇欲坠的地下通道,就此彻底完成了历史使命。

    然而,在通道即将彻底塌陷的最后一秒钟,弗洛雷斯·旺达接着冲击的反作用力,让自己再次虚化成光,硬是从岩石坠落的缝隙之中钻了出去。

    光刚刚脱离了崩塌的坑道,便再次重新凝结成了了人形,以一个完美的大字型动作直接pia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他感受到了夜晚湿润的空气扑在了脸上,更看到了天空之中的明亮星辰和银色的月轮。

    旺达教主知道自己已经来到了地面上,或者说,是整个瑟罗古城的最高处,也是最让各国考古学家们为之惊叹的地标了。

    这里原本是一处高耸入云的山岭。古代的鲁米纳瑟罗王族们在这里展现出了近乎于炫技的技术和力量,生生地将整个山头削平,用人力和畜力的机器引来了地下水,在这里建起了一座美轮美奂的空中花园。

    空中花园的尽头,便是一座有二十米高的大型石制高塔,便是著名的观星台了。

    立在塔顶,便看俯瞰全城,甚至整个瑟罗大森都将尽入眼底。

    可是,现在的瑟罗古城,早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巨大的万首魔兽蜷缩在城市广场的中央,一动不动。就连那些飞扬跋扈宛若发丝般密集的兽首,现在都已经匍匐在本体之内,再没有动弹。

    那家伙不会是已经死了吧?旺达想,一时间竟然有点兔死狐悲的伤感。

    天空中的那艘战舰或许也在做着同样的猜测,暂时停止了轰炸。不过,她也没有降落确认,而是依然悬浮在万米以上的高空之中,警觉地盘旋着,就像是一只观察着地面猎物的老鹰。

    太窝囊了啊!你可是堂堂万首魔兽奥格索拉啊!就是星球都是你的猎物。虽然你才刚刚降临物质世界,虽然你被轰了个措手不及,虽然你确实缺乏对抗战舰的能力……可是,也不应该被这样按着殴打啊!

    旺达教主刚想骂了一句,却想到了什么,差点就要肆无忌惮得大笑一场。

    一头只要能降临到主世界中,就可以对一颗星球制造灭世浩劫的天灾魔兽,仅仅只是拆掉一大片古董危房,便什么也做不到了,听起来就像是一个荒诞的冷笑话。

    这头万首魔兽的魔生是笑话。他旺达教主处心积虑将祂呼唤回现世,岂不是另一个笑话吗?

    更何况,万首兽只是被一艘巡洋舰按着殴打,但自己又如何呢?不是也在被一个才觉醒了一年的“新人”殴打吗?

    旺达现在筋疲力尽,浑身上下无一处不在疼,但他也只是在花园中躺了几秒钟,便还是龇牙咧嘴地站了起来。

    他一边按着按太阳穴,一边无奈地看着岩壁那边塌方的通道入口。

    那里传来了轰鸣声,就像是有一台不知停歇不知疲倦的巨型钻头,正在试着突破群山的束缚。

    最后,随着一声让人耳鸣的“轰隆”声,外加一连串“哗啦啦”的坠石河山岩的变形,穿着动力骨骼的余连硬生生地从通道中钻了出来。

    旺达教主看得眼皮直跳,按着太阳穴头疼地道:“真是没完没了啊!以你的实力,就算是埋在里面也死不了的,等着你的伙伴把你挖出来不就好了吗?我已经给你台阶下了,为何不领情?何必要把自己搞成这样呢?”

    确实,余连现在的状态有点狼狈。他那一身光鲜帅气的龙骑兵外动力装甲现在就像是从垃圾堆里刨出来的三手货,装甲上满布着污渍、凹陷和裂缝,残破的关节处还时不时跳动着电火花。

    毕竟刚才塌方得太快了,就算是余连都来不及使用力场闪烁了。

    余连不阴不阳地笑了一声,摘下了头盔,露出了一张蓬头垢面的脸,依稀还带着一点血渍。他不以为意,伸手直接掀开了龙骑兵装甲的外壳,握着光剑和龙眼,一身灰头土脸地从跳了出来。

    他现在的状态很像是刚从建筑工地上搬了一千块砖下来,还被钢筋绊了个狗啃翔。

    “……所有,这是何必呢?”

    旺达摇了摇头:“现在,我们都受伤了,在同一个水平线上了,你能如何?”

    “让我看看啊……右手的小指和无名指断裂,左边肩胛应该有一定的骨裂,肋骨断了两根。哦,其中一根好像已经查到脾里去了。没事,皮外伤!”余连耸了耸,嘴角裂开的幅度却越来越大了,最终变成了狂气毕露的笑容。

    旺达教主望着那疯狂之极的冷笑,顿觉毛骨悚然,硬着头皮用恨铁不成钢的惋惜口吻道:“作为一个长者,我还是要提醒你……千万不要仗着年轻就不爱惜身体。另外,也不要觉得基因治疗是万能的。我们这种灵能者啊,越强大就会越明白,无论多么先进科技培养出来的肢体,都绝对比不上自己原本的身体。至高无上的宇宙之灵赋予我们的肢体,岂是机器里长出来的量产货所能替代的。”

    余连不置可否,疯狂的笑容洋溢着沉着的煞气,不咸不淡地道:“我知道。”

    “你知道?”

    “所以我现在正在用活性细胞来抑制伤口,就等着弄死了你好再升一环呢。”

    升环以后会满血满状态复原,灵能者们都知道。

    “另外,您刚才已经强制自己元素化很多次了,而且是最高难度的光束化……您虽然是个五环,但毕竟是纯净而不是拥灵,这方面真的不专业。原本您就因为万首兽的降临而受到了精神创伤,现在应该更是伤上加伤了吧?相比起精神层面的创伤,我这点真的只是皮外伤而已。”

    旺达无声地叹息了一声。这完全就是一个滴水不漏的老油条,哪里像是个意气风发的年轻天才啊!

    既然所有的话术都对敌人无计可施。那除了战斗,又还能做什么呢?

    有趣的是,当他决定放弃了所有的幻想,准备斗争的时候,整个人却反而放下了什么负担,气势反而迅速提升了起来。

    余连看着对方,眼中第一次闪过了一丝激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嗤笑道:“……所以,只有这样的猎物,才不会让我太无聊啊!”

    然而,就在两人真正的生死决斗即将开始第二轮,打破了僵局的,却是远处的正在蛰伏中的虚境巨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