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游戏 -> 更从心 -> 末日拼图游戏

第一百三十五章:被封印了七百年的面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为白银大盟随机不能用加更,完成进度76/100。)

      江依米呆立在原地。

      这个熟悉的身影,让无数情绪瞬间涌现。

      许久之后,她才缓过神来,揉了揉眼睛。

      许卫看着街道尽头的男人,看着江依米的反应:

      “你认识啊?故人?”

      “嗯……故人……”江依米的声音哽咽。

      她内心有很多疑惑,为什么这个人会出现在这里?

      戴面具的人,一共有三个,白雾,林锐,大叔。

      但每个人身上的气息,都截然不同。

      江依米永远忘不了七百年前,有人将她从绝望和诅咒中带出来。

      许卫觉得眼前这个人很厉害,也许比自己还厉害,尤其是对方身上的气息,让他终于想到了熟悉感来自哪里——

      时空气息。

      戴着面具的人虽然看不见表情,但看到江依米的时候,眼神也柔和了不少:

      “我能想到的熟人不多,百川市有一个,但没有想到,百川市现在这么热闹。”

      “这里的变化还真大,不是吗?”

      没有人回应,江依米依旧僵在原地,而许卫则依旧是观察着面具人。

      直到面具人忽然消失,出现在了两人身前两米处:

      “不久之前……束缚的我障壁忽然解除了,我需要一个向导,给我好好讲讲七百年来发生的事情。江依米,你应该没有忘记我吧?”

      “没……没忘记……”江依米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人。

      见到了思念已久的人,喜悦反而不是最为外在的情绪。

      面具人说道:

      “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那我可问了,你是谁,来自哪?为什么你身上的气息跟我这么接近?我家小江怎么哭了?你不会是就是她的前男友吧?”

      “面具摘下来我看看?看一眼就行。你不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吧?”

      “你怎么现在才出现,之前去了哪里?不会是跟人打架受了伤吧?不对啊,咱们有时空力的人,怎么可能受伤呢?”

      许卫滔滔不绝的发着话,曾经话痨到让白雾想要把这个人扔进高塔第六层,让其毁灭。

      所以江依米很知道,如果没有人打断这位话痨……大概他能一直说下去。

      “许大叔!”江依米喝住了许卫。

      许卫笑了笑,不再说话了,不过经他这么一搅和,二人相遇的悲情气氛冲淡了不少。

      江依米明显正常了许多。

      倒是面具人,认认真真思考了许卫的问题后,对着江依米说道:

      “还记得我给你说过我戴面具的原因吗?”

      “记得的……你说你长得太好看了。”

      “哈哈哈哈哈……我还真是不害臊啊,哈哈哈哈哈哈……”

      豪迈的笑声传出,许卫也跟着大笑起来,不知道原因,就是觉得不能输了气势。

      两个活了七百多岁的老男人就这么笑着,然后……忽然间笑声停止。

      因为面具人,揭开了他的面具。

      一张熟悉却有些沧桑的脸出现在了江依米的视线里。

      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江依米不管不顾的扑了上去,直接抱住这个人,大声的哭泣起来。

      尽管这个人脸上的灰色斑痕让整张脸显得极为难看,仿佛一边是人脸,另一边则是毫无生机的死灰所铺成。

      但江依米还是通过轮廓,认了出来。

      之前她就听白雾提起过,关于林锐,关于初代……

      现在她终于亲眼见证了这一幕。

      “不要哭,不要哭,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让我想想……啊,我想起来了,那个时候你一定很难受吧?”

      “明明最邪恶的校长已经出现,我却忽然消失了……”

      江依米哭的更加大声,初代的眼神里满是温柔: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我应该做到有始有终的,对不起。”

      在融合病发作之后,初代没有选择回去找江依米,因为那个时候,恰好出现了其他事情。

      好在七百年过去,江依米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江依米。

      林锐,初代,都是一个人。

      对于江依米来说,今日的相遇,几乎让这些天所有的苦闷一扫而光。

      许卫耷拉着脸:

      “我应该在车底。”

      江依米脸一红,不再抱着初代:

      “我……你……我……”她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初代也不急,好一会儿后,江依米说道:

      “我,我该怎么称呼你啊,大叔?”

