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历史 -> 木子蓝色 -> 海上升明帝

第266章 暴兵十倍贵耕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b></div>襄阳上游的汉水河道,一片繁忙热闹。

    无数人流物资沿水陆并进,距离襄阳一百二十余里的谷城,此时成为了重要的中转站。

    都监文安之把自己的监军旗立在城头,在此负责转运接应人口物资等,许多襄阳来的大船,到了谷城后,也就难以继续通航往上。

    襄阳到谷城一百多里水路,还算顺畅,但谷城到均州,则多沙滩,而从均县一直到郧阳,甚至往上直到汉中的洋县,则都是石滩,洋县至汉中府南郑,又都是沙滩。

    沙滩河段河道宽却浅而多沙,而石滩河段,多是峡谷型河道,两山夹峙,水流湍急,都不适合通航。

    俗话说汉江水弯又弯,到处都是滩连滩,三百六十个有名滩,三百六十个无名滩。

    十里汉江九里滩,过滩如过关。

    滩多礁险流急,使的下游汉江和长江船都难以在这行驶,只能换上更小的船。

    过险滩时,还得盘滩放吊。

    下滩时,还要把船头掉转,由纤夫挽住漫漫下放。上滩时就更麻烦,还得把货物卸下,由骡马或脚夫进行转运,客人还要下船跑滩。

    稍有不慎,就是船毁货损,甚至人亡。

    于是从谷城到郧阳再到汉中的一千多里汉江河道上,都是分道运输,每一段都有专门的船工、纤夫、马帮等,只跑一段自己熟悉的河道。

    那些纤夫们都是最穷苦下力的,因为得不断下河上岸,于是都是光着屁股不穿衣服,整天风吹日晒的跟个黑炭似的,偏偏干最吃力的活,拿最少的钱粮,勉强糊口而已。

    沿河而上,那些需要中转的滩边,都自然而然的兴起了一些小码头,那里有揽活的马帮、挑夫,也有在这里专做船工马帮等生意的低档妓店,简单的棚子,三三两两年老色衰的女子,倚门卖笑。

    一些茶铺饭店,也都是极便宜的,茶是茶叶沫子,饭菜也简单。

    只有如谷城、均州等城里才会有一些较好的馆子和姑娘。

    不过此时,无数从襄樊撤来的人口物资,实在太多,所以现在把汉江都给堵塞了,大家缓缓移动。

    大船到了谷城,把货物卸下后,文安之让人把船推上岸藏起来,或者直接拆了改造成小船。

    百姓们肩挑背驮大迁移。

    场面其实非常的艰难,文安之派人沿途设立放粥点,给迁移过路的百姓放粥,保证他们能够一路到郧阳去。

    汉江上本有许多靠江吃江的势力,不管是妓家还是纤夫、水手,又或牙人经济、脚夫,他们都要划地分管,从中抽水,这些控制着一片河段,或者某一小块行业的家伙,雇佣打手,勾结官府,不仅欺压那些靠江生存的人,还偷盗货物,甚至绑架勒索,故意勾引山中贼匪,甚至还故意开设财档,设局出千,然后放高利贷等等,成为一群吸血蝗虫。

