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新无错小说网 -> 历史 -> 云霄野 -> 水浒任侠

1840章 更大的威胁?另一股势力的临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出数日的功夫,萧唐便收到了居庸关被攻取下来的战报,几只义军部曲伤损总计也不出千人,而四千余金兵守军非是俘获擒拿,便是被尽数歼灭,而顺利的夺下此处通往塞北之地的兵家要隘。

    下一步,则有两个进军路线可以选择,一个是继续往东北打,开拨至金国东京路境内,与李俊、袁朗、萧干、贺重宝等主将所部兵马会师直捣黄龙府之后,再趁势北进攻取下金国国都会宁府,而一举捣毁金国的政权中枢。

    然而东北区域,尤其是以金人谓之“金源之地”而改辽治称谓,路总管府即是如今金国国都的上京路辖境甚广,北至外兴安岭,西达嫩江流域,南到信州(后世吉林省公主岭一带),东到日本海,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和库页岛...越往北打,漫山遍野便是密密叠叠、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山岭横布,本来于一马平川的华北地带施展得开的投石炮具怕是也难以调拨进行,各支骑军军马所能发挥出的战力恐怕也要大打折扣。恐怕继续进取,麾下诸部弟兄还要付出不小的伤亡。

    而且就算按理想的情况顺利攻取下金朝国都,吴乞买皇帝连同女真残余的文武将臣当然也肯定不会坐以待毙,可供他们苟延残喘继续奔逃的去处又在何处?出了外兴安岭,往北面库页岛、甚至堪察加半岛、阿留申群岛还是西伯利亚......眼下真要是持续不断的把他们逼得急了,就拼着比谁能忍饥挨冻,在冰天雪地的深山老林里与你打游击。当真是原始生态的塞北苦寒之地,遮莫每次出兵多半还会扑了个空,萧唐也不愿屡动兵戈,消耗战力于那大片生存环境极为险恶的环境与那厮们久耗磨熬下去。然而以女真人生于白山黑水中磨熬出来的韧性,恐怕不出数十年的功夫,也将又会繁衍壮大......萧唐联想到后世灭亡大明的那一支民族,在这个民族认知上还没有形成中华民族凝聚为同胞兄弟的时代,从那片险山恶水中衍生壮大,得以形成部族联盟的族群,向来也都能对中原王朝形成致命的威胁。

    与其如此,则不如暂缓对金国国都所在上京路一带的持续攻势。当一个国家强大时,内部各势力各取其利,尚能保持较为紧密的团聚力,可是落到如今恁般险境,想必金国内矛盾纷争也将变得激化起来。之前力主割地向萧唐乞和的完颜挞懒派系,平白丢了大片疆土,萧唐面北侵攻之势却更为猛烈,既恁的金国吴乞买皇帝与其他勋臣又将会如何对待出了如此馊主意的完颜挞懒?

    而在面临金朝君臣的问罪声讨内乱纷争的矛盾必然激化,再加上金国内部遮莫已生出顾盼之心,如今已然未必在打算追随完颜部把一条路走到死的乌答林部......稍给那厮们喘息之机,想来萧唐集结主力兵马向金国发动致命一击之前,金朝内部随着诸派系之间内耗的激化,也将会平白内耗掉不可小觑的军力。

    而另一条进军路线,便是出居庸关北进侵攻下金朝北京路治下诸处城郭,正要可以对金国东抵日本海,北达火鲁火疃谋克(后世俄罗斯外兴安岭南博罗达河上游一带),西北至河套地区与大漠诸部接邻,西面界壕与夏国对持的庞大疆域形成拦腰截成两段之势。西面金军残存势力暂时也可以不必去管它,毕竟夏国与金国彻底交恶,李乾顺、察哥那边一直处心积虑的要进取扩张,且先由得他们对付金国西面的余部兵马。金国仍能直辖统治的疆域顷刻间便将缩水大半,届时萧唐挥军面东,也足以对残喘的金国形成包夹合围之势。

    如此筹谋安排,按萧唐想来,也将是于最快的时间之内,能得以迅速侵吞下绝大多金国疆土的战略部署。

    只是再往北面打,地势环境、州府路治的划分部署、以及地域内所流动繁衍的诸族生活方式却又与萧唐如今所掌控的宋境诸路、燕云之地等领土治下截然不同,比起以往按部就班动用军力攻取城郭州治,安抚诸地百姓生民的方式,若要在塞北各地保持稳固的统治力,也务必须换一种路数......

    “兵出居庸关往北,如今隶属于金国北京路治下,然而地境内地广人稀,城郭州治彼此之间路途更为遥远,若是放在宋境中原地域,遮莫也相当于等几座县坊城郭之间的路程,人烟相对更为罕见。而对于那些去处,若要迅速攻取下来纳入统治,也非只是要仰仗诸部儿郎军马用命,如果只以兵马前去前取,就算能轻易占取得州治城郭,但是往来奔波,须各处遣将,可是就算调遣大批驻兵戎卫镇守,只怕积年累月,也难以长治久安。是以无论是辽朝、金朝,多是以羁縻之策管束对待塞北治下诸族各部,而金军杂胡附从别部军马,除东北面辽人降军,以及奚、渤海与五国部、吉里迷、兀的改等各族族系,亦也曾征调有塞北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氏族......”

    燕京离宫府邸之内,对于女真乃至附从诸族风土人情,以及金国治下各地域城治氏族分布等诸般事宜可说是了若指掌的马扩侃侃而谈,随即又道:“但是据我所知,更多塞北部落族群虽然名义上属金国治下,但也多有部族头人桀骜不逊,不听金人召唤,甚至动以兵戈相互杀伐,辽朝时节,亦是如此。而当初金国觊觎宋朝富庶江山,无暇北顾,也只得以羁縻制任命诸族各部,世袭官位,而认同各部自治各顾。

    便如当初辽人移置辽阳北南,以分其势,不在契丹籍者划为生女真那般管治,只是塞外漠北不比东北面白山黑水,辽朝直接管制得东京道治当初可以保持对生女真诸部施压胁迫之势,要以羁縻之策管治塞北诸族各部,却是天高皇帝远。当初金国阿骨打皇帝可以诏除辽法,省税赋,置猛安谋克直接将原辽朝东北与漠南区域,亦是与生女真诸部混杂渤海与五国部、吉里迷等部族施以直接统治,可是对于漠北大片疆域,金人也只得下诏令任命其诸部酋首,使自镇抚,名义上命其保持臣属关系,但据我所知,其中不服从金人统治的部族首领,也是大有人在......”

    马扩沉声说罢,旋即又抬起头来觑向萧唐,他眉宇思虑之色甚浓,而又问道:“若是能稳固管治得住北面大片疆土,固然可以断绝金人甚有可能西往奔逃的去路,可既是金国势大之际,无论怀柔镇压,也尚无法使得塞北再往北处地广人稀的漠西、漠北大多部族心诚臣服,却不知主公又打算如何招抚,而使得北面蒙兀室韦诸部肯归心附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