      江依米还是理清楚了的,尽管林锐和初代是同一个人,甚至先后顺序来说,是林锐在前。

      但这两个人,虽然有不少相似之处,却终究是过着截然不同的人生。

      “继续叫我大叔,不过也可以叫我老k。我的故人们都这么叫我。”老k重新戴上了面具。

      许卫认认真真观察着老k,作为时回的拥有者,他很好奇,自己的时空力和眼前这个人的时空力,谁更强?

      这个问题,其实老k也有思考。

      不过江依米问出了另外一个十分关心的话题:

      “你怎么会……消失了七百年忽然出现?”

      白雾曾经答应过,会打破那个循环。

      难不成那个循环就这么破了?

      是白雾做到的么?

      老k的苦笑被面具挡住,随后说道:

      “这确实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记忆里,仿佛经历了无数次死亡。但后来……”

      在某个人出现以前,正确的历史是这样的。

      初代在重伤将死之际,在井六的指引下,遇到了林锐。

      于是临死之前,将力量传给了林锐。

      林锐获得力量,最终成为了新的面具怪人,七百年后,在对付井五的过程里触发时空力,最终丧命于井四之手。

      然后前往农场——成为了老k。

      老k又在死前遇到林锐,如此成为闭环。

      想要改变因果,无论阻止老k,还是阻止林锐,都可能让整个世界发生巨大的变化。

      “后来怎么了啊大叔?你快点说,急死我了。”

      许卫这几天叨叨叨叨的,成功的让江依米捕捉对话的速度变快了。

      就好像一个人看电视剧,习惯了二倍速,忽然换成原速度,就会感觉格外缓慢。

      老k说道:

      “有个人对我说,我的宿命与另一个人的宿命形成了闭环,打破闭环的代价极其昂贵。”

      “这个人……浑身金闪闪的,有时候我觉得老白就是个带着光影特效的人,虽然并没有。扯远了,总之这个人就是很闪,那颗光头也很闪。”

      江依米认识的光头就一个,但她的想象力,或者说所有人的想象力,都无法将钱一心和老k口中的光头划等号。

      “然后呢?”江依米催促。

      老k还是不急不缓的语速:

      “这个人告诉我,闭环虽然难以打破,但因为我最后的选择,导致……这个环其实有一个完美切入点。”

      “我见到了我的传人之后,我就离开了,独自找个地方,默默死去。”

      “光头佬告诉我,如果我死了,就是闭环,如果我没有死……闭环就解除了。”

      江依米觉得有点绕。

      但是向来善于掌控时间的许卫听懂了:

      “妙啊!”

      “确实妙。”老k也承认这一点。

      所谓闭环,其过程首先是:自己的力量传承给了林锐。

      其次是自己与林锐分离,死去。

      再然后林锐最终出现在了农场,以婴儿的方式,成为了自己。

      最后自己又遇到了林锐……表面上,这是一个循环。

      但实际上,这个循环并不稳定,有一个突破点。

      老k见江依米不懂,便将七百年前,他见到光头佬的过程,慢慢讲解了一遍。

      那个光头佬当时对老k说道:

      “如果你将力量传承给了林锐之后,没有死呢?”

      老k对当时的对话,记得很清楚。

      他命不久矣,忽然见到光头佬,忽然听到这些话,自然觉得不相信,也不可能。

      “现在的我重伤难治……时空力都救不了我。如果我的宿命真如你所说的那样……我改变不了这一切。”

      “时空力救不了你,我救得了你。”

      光头说出这句话时那平淡的神情,七百年后老k仍然记得。明明该是口出狂言,但老k却硬是听出了一种“不过如此”“就这”的随意。

      “你是谁?”