    文安之驻节谷城,一面接应百姓,转运物资,一面派出自己新建的标兵,扫荡这些奸恶宵小之辈。

    继而派兵深入山区招降贼寇,不肯投降者派兵清剿扫荡。

    无数的纤夫、脚夫、水手等跑来主动投军,文安之予以筛选,组建了不少团练,沿汉江河道部署,保护航道水运,也自卫保境,甚至还让他们兼充当货运等。

    大量适合在汉水上游航行运输的鸭首船、铲子船、鳅子船、毛板船、梭子船等汇聚谷城,日夜不停的装运货物。

    这些船一般都是船头平、船底宽、身板高,稳定性好,装货还多。但这些船也较笨重,不够灵活,吃水比较深,不熟悉航道滩礁,就容易触礁搁浅,甚至翻船失事。

    文安之特意在河边设粥棚,粥棚边还让人一直在念报,宣扬大明中兴捷报战绩,宣扬监国的新政。

    甚至对那些迁移往勋阳山区的百姓宣扬新政,比如去了勋阳能分田授地,那边以前开垦了许多田地,但在崇祯民乱中人口流失严重,土地大多荒芜,现在过去了就直接分田。

    而且实行熟地三年免赋,新开垦地十年免赋惠民良政。

    那边同样实行摊丁入亩政策,所以不再单征丁银,穷困的百姓过去,没有各种苛捐杂税,负担会很轻。

    这些好消息好政策,都让迁移路上的百姓们,精神稍加振奋。

    也有一些士绅富人本来在襄樊有不错的产业家境,可现在被迫迁来,心中不满,却又无可奈何,毕竟是强制迁移。

    只能被裹胁着加入这移民大军。

    好在暂时人身安全是得到保障的,甚至他们携带的财产也暂时还安全,那些兵不能说军纪很好,但有那位提剑都监文安之在,也还总算没太坏。

    新招募的士兵也都将分到一份田地,文安之还在帮他们娉请新娘,助他们成婚。

    王光泰领三千人一直驻守在谷城和襄阳之间,不过一直没有见到清军追来。

    夜不收发现了罗绣锦的三千余人马,但他们最后止步在汉水北岸,在毁损的樊城过了一夜后,便又退回了北面的邓州。

    得到这个消息的文安之也算松口气,几日后郧阳的高斗枢、徐启元、王光恩等赶到谷城会师,一番商议过后。

    最后决定由王光泰退驻谷城,统兵三千,编为谷城协镇,授总兵。

    由王斌驻守汉江支流筑水的上游房县、保康,也统兵三千,编为房县协镇,授总兵。

    刘调元驻均州,统兵三千,授总兵。

    最后总共是设有谷城、均州、房县、郧西、竹溪、金州、上津、白河八协镇,加上郧阳总镇,九镇人马。

    八协镇总兵各提兵三千,郧阳提督王光恩统兵五千。

    而都监文安之、巡抚徐启元、高斗枢,分巡兵备朱翊辫各统标营三千。

    名义上,忠开镇总四万一千人马,不过郧阳这边情况特殊,老底子就郧阳四千残兵,而这边的情况也比较偏僻落后,所以这编起的十三营人马,实际上是亦兵亦民,分地屯战。

    分驻各地,屯田耕战。

    敌人没来,就耕田种地,闲时训练,敌人来了,就聚集出征。

    若有任务,也调兵出战。

    高斗枢驻金州(安康),这里已经是汉中地界,朝廷曾在此设兴安所,他这个汉中巡抚与一位总兵驻此,有六千人。

    文安之与王光泰同驻谷城,这是襄阳北进郧阳的第一道门户,当年张献忠就曾据谷城请降招安,后又在此杀官造反。

    勋阳巡抚徐启元与提督王光恩同驻郧阳。

    分巡兵备则驻山阳,这里紧邻商洛、武关,是通往关中的一个门户要道。

    “荆州、武昌之战,真不需要我们派兵支援吗?”徐启元问。

    文安之告诉他,“刚接到的好消息,监国殿下已经挥兵拿下了杭州,围城半月余后,杭州提督畏惧自杀,其余官将开城投降,兵不血刃拿下。”

    “荆州那边围城已经快一个月了,九位总兵官领二十万军民围城,日夜攻打,郑四维已经扛不住了,武昌那边自顾不暇,没有兵马可增援他,估计荆州马上就能拿下。”

    他笑着道,“兴国侯李赤心将军来信,说不用我们再辛苦南下了,等我们上千里南下,他们估计都已经打完撤退了。”

    “荆州也不守吗?”

    “不守,这些天其实兴国侯他们九镇人马,一边围荆州,一边扫荡荆州外围呢,跟我们一样也在迁移人口,搬运钱粮,等拿下荆州后,会拆掉荆州城,然后退往巴东三峡一带的夷陵、归州、兴山、长阳,甚至是巫山、大宁等。”

    襄阳夺而弃守,如今荆州也要弃守。

    这不免让人有些意外。

    “最新情报,鞑子这次动真格的了,正从北方甚至是辽东关外抽调满蒙八旗精锐南下,分赴湖广和江南战场,监国派人加急传旨,让我们务必小心,说我们不要跟他们硬拼,打完就走,退往偏险山区,跟鞑子们打。”

    “依托地利,诱敌深入,层层阻击,逐个击破,不跟他们正面打。”

    高斗枢是郧阳坚守的攻城,用兵方面很有一套,“为何我们不拿下荆州后,集郧阳、荆州的两路人马,顺汉水、荆江而下,直趋武昌,联合朱督师人马把武昌破了,再沿江而下把九江、南昌、安庆一路打过去,最后一直打进南京城?”

    “高抚院的设想是好的,但实际上我们这次也只是打了鞑子一个措手不及而已,是趁敌空虚,但现在鞑子主力已经南下了,因此我们见好就收,接下来是要整合各路人马,加紧训练,补充更好装备····”

    “不说其它,就说我们郧阳忠开镇,现在虽编了十三镇四万多人马,但实际上扩充了十倍,许多兵都是刚招的,手里只有一根打狗棍,既缺军官,更无训练,连基本的旗帜号令都还不懂,如何打仗?”

    “所以我们得先拉到各地驻防,一边屯田一边训练,还要加紧打造军械,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把这些兵转变成可战之兵,否则现在拉到荆州,拉到武昌去,被清军一打可能就溃。”

    徐启元担忧的问,“鞑子如今主力南下,我们主动弃守襄阳荆州等坚城重镇,可他们占据后继续进攻我们呢,我们又如何防?”

    “监国旨意,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郧阳的这些山区,可不是他们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行军、补给,都会非常困难,我们到时便有机会消耗、击退甚至歼灭他们。”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b></div>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