      “我是你故人之子白雾的朋友,将来有一天,白雾会需要你的帮助。你要答应我,你会帮助白雾。”

      很晦涩的一句话,但老k感觉得到,这个人实力非同寻常:

      “如果按照你说的,那么接下来你所说的七百年里,我就不存在了。而我如果没有死……接下来的七百年,我随便做的一件事,都会改变因果。”

      光头淡淡一笑,充满了神性:

      “的确是这样的,在接下来的时间线里,一直到我死去,如果在这个过程里你出现了,甚至有人知道你还活着,都会导致因果发生改变,蝴蝶效应之下,很有可能会让现实引发剧变。”

      “所以处理的方法很简单,从现在开始,你就当做你已经死了。我会将你流放到一个任何人也找不到的地方,你的力量一部分传承出去,但在我的帮助下,终究会恢复。”

      “接下来的七百多年,你将在我为你找到的地方里安心修行。在时间未到之前,你是无法离开那个地方的。”

      这种事情也能办到?七百年前,老k可以算是最强大的几个存在。

      忽然见到这个光头,他总感觉对方似乎过于夸张了些。

      但光头当时只是打了一个响指,残留在老k身上,连时空力都无法驱逐的逆井气息……瞬间消散。

      “你不用质疑我的力量,在我跨越时空找到你之前,那个将你重伤的人,已经败于我手。”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老k觉得很虚幻。

      眼前的一切不真实。

      就好像这个世界很扭曲,他可以接受很多奇怪的人,强大的生物。

      但眼前这个光头,画风依旧超乎了他的想象。

      井四被打败了?

      这种生物真的能存在?

      如果真的有这么强大的存在,还需要拯救自己?他一个人就可以解决所有纷乱。

      甚至自己,老白,小鱼干,还有黑桃十,以及此前给予自己一行人启示的存在……所做的一切努力,在这种力量面前,都仿佛一个笑话。

      绝对的强大面前,仿佛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老k当然不会知道,世界意志这种东西,会汇聚在凡人的身上。

      更不会知道,眼前这个光头,无论多么强大,都无法改变什么。

      夜空里的焰火纵然绚丽,但它能做的,也只是证明其存在过。

      熄灭之后,黑暗依旧。

      光头没有解释太多,随后用行动向老k证明了——神真的存在。

      此后的七百年,他的实力渐渐恢复,甚至超越了以往的巅峰状态。

      但七百年来,无论老k怎么努力,他始终无法突破那片金色的空间。

      始终无法前往现实的世界。

      他很多次尝试打破空间,尝试运转时空力,让自己跨越到其他时空去。

      但无论怎么尝试……最终都会回到原点。

      于是七百年的时间里,老k始终在这片浩瀚却又枯燥的空间里,不断自我提升。

      这无疑是一个煎熬的过程,就像无数恶堕被困在一个地方七百年一样。

      但老k的承受能力很强大,最终,他熬过了七百年。

      当金色的障壁破开,世界已经变了模样。

      老k去了很多地方,其中包括灯林市。

      灯林市里只有无尽的废墟,还有许多强大的恶堕,不久之前,灯林市像是爆发了一场战争。

      老k没有深究,下一个前往的地方,便是百川市。

      于是最终,此时此刻,他与江依米相遇。

      时隔七百年,自从在百川校园因为融合病消失,江依米和初代面具怪人,终于再度重逢。

      江依听完整个事情,终于明白了里面的逻辑。

      只是这一切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

      许卫更是目瞪口呆:

      “我知道这个世界有人可以使用本源力量改变时空规则,而不是像序列一样被限制住某些能力……但是跨越时空七百年?”

      “而且是精准的跨越……这种事情你瞎掰的吧?什么光头可以这么厉害?”

      老k倒是可以理解这两人的反应,但这个话题,对他来说该翻篇了:

      “我们应该有很多话题可以聊,作为一个……下线了七百年的人,我相信这七百年来,一定有不少事情需要我知道。”

      老k拍了拍江依米的肩膀:

      “至于我的经历,还是那句话,英雄永远不死,江依米,我回来了。”

      “现在,我需要知道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后续剧情的爆点,在于上一代屠龙者和这一代屠龙者的集结,但有些地方还在整理,然后今天算是加更。今晚十二点不会有,但是明天会有两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